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05年4月、5月的5首

◎徐晓宏



《我们的小小的孩子》
  
  我们的小小的孩子
  以天数来计算成长的生命
  一寸一寸地丰富起来
  
  我们的小小的孩子
  我们抱他在怀里
  放他在摇篮里
  我们从各种角度盯着他看
  忍不住亲吻他
  叫他小东西,围着他转来转去
  
  我们的小小的孩子
  现在是世界的柔软的核心
  是我们的君王还没有变得蛮横
  啊,是一首情诗的小心翼翼的开篇
  这小小的躯体
  还干净得几乎没有影子
  
  我们的小小的孩子
  我们表白自己的爱不用第一人称
  我们的爱也变得循环往复
  从他的小身体,到世界各地
  有时候我们消失在博爱的迷途中
  
  ▲2005.4.4
  
  
  《 三口之家 》
  
  是在夜半,睡眠断裂的深隙中
  婴儿哭闹着,磕磕绊绊
  像被前世记忆纠缠的可怜人
  母亲再次起身
  再次将憔悴面容掩映在乳房的光阴里
  而父亲这个浪荡子竟在披衣打坐中想起昌耀
  ——那个被痛苦摘走的人
  他一生践踏的部分音节
  此刻在这三口之家现出了回声
  
  2005.4.26
  
  
  《 骑着猪上北京 》
  
  不是别的,只是个小把戏
  我的小情趣
  在猪背上发冷,变成阿莫诺
  猪背上嚎叫,变成才华附体的阿莫诺
  缓慢途中显出孤傲
  路人眼中得了神经病
  
  阿莫诺,灰暗隐秘的存在者
  每个人的称呼会有不同
  每当我心系北京(靠,这么说真TMD恶心)
  我就变得像初入校门的儿童
  心中有一头美好猪
  前途有一个阿莫诺
  
  ▲ 2005.5.26
  
  
  《 骑着单车去台湾 》
  
  凌晨5点,老婆从梦中哭醒
  说台湾特务
  绑架了我们儿子
  索价3万,还不许报警
  妈的!我骑上单车就追
  
  我们儿子
  不满半岁
  白白胖胖
  多吃多睡
  咿咿呀呀
  招谁惹谁?
  
  他奶奶的!我们贫民夫妻
  招谁惹谁?
  就连做梦也受恐吓
  就连梦里去趟台湾也是弄着单车拼命踩
  
  ▲ 2005.5.28
  
  
  《 在这里 》
  
  在游行队伍中我是那个带头喊口号的人
  我的声音在人潮中像立柱一样耸起
  但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悲凉是因为我并不在此地
  
  茫茫酒桌上即便我也在唧唧喳喳
  但我始终没能参加你们伟大的讨论因为我正
  在道路的摇晃中,身子变得忐忑,良心又不曾醒转
  
  写字台前,我又一次发现自己被夹杂在机器的故障当中
  我是条绝望的寄生虫,而我体内的同类就相对幸运——
  即便如此,当我坐公交车,它们也会被社会的胃液呛得酸痛
  
  ▲ 2005.5.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