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胡赳赳





我一个人,怎么扛得动
这么重的颜色?
刷了一遍又一遍
倒入酱油、刷牙水和冰块
拿十二个星座算来算去
终于找到那个用心做事的人

用心做事的人,怎么扛得动
这么重的颜色?
刷了一遍又一遍
从编剧、故事手到说梦话的人
都来帮忙,都来拎起这把刷子
可是,一轮明亮的月光分明照着那创口

说梦话的人,怎么扛得动
这么重的颜色?
它在停电时、停摆时、原地停顿时
枕头上不停地在落下雪
我的胃也有痛苦,我的右侧与左侧想分离
白酒不白,白开水很重

那个不断穿越人群的人,怎么扛得动
这么重复的颜色?
不嫌其越有斤两的拳头上,越描画而越显灰暗?
最后那个当真的人,终于没有空白之处
而白一场,只是白白地费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