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林花谢春红

◎杨铮



 【生殖秘密】
  
  我对来到这个世界
  感到好奇;当有人诚恳的询问
  我从哪里来?
  那可真让人迷惑。
  
  我是说,背枪的是我父亲
  他后面,提编织袋的女人
  是我母亲;他们早起晚归,寻觅食物
  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生下了我们。
  
  遵从他们的嘱咐以及,同伴的教训
  我们不问出生的问题,以及为什么
  总有一天是兄弟们的生日,并且吃
  三个红皮鸡蛋。
  
  当我们惊讶于丛生的阴毛
  并经历性事;背枪的我父亲
  和他的女人,白发苍苍;他们教育我
  平和的叙述出他们,尽量简练。
  
  【林花谢春红】
  
  我们来到小镇,继而发现
  一丛林花;一丛阴影里的林花;
  或者这样说:"囿于这一日的古典/囿于这一日的温柔"
  
  一个女人,如此宣称
  她拥有所有林花的特征、表象和招蜂引碟的本能;
  她是春天生、夏天开、秋天死吗?
  
  以前,曾有太史慈,大将
  不是阉人;善用长枪,征战四方,戳过人肉、兽肉
  以及美人之肉,他感叹肉体都如此相似,并最终死在她们之中。
  
  我知道,我现在像小镇,面目全非
  我见过林花,读到太史慈,曾经感叹,并
  遥望挂在窗边摇摇欲坠的美人儿;许是这样说:
  "囿于这一日的古典/囿于这一日的温柔"
  
  
  2005.07.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