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丽 ⊙ 赵玉丽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致扶桑

◎赵玉丽



如果有人对我们视而不见
那是我们还不够光明
——作者

医院院长的女儿拥有
同诗人一样高尚的职业
但她必须每天像狗一样辛苦的工作
用冰冷的仪器观测孕妇腹内婴儿的状况

晚饭后遛狗是一天中最舒心的事
“——我结婚了,
和孤独。”
亲爱的姐妹呵,我该
为你欣喜还是痛苦?
在你的闺房里,栀子花飘香已经
好几天了,从紧闭的四壁
陡然长出山林,只需
拔动心弦,和你的
高高在上的青春的女神——茨维塔耶娃
偶然会心一笑。

谁也夺不走我们脸上的红润
晨曦带着你口红的那种红
像永恒的爱涂抹上你的嘴唇
我们是新鲜的、新鲜的苹果
在人类的餐桌上重生  熠熠生辉
——或者刚出炉的面包。
面包的金黄

你是上帝投向人间的多么好的诱饵
让上钩的人们感到了幸福
和刻骨铭心的感动。
这难免招来非议和嫉妒
——被你沉默地蔑视之物——
使你陷入生活的泥沼中。

私下给你的礼物你不需先知道
——一幅茨维塔耶娃的肖像画
在我脑海里挂在你闺房的墙壁上
枕边是你不多的几本诗集
还有亲爱的雅姆
夜晚用月光溅上你额头
(那里——大自然的灵感频频闪现)
探望你像对待亲人

“我病着
青春期慢长的精神疾病
它已折磨我十余年
——还有婚变。”
在你的善良和体谅里
在公园的竹林旁,我低垂
小鸟的眼睛
“不要把脑子用坏了。”
是我的老母亲常对我说的话。
还有
“二次自杀未遂
曾使亲人恸哭”

听说你在写长诗《自杀的女诗人》
这群写诗的蠢女人啊,
为什么把写作搞得像竞赛
而不是心灵的自然流露?
希望在云中奔跑  离家出走
到北京的香山去,
过文人雅士的生活
不为五斗米发愁

而命运像钳子,抓住我们
像温柔的驴子
走乡村漫长的路
星期天的时候还要在阳台上多晒太阳
向远方凝望
在柳树的长发下藏好  读书
引用德斯诺斯的诗《最后的诗》
向你示爱:
“我这样频频地梦见你
梦见我走了这么多的路,说了这样多的话,
这样地爱着你的影子,
……
给我留下的是影子中的影子,
比那影子多过一百倍的影子
是那将要来到和重新来到你的
充满阳光的生活中的影子。”
但这不是男女之爱,是
诗人之间的爱  坦荡赤诚
如果有人对我们视而不见
那是我们还不够光明
不能像你的偶像茨维塔耶娃那样
光芒万丈
将是祖国和我们个人终生的遗憾。

我要结束这首长诗了
像掐灭手中的火焰
结束它光明的历程
我梦见,在你奇异的手指下
世界恢复了它的奇迹
在你怀中
金色的大海动荡不息。

2005年6月9日

致某女诗人

到你那儿要跋涉一百多公里
要飞到星球的另一面
我们远在天涯又
近在咫尺
你典雅端庄、我纯真秀美
别无它求
我们要去拜望缪斯
像自家伺养的小狗
在这尘世,
没有人比我们对她忠实。

注:此诗再致扶桑。
2005年6月1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