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货店

◎杨铮



       【杂货店】

我经过杂货店,在有点忙的星期天。
我所钟爱的姑娘在忙碌,她的粉红手指
翘着,打算盘噼里啪啦。她认为她就是
让我抨然心动的那个,她不微笑,嘴角翘起。

杂货店总是收集过去:修补过的水壶
像口杯的罐头瓶;贴上标签的竹扫把;
一个身材臃肿的老板娘日日在打麻将,
她的女儿与我调情,她时不时
摆着手说热,真热;夏天让人长痱子。

我所想起的北方,这时已经很远;
那片棚户肯定已被推倒,成为摩天高楼
成为CBD;在黄金口岸的老杂货店,
没有资格被陈列;鲜艳的姑娘更擅长陈旧
擅长麻将、纸牌与床上运动;想想这些
多么另人伤感,整个九十年代,我都没有
对她下手!


    【在李刘村】

有一年我在李刘村骑自行车
从跨海桥上穿过去,对面是我嫂子的祖母家。
我和她用小铁锹掀起石头,沿着
防洪堤寻找牡蛎、蟹子和冲上来的
死人衣服,她吓得尿裤子,她
终于石头后面小便,露出一截白对着我。
我们骑车回去的路上,她威胁要向祖母
告状,并且不停掐我,直到紫成一片。

有一年我和几个朋友在李刘村
与当地的同龄人辩论猪的长相;
海岛上缺少四条腿的动物,他们指出:
屠户不需要很大力气,用网抓住猪或牛,
就可以很快使它们成为成品肉。
我们哈哈大笑,鄙夷他们没见过猪,
没见过正宗的屠夫与杀猪的大锅。
我们向他们描述那鲜血:噗或哗啦哗啦;
他们说,那岂不是像一条大鱼在网里翻滚?

这一年,我离李刘村已经三千公里
像大海这样遥远的景色,已经很少进入我的梦里。
那些一起玩年轻人,或是已经死了的人;一直杳无消息。


2005.07.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