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地中海的南岸和北岸(10首)

◎苏历铭



       1.阿姆斯特丹的水鬼

粉红色的橱窗里,卖弄风骚的女郎的媚眼
不停地在嘈杂的人群里盛开花朵
面色苍白的吸毒者远去的时候,刺鼻的怪味
弥漫了整个水巷

此时,水下是否会有水鬼窥视我们的行踪

达姆广场上,兴奋不已的青年唱着古老的民谣
深情的歌声和突然来临的爱情
让卡尔弗大街的灯盏彻夜长明
河面上闲游的船屋里
无人意识到水下的危险,那部电影已经不再播映
红褐色墙壁死寂的时刻
不会有谁从水下跃出

这个世界已经无需伪装,水鬼们明目张胆地走上陆地
走在我们中间
所有的路标和水道里的反光
清晰地指明方向
晚归者关门的声音在远处发出闷响

只有千年不变的风车在隐约可见的城市的边缘
不停地转动
                    1998年9月  荷兰阿姆斯特丹  


        2.阿吉普宾馆的窗外

清晨的光亮下,一个健壮的黑人妇女正在忙碌
她的背影倒映在印度洋的海水里
咖啡的香味飘出窗口
弥漫于自由火炬碑和独立广场的方向
那里正沐浴着初升的阳光,一片鲜亮

狭窄的街道上,绿树成荫,紫色的花朵
开遍我的眼前
一直开满翠绿的错落的丘陵之间
非洲的激昂的鼓点在海浪的拍打声中
悄然作响。淡黄色的尖顶教堂
永远不是他们抵达天国的归途

阿拉伯人的茶肆外,一位老者清扫门前的落叶
懒洋洋的白狗张望着经过的学生
他们生机盎然
希望!久违的词汇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在这一刻,被我大声喊出,甚至惊飞了栖息的小鸟
抬头望去,海一样湛蓝的天空呵

早餐时间,甘蓝、青瓜和花椰菜的香气
充溢着所有黑人的脸上
                  1998年9月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

      
          3.母  象

云雾沿着叠嶂的峰峦瀑布般地倾斜下来

你在浓绿的沼泽地的尽头独行
没有任何的声响
镜子般的湖面上,几只苍鹰盘旋着
掠过荒凉的断崖

你不改方向地缓缓前行
是在寻找遗失的道路,还是在孤独地思想

水边的麋鹿沐浴着温暖的午后的阳光
列阵行走的斑马被狂奔的雄狮冲散
没有嘶鸣,宁静的草原上
滚过一阵阵雷鸣般的蹄声的巨响

秃鹫在羚羊的遗骨上挑拣残留的血肉
躲在岩隙中的五色鸟偷窥槐树以远的草丛
百兽争斗,棕榈鸟哀戚的鸣叫
伤害着大地的心脏

之后的时间里我一直注视着独行的母象
坦然且从容,仿佛一切与它无关
无声无息地走去
                  1998年9月 坦桑尼亚阿鲁沙


          4.落日映照下的乞力马扎罗雪山

散落于丛林中的马赛依族的少年
身披黑色的长巾,手持梭枪
疾跑如飞

落日的余辉映照在赤道附近的非洲大陆上
被车翻起的尘土
异常美丽地弥漫于昏暗的风中
大地暗淡下来
树与树之间,隐现着长颈鹿的踪影
仿佛是移动的树冠
暮色中的大地依旧辽远,依旧壮阔

乞力马扎罗的雪白的峰顶已是一片火红
像不灭的天灯
照耀着疲惫的异乡人和奔走的野牛群
所有的树木开始湮没于黑暗之中
寂静里,气吞山河的长啸
时常从盆地里发出
那是雄狮的声音,那是非洲不朽的精神

燃烧的雪峰不断地让我想到黑衣少年的眼睛
                 1998年10月 坦桑尼亚—肯尼亚边境


          5.蒙巴沙的海水淹没我的脚趾

令人眩晕的阳光在阿拉伯商人的白墙上晃动
蓝花楹树的淡紫色花瓣落满草地

花瓣地毯以远的沙滩上,潜水训练的人们开始集合
我不想窥探海底的世界
坐在低矮的长刺洋槐的下面看湛蓝的海水漫过正午
红茶的滋味并没有让我想到英格兰的旧式火车
远处,冷漠高傲的马赛依人疾走在苍翠的峭壁之上
而当年的黑奴就是由此漂洋过海,摇滚乐
震撼了不同肤色的少年人的耳膜

侍者引导着游客们端坐在餐桌前饮酒
烈味的空气里,依旧改变不了我对海的恐惧
在船上我曾摇动鱼线,硕大的金枪鱼由此摆上餐桌
那一瞬间我的脚趾溢满海水
之后的时间里脑海一片空白

饭店大堂的铁笼里的鹦鹉沉默无语,阴森森地看我
我不敢正视
                 1998年10月 肯尼亚蒙巴沙


           6.由开罗街边咖啡店的夜色望去

幽暗的灯光散落的时候
头着黑披风的阿拉伯少女正从窗外经过
她有一双世界上最美丽的眼睛
一双孕育了文明的眼睛

科尼奇大街的上空永远回荡着宣礼塔的钟声
埃及的咖啡杯里,总是响动着尼罗河的水声
吉萨金字塔里的壁画倒映其中
每个夜晚,月亮的清辉
都将沿着路克索擎天的神柱
照亮东方的大地

神秘的夜色里,持枪荷弹的士兵
游荡在街上
恐怖的爆炸和残酷的谋杀
在中东问题的争论里惊醒狮身人面像的睡眼
但这与沙漠里的骆驼无关
与破败的作坊里的白色工匠无关
与古老的神庙无关

阿拉伯少女早已远去,她全然不知
一个来自遥远的地方的青年因为她的眼睛
深爱上她脚下的土地
                  1998年10月 埃及开罗



          7.爱丁堡的冷雨

经过无名庄园时,雨的冰冷
让草地上的兔子变成一动不动的石头

透着窗帘看见老者静坐在客厅的中央
咖啡的香气充溢整个房间
笨狗趴在他的身边
不停地舔着潮湿的爪子

四月的冷雨落在苏格兰的大地上
偶尔出行的汽车
开亮耀眼的雾灯
轮胎在碎石路上击溅一地雨水

我听见有人在喊
环顾四周
不见任何人影
废弃的城堡监狱里
怕是飘荡着千古的冤魂
           2001年4月 英国爱丁堡



           8.赛纳河上的灯火

在绚烂缤纷的舞蹈里,红磨坊的姑娘们
点燃所有浪漫的灯盏
亮在赛纳河里

我坐在游轮之上,听不见巴黎圣母院的钟声
泛波的水中只有一张张惊艳的笑脸
那是人类的极致
不需要收藏
不需要镶嵌于卢浮宫的墙壁上
充满生命的跳跃
在河水的反光里,谁都能够看清

诱惑的力量并不来自价值连城的油画
灯火一旦停歇于画笔里
就将死亡
即便也是所谓的艺术
在拍卖会上,人类的后代自痴般地哄抬价格

绝美的灯火只需留在我的心里
那里遭受冲击
没有传世
只有永恒的瞬息
                    2001年4月 巴黎


            9.旗 帜
             有感于卢浮宫中《1830年7月28日自由女神引导人民》油画

被你的英勇震憾
我长久地沉浸于你回眸的瞬间

硝烟弥漫整个巴黎
死者在你的脚下赤裸着弯曲的双腿
身旁的少年手舞双枪
英勇无畏
即便城堡前的卫队手持盾牌

你的棕色帽沿
在风中随着你手中的旗帜
一起飞扬
大革命的日子里没有恐惧
查理十世    毁灭
新法兰西的诞生
靠你丰润的乳房哺育
手持长刀的兄弟仍
聚集在你的身后
每个人紧随你手中的旗帜
像是你忠贞不渝的情人
与你共同面对死亡

站在卢浮宫二楼第七十七展厅里
你头顶的光芒让我饱含泪水                              
              2001年5月巴黎



          10.尼斯的最后一夜

摩纳哥的游艇在海岸上整齐地排列
每一艘都是白色的,如陆地的牙齿
咀吮海浪的腥味

我们在夜色里出没于尼斯安静的街道
港口的泊船上的灯光倒映水中
偶遇无家可归的游人
尾随于我们的身后
一直在人声鼎沸的酒吧街前散开

欢乐是没有语言的界限
啤酒碰溅的泡沫熏醉温暖的天空
在尼斯,最后一夜的闲逛
竟让我产生幻觉:留在法国南部
在寂静的小街里购置向海的窗户
每天散淡生活
邂逅转瞬即逝的爱情

几个迷路的德国女孩向我的同伴问路
她们应该明白我们从东方而来
我们迷失得更远

迷失也是一种幸福
明天经由法兰克福返回遥远的北京
在时差的转换中
终结久违的浪漫主义
终结心底的冲动
                  2001年5月 法国尼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