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田医生

◎杨铮





◎7月5日

7月5日被说成
暴雨之后第三天。
可见,我们对霹雷闪电
以及口无遮拦是多么多么的
爱
堂皇,窃窃私语的
爱

在杂货铺那里,他们正埋怨
因天气骤变而失灵的天气预报
气象台该死,乌云该死,没起到作用的
秦岭也该死。
但他们确实的目光狂热,兴奋
哦,十几年来,没光顾过的暴雨。


◎活着
 —致2003年和我在一起的香水村民与妖怪

离病毒们侵扰
过去二年之久
草木们的摇曳,小兽们的好过,
越来越健康的肌体,都是
范例。

窗外有很多孩子在踢球
他们每摔了一交,空气就被踢踏着
向这里近一些。

你不敢对照年轻的肌肤
你已经在叹息,在抱怨
抱怨当年的病毒如此微弱。


◎田医生

田医生是武汉的那个艾医生
妇产科向里走,推开门即是
他第二次进入我的诗,让我好奇
他对鲜艳的少女扯下弥天大谎,
他打开她们,再次缝合。他追求
完美无缺的小玩意:羊皮线,好看的刀柄
或保持坚挺的下体。

艾医生一直不知道,他存在于另外的一个那里
他成为我想象的田、刘、赵、朱
或是W、T、Y这些。他无异于一出
完美的独幕剧啊!一片草地,一头羊,任何的玩意
都可以被我想成艾医生——曾经年轻的手,
曾经医活医死的人们。


2005.07.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