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田野之死(5首)

◎苏历铭






             1.田野之死

最后的草地在柏油路两侧狭窄得如两行泪水
哭谁?
它的翠绿曾使黑色土地耸动过不朽的记忆

沼泽已死,村庄已死,活着的树仅是都市的饰品
河流的波光载不动泅渡者
广告牌把人的眼睛斑锈成黯淡的星星
车的往来是没有空隙的
只有风在楼群之间
模拟树,模拟羊群,模拟一望无际的麦地

人被机械逐得如混浊水中的鱼
不停地在铁网之中
寻找出口
而硕大的影子就蹲在每个人的背后
在光亮与光亮之间
一群信奉天主教的老人
静止如上个世纪遗弃的旧船

豪华酒楼,超级商场,大企业
是一群盲眼的植被
四处繁殖
田野就是在其下停止呼吸的
而室内的盆景
在都市的睡梦里嘶喊不停

当深夜行至僻静处
总感到田野僵死的手
正悬在你的头顶
像一座崩溃的铁桥
使你孤立无援

田野的死是一种过程
一旦毁灭的飓风击倒所有站立的东西
树,草地,乃至盆景
都可以回归土地
都市,你是哪里也去不成的
你是死的最后的祭品                      
          1988年1月 北京


         2.工厂区  
A.
蝶是在接近工厂区的上空后开始死亡的。  

守门人令人恶心的小眼睛
在围墙之外
已经眨动十二年了
有一个人总想远离这双眼睛
竟未远离
那人就是他自己  

我躲过汽笛的追逐,在货场的空地上
胡逛。原料货车
轰隆隆地停靠在仓库内的站台旁
那一瞬间
我感慨着被流水线上的机械手抓走的青春
真想高叫起来
而悬空的吊车
把我逼向角落  

B.
烟囱下
一位烧锅炉的老人
坐在报废的机床中间
看一缕黑烟涂抹狭窄的蓝天  

我盲目地在工厂区内奔跑起来。

病态的狗
在黑洞里伸出血亮的舌头
阳光下
惟一的出口被守门人的小眼睛
锁成墙  

我要击倒这面耸立的墙!  

而墙却一语不发
冷漠地注视一个被扭曲的部件
由机器上弹落下来
在其脚下
变成一块斑锈的废铁。

C.
我躺在网状的红色沙发里
倾听由此往下的梯子上
究竟走动着谁  

整个房间没有一扇窗子。  

汽锤夯实地砸着人们心里的意识
嚎叫。惟一的企图
正逃出我的躯体
打量所有瘫倒在窒息里的人
能否重新上工  

D.
我被黑夜引着走进耀眼的阳光
坐在工人们中间
听他们低声地讲守门人的事情  

后来我经过守门人时
看到他已被高分贝的噪音
溺死在自己的灵魂里

一群人正将他居住的简易小屋由围墙外
拆除      
          1988年3月 北京      



         3.音乐厅里

指挥家的手势是一种无情
他的挥动,使演奏者的伤口愈加流血

我躲在黑暗里
看时间将音乐覆盖在木质的天棚
铜管灯伸不出亮色的手
每一种乐器的走动
都惊动我的瞳孔

灵魂震颤。所有的座椅围成
  一排排潮湿的眼睛
  一排排痛楚的表情
每颗心,都被冲洗出黑色的底片
辨不清上面究竟呈现什么
我随音乐走远的脚步
猝然停止
有一种乐器告诉我,陷落沼泽里的名字
正是我们自己
我感到四周空寂,出口处的红色灯盏
被顿悟击得流血
空气凝固为一方巨大的玻璃
脚步僵化其中
演奏者的姿式停留在某个瞬间,永无变化
音乐渡不过距离之水
惟一的船
被晾晒在玻璃之中
任半明半暗的灯火
把它照成无法医治的伤口

从漫长的路途上回头,再一次凝望音乐里的浮雕
抱着一束鲜花的少女正在演奏者的中间
我惊恐
座椅开始响动,开始寻找出口
世界没有门
我与散场的观众们形成巨大的屏风
阻挡台阶以外由广场方向走来的人们
不再涌入
       1988年3月  北京


        4.午夜看北京西三环中路  

冷色的车体在街灯之下溅起一片雨水
骤然聚散的云朵,在黑森森的夜幕里
抚摸平台上沉默的窗户  

阳光走远。亮动的惨白的街灯
坚守着寂寞的夜晚
都市的酒量是被葡萄酒和啤酒充沛的
大街犹如系在都市颈部的餐巾
一旦脱落
许多眼睛会发现悲凉正沿着自己的背脊
爬上疲倦的肩头  

偶然驶过的使馆车,乃至由首都钢铁公司方向
开来的20吨平板车
车轮一旦转动
便没有停泊之地  
直至轮胎死在路途上,死在硝烟里  

所有的指示灯都挽救不了车辆的命运
速度已将两侧的橱窗
涂成纷杂的油漆
生命在多箭头的坐标间冲撞
寂寞的地下铁路
正在都市的肌肤里寻找流动的血脉  

毁灭紧逐着旋转的轮胎
不慎辗死于车盘下的灵魂,被噪音
淹没成一种印象派绘画

我走出候车亭的阴影  
走出一种守望
在人行道上,沉默着给车辆们看,给水泥色的大街看
直到自己被看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
在街的呼啸往来里
不再扮演角色                  
1988年3月 北京


  

         5.堕   落  
A.  
娼妓们的脚步已不再羞涩地躲避  
勾引。货币叮当响地流入饥锇的空穴            
她们的午夜,床板响动,乳房涌动着柔软的波浪  
穿过民工们的简易工棚,让这群光脊背、卖大劲的汉子们
输个精光
  
嫖客们避免法律的阴影  
只要有钱,强奸罪是一纸空文  
娼妓们每夜徘徊在鬼域般的黑暗里  
无人时,见末班车由远处驶过  
才想到自己曾有过处女时代
  

在欲望的年代里,她们吞噬自己  
而使自己不再是自己的只是娼妓吗?
她们的眼神从颈部的纯金项链冲下来  
火辣辣地燃烧  
孔子死了几千年了
脆弱的道德抵不住金钱的打击
她们斜卧在房间里,赤裸成一架  
冷漠的机器


B.
一辆车在雾霭弥漫的清晨时分  
停靠在银行大厦的拐角处
枪声,在当晚的本地新闻里
响得让人恐惧

抢劫者把上帝造就的同胞当做一只小小的臭虫  
醉酒的出租车冲进一间临街的杂货铺  
把小本生意撞得粉碎  
而幕后的交易使大腹便便者的肠子里
装满昧着良心的肮脏
  
冬季远得一场雪都没有下
尘土飞扬,垃圾箱里腐蚀品已将空气染成肺病
黄色主题沿着街头的报刊摊
追逐青涩的声音
直到把纯真的瞳孔溶入一种混浊的东西

有些人躲在权力的幽光里
整夜地饱食着佳肴
听着女性调逗的手
缓缓地伸入宽松的裤带里

C.
火车已钻进漆黑的隧道
乘客们渐渐地忘记阳光和一切光亮的东西
没有人再会高喊:光明!光明!
他们消失在互不关注的死亡里
不必担心生存的艰辛、金钱的沉重和遥遥无期的前景

而另一群人走得更远
或乘机东去,或穿越西伯利亚往西
但莫斯科不是终点。

研究经济问题的人的声带哑得说不出话
他们白天看着太阳升起、落下
夜晚坐在人群散去的空屋里
审判自己。  
       1988年11月 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