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香港岛(12首)

◎苏历铭





       1.湾仔地铁站

走过越南餐馆
便见一只猫
蹲在杂货铺上
和戴金丝边眼镜的老头儿
厮守着紫色的美国苹果
你的背后是足球场
有几个港仔在跑
几幢斑驳的旧楼房
在海的此岸
格外寒酸
即便天地书屋离你不远
你也腾不出一只眼
往九龙,往荃湾,往上环
人群从铁架悬桥和地下通道来
让你气喘嘘嘘
在五彩缤纷的人流里
弹电吉它的乞讨者
也倚着你
渴望听见铁盘子里硬币的
响声
        1986年6月10日 香港


        2.菲律宾女佣

远离枪声和街边斜卧的坦克
远离丛林中弥漫的烽火
远离家
此刻的阳光如潮水漫过巴特爵士铜像
仿佛是泅渡而来的船
被风吹得憔悴的女佣们
坐在皇后像广场
喷泉让她们想起马尼拉街头
她们在正午的阳光下
疲倦得昏昏欲睡

不远处,一个小男孩追逐地面上的鸽子
鸽子没有飞走
在女佣们的身边躲闪着
         1986年6月 香港

        3.午夜时分

月光很暗,沿病态墙壁落下来
一座悬空的铁桥
偶尔猿人走过
背后的若隐若现的门扉之上
是几帧法国性感女星的裸体照片
几辆漆黑的轿车停在碎石与碎石相间的台阶旁
一个秃顶的胖子
牵着肥大的狗
在幽静得近乎灰暗公墓的入口处
踱来踱去
         1986年6月 香港
                



        4.过海地铁

泅渡。咔嚓咔嚓的响
象是摆渡的船
偶然沉没
骨节  在水底昏睡了许多岁月之后
终于响了
我届时是在金钟站等你
等你在海底轰然超越
天地书屋正出售台湾最新版本的《蓝星》诗刊
冷饮店的老板惶惑地盯着往来的车辆
有人从悬空的铁桥上走过
并且看了看你柔软的黑发
彼岸的启德机场又降落一架巨大的客机
恰若亮色的灯火
照亮我的储值车票
我走进临街电话亭
去打录音电话
告诉你
即便你离我远去
我依然在湾仔站等你
            1986年6月 香港


          5.黑漆屏风

仿佛藏在红雕漆柜里的酒杯
又在相撞
透过一排紫墙画廊
我听见里面有人说话
却无法听清
门被一把生锈的铁锁守着
偶尔有风吹入
古钟便有嗡的声音
我被震动,那声音
并未拂去云石椅上的灰尘
只有黑漆屏风有些颤动
我问它里面有谁
它又静止无声
           1986年6月 香港


         6.快餐店

角落,英国木钟渐弱传来的空白地带
你是若起若息的烛火
当沿街霓虹放逐着打工的人
你就熄灭
百佳商场南洋戏院以及维多利亚海峡
吞噬软质皮鞋的足音
怀念。关严了散落着的门板
夜的影子
便将你涂得银灰色的暗

你的主人的车
在左行街道上开得无影无综
           1986年6月28日 香港


        7.启德机场

阳光象一只猫
悄悄地蹲在铁丝网之外
可口可乐和万宝路的杂货铺旁边
是几张红色塑料椅
我坐下
看远处的跑道上的飞机
往来如穿梭的车
海水拍响
车一拐弯就不见了
一大群旅客
蜂拥在巨大的玻璃门内
看我
以及我后面的自由的天空
                1986年6月 香港


       8.守望者

说不清楚是哪个年代的枪
被红胡子的印度人
持在手里
街上偶尔有车
对面的灰色公墓
没有祭祀者
只有我这异乡人
吹着口哨
走过
他突然把眼睛睁大
且一动不动
盯着我的每一个细节
我走着
他持着一条老枪
身后是一片吱呀吱呀响的
铁栅
           1986年7月5日 香港


       9.五十六种饮料

分明把一张标记洲的地图
撕成一片片的
五十六种饮料
在橱窗里
扬起万国旗
有人已习惯于某一种饮料
饮后便走
不象我
仔细辩认哪一种来自大陆
来自我父母的劳作之手
五十六种饮料里
没有我的
在人群中
我沉默了三分钟
     1986年7月  香港


        10.侍  女

一排玻璃杯
被涂红指甲的手
分开
我取走一杯加冰块的COFFEE
坐下来
一阵寒气自杯沿弥漫
我看见陪坐小姐
灼唇凄艳
低开领的蝙蝠衫里
钻进许多男人的目光
她没有表情
目光却逃向窗外
又被层层叠叠的楼房
挡回来
          1986年7月 香港


           11.不见蝴喋

葵芳公寓的平台上
鲜花已开
身居三十一层的百叶窗也已打开
我探头
看花朵与花朵之间
地铁呼啸往来
美心点心店的红衣少女
又在精心涂抹自己的红唇
储值车票把一群旅客送走
胖女人趁机推销早报
而平台上五颜六色的花朵
异常寂寞
整整一个下午
除了跑进去三个稚童
不见飞动的蝴蝶
         1986年7月 香港



       12.摇滚乐之夜

HA!HA!HA!的喊
手指是黑色的声音
灯光滚动
手握麦克的歌手的头发滚动如海潮
ATV播出的美国摇滚乐队
HA!HA!HA!的响
一个歌手向东
疯狂的观众全部向东
一个歌手向西
观众们跟着向西
骨节变成一万种强节奏的电子乐器
把香港岛
彻夜扭动起来
            1986年7月 香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