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死亡走在麦穗之上高叫着我的名字(15首)

◎苏历铭




  

      1.内流河

想哭没有哭
在心的雨季里
把脸埋在手里
想一想漂浮在海上的帆影
风影错落
是沙丘诱惑了少年的瞳孔
你就是那样踏浪追随的
一路回响着叮咚的驼铃
你却无法回头了
任晴空风化着你的名字
在粗糙而广阔的手掌上
最终你是断裂的肤纹

             1985年9月 青岛



      2.枪  手

你把枪举起来
对准一个100公斤的胖子
他正在接长途电话
他在反光镜里看见黑色的枪管后
颤抖着说:别开枪
然后拉开抽屉
枪手你不要怕
现在许多人只知道屈服不懂得反抗
何况他!是!一!个!胖!子!
他决不是去找自卫手枪
而是在摸蓝色的巨款存折
钱可以买通一切
你也会被买通吗
然后与他心平气和地饮一杯白兰地
枪手!卑鄙者在一种转机后
都会疯狂地复仇
你只有射击

            1986年2月 北京
  

       3.官塘驿

许多驿站在后来
都变成城镇:人很多,街很宽
橱窗里色彩缤纷
你却错过变迁的机会
遗留在大山之间
在世代沙哑的卖鳝鱼的吆喝里
成为一分钟小站
火车咔嚓咔嚓地经过
只有你屋檐上的风铃
在晨雾和细雨之后
孤寂地摇响
石碑上残留的文字
仿佛是一页破旧的古书
无人翻看
几百户村民厮守着大榕树
默默地凝视着竹林旁的一群孩子
凝视中
岁月又风化了一片黑发

         1986年4月 湖北蒲圻
          


         4.船

惟有我感受着落潮的波浪击响礁群
哗……的声音在天空中散开

在海上
我的船没有别人,只有这牵魂的涛声
彻夜轰响
像是死寂的林带,突然飞出一大群乌鸦

失去陆地之后的所有悲哀
被我体验。为谁远航?
这困惑已久的疑问渐渐被水冲走
在茫茫大海上
只有我才是自己的主人

船在我的脚下起伏
并将我的思想溶入水中
变成水的声音

          1986年4月 北京


        4.薄  冰

不经意地走上即将解冻的湖
且不经意薄冰的断裂声已响了起来
你此时正在朋友的手抄诗集中飞翔
就不注意脚下了
以为一切都是诗么
我惶恐
最怕一声炸响
把你陷入刺骨的封冻之湖
你又无法泅泳

直到你毫无知觉地走上陆地
我才激动地喊出声

          1986年12月 北京


        5.退  潮
              Lover’s Romance音乐中的某个片段

鲣鸟重新飞来
老人从山岗上的石屋里走出
拾起搁浅的海星
将它们
晾晒在掀起的船舷上
那船已经破了
老人倚船远望
泛白的泡沫仿佛是最初的酒
喝下去
用散开的脚趾和篷帆占领海
而现在只有任海浪亘古的轰响
消失又重来
老人痛苦地垂下头
背对海
那双鬓的白发呵
犹如落下去的潮汐
苍凉地远去

        1986年5月18日 海南岛


         6.五等船舱

在两岸是葱绿之林是古塔是凸起背脊的水中
我乘五等船舱

一只臭袜子,一个爬不到顶铺的胖女人
及一帮玩纸牌的中原人粗野的叫骂声
同时悬在我的头顶
此刻,躲在角落露着乳房奶孩子的村妇
正挥打着飘过来的劣质烟雾
那烟是一个穿清末民初长衫的老人抽的

偶然有一只老鼠窜入船舱
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
惊叫起来

后来有人高喊
船!触!礁!了!
我仿佛听见水正无法逆转地溢入船舱

当人们蜂拥地挤向通往甲板的过道处
我一动未动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

        1986年10月 武汉至上海的船上


        7.往  日

声音是在我走出红房子之后消失的
阳光倾斜在落地的窗子里
铁栅栏之外
野莓在草地上闪动
一套LISBON咖啡炉具
被跃起的猫
击散一地
有人便悄然上楼
躲在黑漆钢琴的背后
反来复去地敲响一个音节
我感到有一场火
蔓延且炸响着越过野藤盘绕的林带
我想呼喊
脚因距离而不及
看到一辆桑塔纳汽车被火吞噬
一大片黑乌鸦突然飞出
我惊悸
一个送信人骑着叮当响的旧自行车
从我的眼前
走过

          1986年12月 北京


        8.车  祸

一只手飞溅出去且带着走动的钢表
轮胎在当事者的头颅辗过
他的手里是一封寄往法国马赛的信
碎掉镜片的眼镜框
压在散落的法语资料上
他并不引人注目的足音
此刻全然是一片惊恐的人群
闪烁红灯的警车
和几个警察
正在他的周围测量着他的步行界限

司机躲在角落里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

               1987年1月 北京


       9.躺在七月的麦地里看天空蓝而又蓝

我在成熟的火焰中
渴望水,由我对面的天空而来
而黑郁的云朵是冰封的季节
此刻正躲在由此以北的目光不及的山谷里
假寐

我感到天空淤积的蓝色是一只硕大的手
正缓慢地覆盖我的四周
死亡走在麦穗之上高叫着我的名字
远离!惟一的思想竟叫不出自己
我恐惧天空
静躺在寂静中等待最后的声音
所怀念的,只有跟随我的小我三岁的一位美好的少女

后来我被她从正午的睡梦中
轻轻地唤醒

             1987年7月 北京


       10.夜晚在西四某屋檐下躲雨

没有谁的足音再被雨击碎
车窗里稀少的晚归者
隐现在我的瞳孔
落地的雨滴
融为一片又一片亮色的口哨
是哪一个穿雨披的人
曾把它们吹响

风仿佛是乘滑梯的孩子
斜看我用手握着另一个人的手
那人是一把湿透的伞
在屋檐下
合拢成一只不再飞翔的鸟

一个蹬三轮车的老人
正冒雨朝西直门车站的方向驶去

         1987年9月 北京



          11.边  城
               回忆我曾走过的靠近苏联的边城

被战争驱赶的冬季
封冻了江面
我经常幻觉苏联坦克在密集的炮火中由北而来
祖母捂着我的耳朵
躲避尖叫的警报
我想着从被毁灭的边城的废墟里逃出
巨大的恐惧感似一只冰冷的手
紧扼着我的喉咙

鸽子都被塑成一粒粒铅灰的子弹
即使一片落叶
也被假想成炸弹
和平犹如丧子的老妇
正在漫天的风雪中
哭泣

而战争却一直未能走近
防空洞在地底下寂寞地守着漆黑的时间
偶尔从通气孔飞出的蝙蝠
被阳光涂得雪一样的白
远看如鸽
翩翩在我的边城里
飞走
又来
              1988年2月 佳木斯

注:1969年,中苏边境因珍宝岛事件而陡然紧张。我的童年一直笼罩着战争的阴  
影。这次回到故乡,看到充满生机的远山与近景,想到和平对人类多么重要!


           12.三角地带

我们是跟谁抵达此地?漫长的跋涉
已让孩子们瘦骨嶙峋
马蹄无力踏响地面
宿营的火焰并未点燃
现实的雪越下越大,封冻的湖泊之上
不见精神的青荷

我们正被自己击倒在严寒的冬季里

上帝之手抚摸不到我们的脸庞
惟一的教堂里的镀金边的圣经落满灰尘
思想的饥寒在凄凉的晚祷声中
更为孤独
等待已久!脚下的道路
异样地陌生

                1988年3月 北京




          13.旧  地

一只鞋留在此处,另一只鞋却随我走了
许多岁月
如今受伤的脚
重又归来。似在大都市盘旋的鸟
终于在琉璃瓦的屋檐下
寻找到栖息之地

我一直在轮胎与轮胎之间穿梭着
旧地,几次收留我疲倦的脚步
仿佛是我四季未变的容颜
许多人就是由此寻找到我的每一次迁居

几个玩桥牌的好手,如几盏柔和的台灯
在桌边一动不动
我从门外风尘而入
一阵响动,数张牌也持在我的手里
忧虑随着意外的阵雨
在停车场的方向消失
只有这平常而新奇的响动
覆盖人生旅途上的每一个残局
而回到旧地
无疑是在我的心灵上留下一道伤痕

我只想旷野上的马群中间
有一匹马等我
我准备鞍、脚蹬和缰绳
在静寂的夜晚里
等候黎明

旧地真怪,让我每一次回来后
总要策划新的冒险
          1988年5月31日 北京

注:旧地是指我曾住过的北京甘家口单身宿舍。那时,几乎每周都有各色朋友前来,大家海阔天空地神聊和憧憬。对于我来说,那里更是停落或飞翔的难忘的地方。


         14.寂静如初

天是空洞洞的。随意的颜色
都是由自己涂抹的
我就从中走出
在混浊中丢失脚印和思想
撑舟水上

我并不是水手
在看不见岸的水里
甘愿做一个迷途的人
水往哪儿,我往哪儿
林子里飘来的腐烂的气味
弥漫在我的前方

四周的水声逐渐响起
我坐在其中
却看也看不见,听又听不清
水经过我的手指
不留痕迹
只有船的起伏
才让我有一丝生命的
感觉

           1989年3月 北京



         15.一幅油画的联想

碎石路一直通到巨大的玻璃窗前
撑开的阳伞下
读书少女早已不见踪影
一只无家可归的狗
躲在敞开的门后
渴望有人经过,并将自己带走

这只狗,皮毛染成土色
而那双可怜的眼睛
充满灵性
不远处的表店的伙计
出神地盯着那狗
背后的钟表的时针显然被他拨快

日子总是一点点地过来,又一点点地过去
北方怕是已经开始落雪了
我由狗的卷曲的长毛
感到从未有过的寒意

        1989年10月17日 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