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月亮之上(外五首)

◎唐兴玲



月亮之上(外五首)
◎月亮之上

迷惑的时候,我在遥望。
盼望碰到一个月亮,打开着,
像一盏钉在墙壁的路灯,
取消背后的一切阴暗的事物。

想遗忘,想风干忧伤。一摞摞情歌,
唱着唱着,灵魂就像水银一样。
闪着光亮,飞到月亮之上。
而仍然有太多的重量在胸膛。

我端起酒瓶饮颈而下,
想将属于他的记忆全部喝完。
仰望中,一枚月亮,
让四肢开始有了温度,
超越了月亮吞噬销蚀分隔的身体。

每颗心里面都有个空洞。
“一轮模糊的明月
向我们猛掷答案。”
月光直穿过回忆和欲望,
掺合着音乐大踏步走来。一时间
我忘了喝酒的原因。一盘凝白如陷阱,
我失足了,不知不觉地落入忘我之中。

◎没有雨的一天

光阴是野孩子,偶尔
天也开始害怕言辞。
有些话来得没有由来,
雨,巨大或细碎的水晶,
很美却也可以砸得很痛;
雨脚停住,风中的踢踏舞收脚。
日子惟一拥有的,是庸懒,
晨曦里的向日葵,是天使
带着水印在放牧坠落的尘埃。
尘埃虽然少,虽然细,
但它们依次下去,像羔羊,
很听话,很安静,
听鞭子的话,听看不见的
水印般的天使的鞭子的话。

◎门

门的外侧和内侧都是面具,
可以像钢琴一样关上或打开,
像睡莲的眼睛一样开放或凋谢。

情绪可以使门怀孕,使门长出
喉咙。时间的忧郁面,可以使门
成为悲剧制造厂。

门的历史追上山坡,切割、锯刨、
锻压,吞食最后鸟浴的回声。
夜晚是门粗糙的内衣,
白昼是门谦卑的外套。

哲学是门滑动的外表。
记忆的长河关上是昏暗,
打开是黏稠,虚掩是悲上心头。

有时打开的是羞涩,关上的是凌乱。
疏忽之间,门就是流言蜚语的通道,
总是把遗忘打开,把提醒关上。

◎时间粗鲁地晒伤

花朵像尘埃,灿烂在降落,
一次次硌醒天空的停顿。

在城市的围墙上行走,步步边缘。
太阳转过身就是天堂。
“摘去鲜花然后种出大厦,
繁华像幅广告画。
蝴蝶梦里醒来,
记不起对花蕊的牵挂。”
十几岁的女声在围墙之外
如尘土飞扬,飞着飞着,
就掉进脚手架上一粒39度的汗里。

时间杜撰过我的青春狂欢,
却粗暴地晒伤围墙上的行走。
光线带着不平衡的笑,
在时间的砧板上,被切割。

◎一个字

一个从古都小巷出来的字,
细腻的字,如今,
就算沦落风尘,也可以拥有。

一个字说话:“虚荣,
是我最爱的原罪。”
一个不让恐惧左右自己的字,
一个比任何人都靠近上帝的字。

一个字,裤子里住着最骁勇的腿。
一个字,手可以签署文件,可以
瞬间毁灭一个城市或者主宰禽兽花木。

活跃于空气中,超越所有物质,
一个字,在眼睛里,有沾泥的星星,
在睡眠里,也含着满世界的云层。

在喧嚣的时代,嘴唇紧紧舔吻着,
吮吸着一个字:“赢!”
一个字,如今所向披靡,英雄般,
如今甚至可以不问出处。

◎健忘有时是一个礼物

谁不想自己的脑中有个橡皮擦呢?
当记忆不存在的时候,
就只剩下灵魂。擦掉时间的某夜之旅。

我在和墙壁说话。
太多灰尘了!
如果悲伤是灰尘。

谁愿意自己的脑中有个橡皮擦呢?
当记忆不存在的时候,
仅剩下的灵魂是谁的呢?

如果脑中有个橡皮擦,
就是天堂吗?或许,天堂的灰尘
越多,我们看到的光芒越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