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鸟飞过(13首)

◎苏历铭






      1.中  午

足音是在阳光里消融的
我看不清前面是谁
渡船在早晨就走了
现在正在涨潮
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集装箱
预示有风
我听见咸色的口哨
由海的方向响起
没有惊动栖息的语言
我沉默
一只白蝴蝶飞了
在一片浓荫的后面
我看见太阳也闭上眼睛
          1985年10月 上海

       2.吊  车

铅锭铝锭锌锭石油套管还有一堆
橡胶
他很有力气
早晨他喝了一大杯牛奶
他想起奔腾的牛群
草原
红色汽车穿越草丛
永远不怕迷途
而远洋轮在他的手掌下
渐渐升高
船尾的几个水手
朝他笑笑
他没有察觉
只是悬空的钢绳短了一些
影子躺在后面
伸了伸疲倦的腰
他站着睡了
         1985年10月  上海



        3.经  过

下落的石阶指引我们经过
红色庙宇
古柏和苍桑的松林
仿佛有一只手
从天而来
按响错落的琴键
一旦走上坦途
我们回头时发现自己早已经过

沉落的渡船指引我们经过
红色灯塔
岛屿和轰响的巨潮
仿佛有一种声音
覆盖风暴
一旦平安登陆
我们回忆时发现自己曾经经过

经过危桥
经过一片荆棘和草地
经过风化的古堡
经过醒来时跌落的睡梦
经过着我们经过时未曾经过的地方
      1986年3月12日 北京



       4.野  渡

最终要渡河
船是昨天,那么桨呢
老艄公的额头是酱色的
那粗粗的手指
摇动着消失的日子
仿佛昔日重来
陪伴我
在两岸悬空的峭崖下野渡

我在此岸徘徊了许久
寻觅过丢失的声音
而眼睛却枯成杨槐树下的那口古井
渡河是在雨夜里开始的
雨水冲走了那一片蔚蓝
我才决定远离

野渡。河在脚下泛动着亮色的月光
恰如我的心境
野鸽子盘旋而去
在辽远无际的天空里
寻找另一片蔚蓝
            1986年8月 北京


        5.月  光
         由德彪西而联想到我居住过的小城市

是一只猫
准备从这个屋檐跳到那个屋檐
你骑着一辆旧自行车
来敲门
声音很轻很轻
像是怕惊醒迟睡的老人
后来你还是孤独地上路了
你的背影印在街上
被翔的蝙蝠和暗的街灯照耀
挂在酒店的幌子
像是被人关了的门灯
悄然无声
那只猫骤然止步
前面是一面生锈的铁丝网
你没有骑过去
凝视时
中央碎石广场已有不规则的早行人的足音
远东的江面
熄灭了一盏又一盏
半明半暗的渔火
         1986年9月1日 佳木斯

      
       6.寻人启事

对面翻看晚报的同事
每天都读一段
晚报折叠处的寻人启事
我倾听
总是猜想着那些被寻的人
为什么失踪

残疾人,精神病患者
也有妙龄少女
同时刊载于晚报的折叠的窄缝里
被数不清的读者看见:
身高
衣着
和各种各样的相貌
可有谁能熟记这些
且以一颗同情心
在公共地带的人海里帮助找寻?

我的同事每天都把晚报钉起来
恰好晚报的折叠处
被钉进夹子里
寻人启事在岁月的忽略中
也成为失踪的声音
            1987年1月 北京


         7.有鸟飞过

鸟的飞来
已牵动不了我的目光
即使它的翅膀
曾扇动过我如云朵变幻的遐想

季节已变,星光已冷。一张稚气的脸
也已出现了一片思想的丘陵
充满激情的声音
平淡如同茶杯里的温水

婚姻将朋友们一个个拉走了
各自有一把通向家庭的钥匙
惟有鸟
每天都鸣叫着飞过
而我却来不及仰头看看它们
便在风摇街灯的雨夜
昏睡到明天早晨

即便邂逅戴鸭舌帽的小个子朋友
便道歉
那个电话一年都没打成
忙得连胡须总忘了刮

仿佛绿栅栏之内的草地和游艇不再属于我们
那个女孩子
不就是在公园里的树荫下抬起脚跟
连月亮都幸福地哭了
而这群朋友都到哪里去了
在玻璃般的阻隔里,我真想知道
哪里还是你们出现的地带

站牌下的公共汽车似乎是逃离钟表的时间
飞快地载着我们穿过闹市。
音乐厅、体育场,以及卡拉OK歌厅
聚集着更年轻的人
是他们把我的朋友们挤出广场和霓虹的大街
直至我们的子孙
把我们挤得无影无踪
               1987年2月 北京


        8.蝴  蝶

那只蝶,那只旷野上飞舞的花朵
在春天消失之前
死了。太阳和星星,以及通向山谷的道路
都因死亡
向我展示炎热漫长的夏的季节

我居住在庄周的梦里
向往蝶
及蝶的万千的色彩
而自远古的屋檐坠落的蛛网
窒息我
我喊!灵魂正涂着蝶的声音
一片苍茫

季节的错误
引诱我如蝶一样地蹁跹远来
在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外
看着一颗梦着的心
碎成标本

不是所有的翅膀都能飞翔!

我在记忆之后不断地捻碎记忆
惟一的企图
是在往昔的梦里
消失
         1987年5月 北京      


         9.全  部
               ——致H.P

全部的意义不在于瞬间的欢愉,而在于
从今往后的所有时间
在于一遍遍地由心底轻唤你的名字
一遍遍更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一遍遍热望你能在我最孤独的时刻
用手轻抚我的肩头
我会如最初一样握着你的手
绕过栅栏
绕过迟暮的丘陵地带
与你在向阳的绿色坡道上
走在我们永远不会衰老的风景里
全部的阳光都凝聚在你亮色的额际
亘古的天空蔚蓝得如你一样的纯洁
我是其中的一座山,一片云,甚至是
守候在丛林中的一株雪松
我知道你已经懂得
全部的爱情不在融化为水
而在于流动
在于我们变成一条由内陆到海洋的
不朽的河流
         1987年8月 承德


          10.油坊胡同

灰旧的伪满时期的平房斑驳得如折断翅膀的鸟
在油坊胡同的出口处
把自己在阳光下矮小的影子,静静地投在我的脚下
记忆是踮起脚尖的岁月
曾慢慢地南迁
但这几间旧房子
总躲在心中的某个地方,让我有淡淡的乡愁

我经常忆起闪动在月光中的屋脊上的瓦砾
猫在春季的夜色里匆匆而去
夏季的天空蔚蓝如海
干柴在灶间燃烧整个的寒冷的冬天
我也哀痛地看见紫漆的棺材
停在胡同里,将我熟悉的爱我的老人
一个又一个地带走

我不理会云朵在时间中的无穷的变化
只看见在我往南的日子里
大雁仍鸣叫着
列队北去
                  1988年2月 北京


         11.冬妮娅
   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某个片段

火车终于停在大雪之中
保尔,命运为什么偏偏让你在此看见
冬妮娅
此时冬妮娅正穿着裘皮大衣
在某个贵族男人的庇护下
经过你
保尔,若是冬妮娅独自伫立在风雪中
你会有那么冷酷的蔑视吗
你的蔑视使冬妮娅
把珍藏在心底的少年往事
全变成痛楚
记忆将由此死亡

读到此处
我看见一颗心与另一颗心
在远离之后走得更远
我的惋惜声
保尔,冬妮娅,你们不死的耳朵
能否听见
         1988年5月  北京



           12.中古小学

阳光走过广场,走进我的窗子
窗外是中古小学
每天稚童们欢快的叫喊声
让我看见十年前的场景,十年前的自己
每逢此时
我都屏住呼吸,假想坐在音乐厅里
听一种伟大的音乐

怀念是真实的。我想着自己的稚童时代
能够忆起的有意义的往事
包括错误,都让我流泪
而现在我的心中已积满落叶
只有中古小学的稚童们
滋润我的瞳孔

我不知道额头上的皱纹究竟爬上多少
镜子放在我的对面
我从不愿看,也从不敢看
             1988年9月 北京

    

          13.又来长春

丁香花开的日子,早被候鸟的翅膀带走了
如今是数九寒冬
满天银白的雪片正飘落在大街与陋巷
又来长春
已过去四年的记忆突然近得犹如昨日
寂静的图书馆前的老槐树下
却无人等我
只有回忆默默地陪伴我迟疑的脚步
在陌生的面孔中
流连一切

而这一切都在某年某月的某一时刻
被各奔东西的朋友们带走
青春激情,铿锵誓言
都化为烟雨
我沿着绵绵不断的因缘
走回曾居住过的宿舍
新主人声音冰冷地问:
你?找?谁?
我一阵惶惑
才意识到自己在时间之中已是匆匆的过客
飘忽之间
不会再有人亲切地喊出我的名字

那个曾与我坐在广场上看落日的少女
也全无踪影
只有她纯情的眼神
被我蓦然想起
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我独自在雪地上走着
仿佛是一个悼念者
走在熟悉的细节里
眼睛一片潮湿
       1988年12月8日 长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