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培 ⊙ 人体的罂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色丝绸睡衣

◎庞培



红色丝绸睡衣

                    庞 培
门打开
阳台上风吹向另外的屋顶
在另一些街区有人仿佛熟悉
风把熟悉吹成陌生
渐渐地椅子上有了
人的重量
但屋子里似乎并没有人
正是下午,或许是
下午时分的深夜
街道上只有些脚印,辗转醒来
忘了归途,也想不起
来时的路
恍惚响起的小贩叫卖声
仿佛长夜尽头的路灯 一盏盏
排列向天明    


这是夏天
我打开的是夏天的门,因为光亮
风有些炎热
但我在哪里?我在我一生中的
哪些日子?
风把黑黑的年龄吹来时房门有
“咣当”细微的声响
但我听不见 我对声音没有知觉
是我的影子 也许是记忆中的
记忆 听见了
回想起来一些往事    


门 直直的
长方形木门框 油漆斑驳
这是我一生中的第几次迁徙
昼夜间的第几通道?
我能够被赦免吗?
能够躲过这满天的晚霞 躲过夜吗?
当夜晚来临这门还是先前的门吗?
我现在打开它——夜也同时
被打开了吗?
夜,璀璨星空。河汉迢迢
生命如同寥落的星星 历历在目。    


门和风
这事物秘密的本身,也是对生活
秘密的丈量
我们到达哪里 我们在哪一种薄薄
暮霭的纸上栖息?
因此房间 天气 记忆
都有心脏的气息    


当我走进来 卧室 大厅
全空空如也
却空得如此微妙,满怀着
奇迹降临时的印记
那奇迹 散发着食物的香气
因此我已不复存在
因此我曾经到达的地方 将永不再
到达。
时间在优美中 拒绝了更优美的
一些造访
那种人在树阴下走动时身影如微风
那些身影叮铃当啷如花的往昔
我说的是一些不知名的脸庞
一些手势 眼睛 笑容——甚至
不出声的姓氏  
——当岁月回眸一笑。


炎热。门
静静敞开。天空仿佛花园深处的过道
是那种儿时砖砌的
旧式私家甬道。    


天空。
人身上儿时的创伤:白云。


即使车间里喧哗的废铁屑
也散发出池塘春草的气息


有时,人是倒着走路
人走在街上反向着身子。
打开的门
实际上是被紧闭。人没记性
不可能拥有真切的记忆就像
他无法穿墙而过。    


在相似的寂静中
我开门或关门
到达和离开
回想起我在这世上过过的日子
似乎喑哑
似乎很遗憾。
在一扇门上,我触及了我的坟地
我知道我被埋葬过
我的爱,也曾如闪电照耀
我曾以睡梦
奔跑过黑暗的人世 无惧
无畏    


我曾撞在午夜过道的墙上。
我嘴里有星星的滋味
也曾跟一条大河上哗哗响的鬼魂
相遇。
这傍晚的门上 有我
少年时的踉跄 一道夕晖
替我留下了艰难
幼小的印记。  


一件睡衣
红色丝绸睡衣 晾在阳台风中
使得吹过的风
也变成妩媚的女式  


那美丽的陪伴
那温柔、秘密到死的造访 一一 从我眼前
缓缓经过。

                                 2005年6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