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05年3月的5首

◎徐晓宏



《 懒惰的农民 》

我从来都是一个懒惰的农民
而我的心虚跟那些去镇子上闯荡的人有些不同
我躺在自家的干草垛上
与他们相隔像是有许多年代
虽然照射我的阳光有了一些血腥气味

我的挖掘如此之少
但那每一次都如此奇妙
在这个日显荒凉的村庄,在懒惰的秘密通道中
我与那每一次土地的微微颤栗连在了一起

▲ 2005.3.22


读《梦想及其通知的世界》
      ——致世宾

要把这本书读完
我需要占有的东西很多
比如这个长夜和它的安静
比如我自己的正直和清醒
比如明日的晨光
让它100个小时不亮
这样我们的工作会暂停运转
到广州的路途消失,有人说来就来
梦境般闪现,信使般眨着双眼

我要占有他的思想机器
我要占有他的心灵空间
占有他的迷乱
他的担当
和他的尊严
如果他恼怒
就占有他的恼怒
如果他脸红
就占有他的脸红
如果他与我擦肩而过
就占有那短暂的清爽使它永驻记忆

——而我的占有是不可能的
生活要继续,诗人自有其固执和偏见
现实如此,阅读将断断续续(或是不了了之)
我必须无数次经过那些破败的人行天桥

▲ 2005.3.22


《 2005年3月24日 》

我在宾馆大堂的一角等人
明晃晃的大理石地面像一湾假湖水
进进出出的男女看上去有钱、有脑子或有地位
穿红色旗袍的高个子侍女表面上
个个丰满,个个笑吟吟

真是难以理喻——
当所有这些成为一连串过时的词语
在我笔尖上碰撞,发出闷响
他(它)们会进入我的记忆
成为我错乱生涯的某些可疑倒影

类似情况已发生了多次
这一回,是等单位的司机
我们将一同回到长远的路上
而他是个怎样的人我从不知晓


《 憋shi的文青时代 》

那时刻我正要去上班
是个春日的早晨,淡淡斜斜的阳光中
我衣冠楚楚,表情冷酷
在等1路车,或者15路
略略的焦急,是因为憋了一泡shi

那是我错乱生涯的文青时代
我希望自己的憋
能够带来劳动般的成果——
酣畅淋漓地拉掉每一泡shi
谁又敢说不是生活理想的一种?

我还想从每一次的憋中挖掘出寓言
后来我终于知道
活着本身就是一个慢长的憋shi过程
人一天天老下去
憋的功能一天天消失
最后,总有一天我们要拉在裤子里
咕咕叽叽的声音,嘲笑我们曾经游戏的一切

▲ 2005.3


《 无聊时想起从前 》

四年前我迷上联众游戏
第一个牌友叫做听雨
(据说是北京的一个女会计)
我们玩拖拉机,铁定的搭档
有过简单笔谈
和奇怪的挂念。那时侯
我网名叫三歌,生活在山东青州
开了一家米线馆
整日干着迎来送往的勾当
新朋友一堆,如今个个没了音讯

叫我说什么好
网络和现实有什么不同
那么多人物闪过
这里和那里,我命里的触须
一再短暂地伸出有什么不同

▲ 2005.3.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