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日本的伤疤与花朵(20首)

◎苏历铭





            1.傍晚时分

血色的残阳
正从墨绿色的墓地和林子上消失
飞鸟已绝
掌灯的小酒馆里
有人在喝着清酒
生鱼片永远也游不回大海
木屐声从窗外闪过

我骑单车经过时
一阵烤鱼的香味
从里面飘出
仿佛是家
我却无法停车
寂寞中重又驶进黑夜
             1991年12月 日本筑波


           2.飞  鸟

我渴望一种飞翔的姿势
像空中自由的鸟
舞动着阳光、风和云朵
滑翔或者俯冲
点亮湛蓝的天空

而今倚窗望去
稻田已被耕者收获
一片荒芜
只有葱绿的夜草
唤醒着渐睡的思想

想飞!沉重的手臂
紧抓着现实的钟表
指针锈成永恒
我却总是流动如水
溢出体内,淹没了
曾有过的遐想

远去的祖国,那永生不变的故土
一经飞离
竟远不可及
一次次的飞去
都被阻挡落地
心痛得滴血

飞鸟呀,请远离我的视野
留下空旷的苍茫
让我的泪水
沿着绵绵的梅雨
飘然落地
不带任何的响声
          1992年7月5日  日本筑波


            3.苦痛的手

这手曾抚摸过土地
那些踏实的脚在
而今却象重创的伤口
让手不散伸出
我隐藏着左手,右手却
不自觉地出现在身体的一侧
它在寻找
曾经有过的依托
依托的已经远去
缩回时
手已哭成泪人
象稚童时代失去了祖国的苦痛
不再伸出
我的双手已与世界无缘
存在身体的两侧
如同崔饰
却又牵动我的身体
不能伸出,又想伸出
在莅新的前面
我还能抓住什么?
想系着手已变成两边的树
手指撑开树枝
伸向天空
而缺的我一阵晕眠
            1992年7月15日 日本筑波

        

            4.梅雨季节

湿漉漉的海风吹动着窗外的绿叶
无比寂静
远处的停车场上
一辆红色汽车缓缓离去
它是我眼中惟一走动的东西

闭门不出
任梅雨不停地冲刷凉台上的栏杆
却洗不清纷杂的心情
即使久坐窗前
笔下的信笺仍是一片空白

我想在文字里无忧无虑地疾走!

而穿透暗夜的雨滴
总在击打脆弱的思想
我不停地更换着坐姿
始终未曾出门
         1993年6月 日本富山



           5.红色的悬桥

悬挂在山与山之间
风筝般飘摇在秋天的落叶中
鲜红无比

整个一个下午
只有一对恋人偎依着走过
将你半梦半醒的睡态
惊醒
不忍惊动恋人的长吻
沉浸在秋风里的红色有雾飘过

我坐在远处的空地上
看云雾飘散的山与山之间
鲜红一片
       1993年秋 日本富山



           6.夜行电车
                  
风沿着街道追逐着寒夜
而我的心中却燃烧如火
夜行电车
从一个城市开往另一个城市
就像温柔从一个人的心中流入
另一个人的心中
感动!一个小站里
你洁白如鸽的微笑
让我长久地凝视黯黑的窗外
体味着惶惑的人生

停泊在水中的时间
全然忘记了走动
静止。仿佛夏季的阳光
沐浴了心的跳动
大雪的飘落覆盖了一地的青绿
真想抹去你眼睛里淡淡的忧伤
你的足音却在途中消失
只有回眸的瞬间
被我永远记得
让我在孤独的归途上
憧憬不朽的爱情
          1993年12月12日 日本富山



            7.五月:看阳光暗成夜色

五月的阳光映照在树叶上格外美丽
鸟的鸣叫
以及远处的积雪
让我想起一个少女变成母亲的故事

守着渐渐暗黑的天空
仿佛是一颗星在等另一颗星
互耀的清辉透过时间
在我的心中
留下无法泯灭的印迹

你正走在劳动的路上
漂泊者的足迹
凄凉得足以酿酒
却只有你我在未来的岁月里慢慢品尝
没有谁会读懂

而远在祖国的女儿甚至还不会走路。

当我在寻找你的影子时
四周寂静无比
你并未走远
你的诗歌正响彻我的周围
并且弥漫,沐浴着
流浪的旅程
          1994年5月日本富山


            8.濑户内海

当开往广岛的新干线穿过濑户内海的瞬间
我正在梦里
水的声音,漫过半个世纪的光阴
覆盖了战争的阴影

悲剧的始终,全部浸入水中
一片寂静
炸裂人类瞳孔的巨响
早已在广岛的平和公园里
写成历史
目睹废墟,哀痛的日本人
总是忘记自己当年染满鲜血的
战刀

草地上的稚童
追逐鸽群
欢叫声拍响湛蓝的天空
广岛在我的身后越来越远
而那不息的水声
在我的心中
始终都在涌动
         1994年10月 日本广岛


           9.雪  地

不再翠绿欲滴
积雪在脚下轻柔得如同行歌的慢板

不远处的小女孩
正荡着秋千,一闪一闪的
象从前的灯火
又象遥远的星星

直到夕阳西下
火红色慢慢浸染天空
我才走近秋千
银白色的世界里
空无一人

雪地以西的大海却辽阔空旷。
       1994年12月 日本富山


            10.北日本的雪

A.
雪白的夜
映衬着躲在树上的落鸟
平原静得没有呼吸
停车场上偶尔的关门声
震动了我的窗棂

暖房的热气已将玻璃涂成白色的窗帘。

B.
车辙弯曲地延伸着冰冷的寒夜

你捂着手
打电话给谁,在夜里
又能点燃谁的心中的火焰

直到最后一班车离去
你仍在雪中
不停地抖动着欲飞的翅膀

C.
朋友们并不都在雪里

此时的江南
绿地的蝴蝶已翩翩飞舞
浪迹洛川东路的青年学者
是否又在关注妻子播出的财经新闻
那里阳光倾泻

而我信中寄去的雪的故事
也许未到他们的手中
即已融化

D.
童年的雪原
飓风骤起
漫天的雪沙迷失了迟到的春天

枯萎的芦草的叶子萧瑟寒风
一片白光
在瓦蓝的天空下
格外耀眼

滚烫的酒壶让老人们喝红了满天落霞

E.
电车沿着铁轨远去
我依旧守着原地

回忆着故国的街道和人群
冬天忽然温暖
我的身后像是燃起通红的炭火

而眼睛里的热泪仍旧被冻得一片透明。
                   1994年12月 日本富山


            11.初夏我听雨水响成一片鸟鸣

那一大片的林子
隔我不远处的金失道不远的地方
翠绿欲滴
我躺在屋子里回忆许多年前的今天
北国的乡村的青果几诗熟透
可雨就落了下来
悄无声响

但回忆被浸染成湿辘辘的青苔
庭院中的石桌下
隐隐中偶然斑锈了我的眼睛
之后是一片鸟的啼叫
抖动的窗纱
让我分辩不情它们的方向
雨是否在下

反正初夏的午后
我在朦胧之中,或者是在一片润色的雨中
听见鸟鸣
            1995年6月20日 日本富山



             12.冬天看海

有谁还在你的岛屿上垂钓
凄凉的渡船斜卧在岸的礁石的后面
几只乌鸦
在天与地之间跳来跳去
寻找着夏天的遗物

宁静的海
天边隐现的黯黑色的冻疮
被你的咸的波浪
不断地击打
难以愈治
大雁已不再北来
樱花的枝叶都已干枯

漂泊的我正驾车在隧道里疾驰
微弱的光亮在车尾的后窗外消逝
如那个美好的少女
在酒馆的门前向我望了一眼
便挑帘进屋

赶着看海
赶着看白昼的海
硕大的寂寞却捂住我的
眼睛
             1995年12月5日 日本富山


             13.东京的某个夜晚

浅草寺的香火熏黑了东京的夜色
灯火辉煌
银座的汽车长河亮如白昼
新宿东口的歌舞伎町
来不及系紧腰带
又被满嘴酒气的色鬼
扯落

一个骑自行车外卖的店员
正辨认方向
而居酒屋彻夜通明
山手线往来的乘客
匆忙间留下无数个故事
上野站的流浪汉正毫无顾忌地高声叫骂
让往来匆匆的公司职员
低垂黯淡的眼帘

矗立的高楼大厦的后面
一个定年退职的老者
索性独自饮茶
对面料理店的少女盯着光亮的橱窗
发呆
                     1996年1月 日本东京



             14.池袋之夜

山手线电车永不疲倦地环绕东京
像是一串深蓝色的宝石
闪烁在东洋少女的胸前

手捧鲜花的青年
挥手道别
送行的人群里有人低头轻泣
或许是浪漫故事的结束
悲情始终在池袋站的周围弥漫

饮茶店亮如白昼
偶尔有人躲在背静的墙角小便
哗哗的声音令我脸红
而我瞬间醒悟:这里的一切与我无关
我是过客
卖春妇的香水不会伤害我的眼睛

地下通道贩卖诗集的诗人
神情忧郁
我仿佛听到诗的声音
而飞驰的电车轰鸣声
瞬间淹没一切
            1996年1月 日本东京


            15.靖国神社

乌鸦般地盘旋
身穿旧军装的老兵
聚集在神社前的空地上
灵魂已在异国的火光里焚毁
伤残的瘸腿
即便耀武扬威
再也无法践踏岛国以外任何一片土地

白色的寺墙,黑色的悬梁
棺棂般地在东京的心脏上留着刺眼的伤疤!

我无法忘记
外祖父就是死在他们的手里
死在一群乌鸦的手里
无论我如何宽容
母亲幼年失父的哀痛总在压迫记忆的神经

经过靖国神社
无数次渴望岛国的地火
在此喷发,焚毁神社的每一片瓦砾
之后种植青草
落满樱花
         1996年1月 日本东京



             16.从  前

从前的她是撑着一把花伞走来的
从前的时间却在小学的课堂的静寂中
消失

雨中,她羞涩的眼神里
偶尔闪过的凝视
被走在远离故土的不再年轻的人
记得格外清晰
包括她的红色的小雨靴
包括她在相遇时慌乱的躲闪
以及盛夏里荡来荡去的秋千

从前的她是否会回忆起遥远的从前
是否会想起那个故意绕路经过她家门口上学的顽童
在异国的一个静寂的午后
怀念时,伤感竟让他
眼睛湿润
             1996年1月23日日本富山



            17.暮色中的冬雨

暮色灰暗的发丝
垂落在窗外
一地的雨水冰凉刺骨
暖房里的婴儿
似乎都感到寒冷

我已为人父,不断地吹亮亲情的火焰

雨中的初恋
远得无法回忆
那个长睫毛大眼睛的少女依然明亮如水吗
静寂的冬夜里
沉浸在怀念与追问中的我
竟不知道妻正站在我的身后

她已为人母,不断地为我的茶杯里添水

彼此坐在窗前
看着雨滴由天空落到地面
由冬天落回春天
滋润我们生命里变幻的叶子
1996年1月 日本富山



            18.聚  散

其实夜色是在你醉酒之后浸染你的脚趾间的
那残留的灰尘
让我想起遥远的泥土
以及开满紫丁香的校园
绚丽而稚嫩的诗歌

此时你正在赶路
在阳光灿烂的北日本的大地上
追赶樱花的音讯
曾经相约在春风里的守候
随着JR电车的消逝
已成往昔

一同走过从前
却无法一起走过永远
寂静午夜里似乎听到你的鼾声
而门灯的熄灭
让另一个漂泊者感伤着
人生的聚散

怀念如水
漫过夏日的天空和湛蓝的大海
仿佛你仍旧与我睡在诗里
否则你的呼吸不会隐约传来

真想重新坐在绿荫的院子里
眺望香山的红叶
安静如水
沿着残留的灰尘
走回泥土
再无声无息地长成青草
           1996年2月1日 日本富山
    


            19.草津温泉

火山口里淤积的碧兰色的水
在车窗外一闪
便消隐于红色的泥土里
我驾车疾驰在北日本的大地上
赶赴古朴的约会

蒸腾的白雾下面
涌动着撩人的热浪
沉浸其中的老人和孩童
全然不顾夜色弥漫
爽心的大笑感动了异国青年孤独的眼睛

碎石小巷里的茶室
令我想起童年的茶店
也是深兰色的布帘
也是质朴明眸的村姑
只是语言的陌生让我稍息安歇的灵魂
总想到漂泊
             1996年11月 日本群马



            20.带着流浪的麻雀回家

落雨的时候我躲在立教大学的围墙外
在空落的大街上看天色渐渐地变暗

盛夏的潮湿使袜子发霉,它裹着脚
道路都在脚下变质

没人注意我,没人理会雨中的异乡人
没人问及我的下一个驿站

几只麻雀躲在长椅下觅食
在黄昏的东京池袋,他们更像散落的石子

我期待风停在树叶上
举目无亲的漂泊里,不想再看泪水湿透叶脉

在欲海横流的街上,信用卡似乎能买走一切
富豪的派头,明星的做作,有谁还会想起流浪的麻雀?

我突然想带那几只麻雀回家
弱小无助的麻雀,落草为生的麻雀,却在瞬间飞走
                2004年6月 日本东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