老刀 ⊙ 沉默中的喧嚣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鸟人》四首

◎老刀




《鸟人》
——————————————

一个人,总带着一只身形巨大的鸟
寸步不离,宛如影子

那人逛街,鸟便停在他的肩头四顾
那人跑步,鸟便在他头顶盘旋
那人抽烟,鸟便在他身侧捂着嘴巴咳嗽
那人做爱,鸟便在床畔无聊地打盹……

一次我与那人在排档吃夜宵
我便问他:你干嘛总带着那劳什子鸟?
那人奇怪地反问:鸟?什么鸟?
当晚回家,那人死于车祸
我去吊唁,并未见那鸟
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只喋血的乌鸦
我急忙写好遗书
并连夜赶制了一个弹弓
严阵以待……
2005-07-09


《浮生若梦》
————————————————

妓女小萝,十一点起床
蓬头垢面,洗两只枕套
一件黑色胸罩和一条黑色内裤

她见过那么多男人的内裤
各式各样,五彩缤纷
以及里面包裹的或疲软或雄起的阴茎
却从来没有洗过一条男式内裤

妓女小萝把镂空的内裤挂在阳台上
有风吹过,内裤象酒肆的幌子
她斜靠在床上
翻看一本诗集
想起下午的约会
眼睛和下半身同时潮湿起来
2005-07-09

《想起南京》
————————————————

想起南京,是这段时间以来的习惯动作
宛如起床伸懒腰,或者便后冲水
也或是向无人售票车张开的嘴里投入一枚硬币……

阴冷的御道街象房东不开笑颜的脸
而我们是随时可能被激光祛除的雀斑
尴尬地附着在酒气熏天的鼻孔边缘
密切注意着呼吸的急缓
一顿简陋的晚餐之后
被封吹过去年的样子晚报击中餐具
我们在向北的窗口默默铺床,内心兴奋

雪下在紫金山上,从卫岗可以眺望
一个伟人安睡的地方宽敞宁静,光线很好
我把半斤芦蒿连同三枚鸡蛋带出苏果超市
然后和它们一道攀上六楼
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用洗净的刀具和点燃的炉火
伺候我的胃

想起南京,就像捧起一把细碎的石头
我们在新标识快餐店喝完早晨的稀饭
各自出发去上班
就像此刻,我们刚刚吵完架
躺在各自的床上
我想起南京
而你想起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
2005-07-09

《一个月以来》
———————————————

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
都有一辆崭新的别克轿车停在楼下
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
我都在考虑如何用一枚呼啸而去的石头
击破那辆车的挡风玻璃,或者车窗
然后我黯然遁去,不露丝毫痕迹
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
我都在寻找一块石头
大小适中,硬度非凡
一个月以来,每天晚上
我不再想念二楼的妓女小萝
而是精心策划我的阴谋

一个月后,万事具备
别克轿车却没有开来
次日听说,妓女小萝
业已从良,搬离此楼
2005-07-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