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一种花,有一种果(外一首)

◎唐兴玲



◎有一种花,有一种果(外一首)

我们凝望,目光凝望着同一个方向,
那里水浦桃树陷进泥淖,
高大的香蕉树在更远的地方。
好像是最微不足道的风
也不能被迷惑住,然而我们的目光
凝望着同一个方向。

小小的果,青青的果,被白色花瓣
紧紧包围的果,水滴状的果,
头上戴着花的果。
我们凝望,目光凝望着同一个方向,
凝望着这种花,这种果。

生活中,时常会缺少点什么,
有的东西又太多太多。
一切好像都有答案,
可是好像每个都不可信。
我们首先把这种花,这种果,
命名为不知名。

我们凝望,目光凝望着同一个方向,
每一个坚持的理由,
都不适时,不牢靠,
道路在目光中隐没。
后来,有人说这种花,这种果,
叫做鸡蛋花,鸡蛋果。

生长在最不知名的水塘边,
离荷花很远,离百年的橄榄树很远。
在衰败和混乱之中,
只有这种花,这种果,
坚持住了明亮和鲜美。

◎当我盯死影子

从体内的魔鬼到脚下的影子,
都是一大片都市的黑暗。

有时我把影子当成了桂冠,
当成了从童话到童话的距离。
以为,当我死时,
她也会和我比邻而葬。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脉管里注满
阳光,影子里注满灵魂:我以为
那里撒谎的声音都会温柔无比。
背叛自己,忠实于影子。
而影子就像蚊子,让我痒,让我痛,
拿着我的血。当我打死了蚊子,
盯着那粘滞的血痕,我感到厌恶。
当我盯死影子,她毁灭了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