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贞志 ⊙ 存在之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献给里尔克的十四行诗

◎于贞志



献给里尔克的十四行诗

1

如此之高张因我只能是一面旗!
随风飘扬,又被紧紧地困绕;
比风柔韧,更敏感又虚弱。
风要来了,我将疼痛、孤独、舞蹈。

黑暗之中的浪迹,从城市到城市
甚至找不到一间斗室安置木琴。
大风之中更显得单薄,谁是我——
所有年代里自我放逐的梦游者?

我哭泣。我祈祷。我赞颂。
神啊!我在这样的年代里歌唱,
因为贫穷的年代也需要上升。

这是世界最后一头豹子,
警觉,恐惧,愤怒又无助。
与玫瑰同在,共享王位的孤独。

2

1914年:在子弹呼啸的边缘,
病痛的玫瑰在怒放,在燃烧;
这是大地陷于厮杀的黑铁时代,
病痛的玫瑰在坚持,在叫喊。

一个从小没有家的人,里尔克!
在爱抚之中抬起他忧郁的头颅。
女性是美酒,是天堂,
从露,克拉拉到美莉涅。

她们的美貌与贞德引导一个人上升,
成为众神的一员,冬天里的浪游者,
独自抱琴远去了亚得里亚海滨,

开始他的古堡之梦:隐身为王。
晓露晨钟,朝霞绚烂,
他无限温存的手把握住危险的坠落。


3

你,里尔克,黑暗时代的隐遁者,
而今隐遁于山川河泽,
化为不朽的歌咏与回声。
在晚年,在米索,南瑞士的山中,

你死于玫瑰中的一朵。
死于无限。酷爱玫瑰的诗人,
以玫瑰为冠,纯粹而高贵,
芬芳的血液营养了安魂之梦。

一个内向者在语言的古堡里苦修,
用苦涩的宿命之杯酿制了美酒。
作为梦游者的一生是神的一生。

你留下深邃的诗卷,记载
冥暗之中的奥义;以神秘的语辞,
镌刻思索的面容,肃穆又坚执。

1992,12,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