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青春属于远航(7首)

◎苏历铭



   1. 老猎人
         祖母说过,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人,是山里的猎人。

他是裹着羊皮袄进山的

他消隐在密密的柞木林里
许久许久
村里的人们
才听见远方的山谷
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枪响

他走的前一夜
村头那户爱听神话的女娃
在回家的路上
被灰狼咬断了喉咙
他的眼睛里溢满泪水
白胡子颤抖着
整整一夜
他喝着烈性的老白干
听着风雪里夹着的狼嗥声

天刚亮
人们发现小木屋子的门开了
酒壶不见了
双筒猎枪也不见了
只有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伸向雪线
灰狼的凶嗥声从此消失了
然而
他也没有回来

春天来后
人们发现
在通向山谷的峭崖下
有一件破旧的羊皮袄
羊皮袄的旁边
长出一棵流泪的红松树
          1983年11月 长春



        2. 朋友们

握手之后
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的
波浪一样
永远奔腾的朋友们呵

我们常常聚集
当二十岁生日的夜晚
当野地晾晒着绿色的初春
当论文终于获得响亮的五分
我们举杯  让欣喜
写在我们的脸庞
挂在我们的眉睫

我们年轻得十分鲜艳
    黑发轻扬
    神往和使命诞生在我们的双肩
我们清晰地记得
    站在海岸深情地遥望呵
小小的寝室里
新闻改革
霓虹晚会
遥远的戈壁
繁华的都市
我们都喜欢畅谈

后来有一个人哭了
他很伤心地宣布了一个消息
我们没有安慰
抚在他的肩头一起恸哭
当泪水流尽了
我们彼此打量
几许惆怅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拥有青春和饱满的激情

我们坐在楼顶
透过晨雾
向远方凝望
初夏的风让我们想到离别
那日光迷茫的津口
那风雪飘摇的小站

既然我们是渴望燃烧的星光
夜晚的天空里
我们就应涂抹亮晶晶的颜色

有一天我们或许相忘
    请牢牢记住
    临别赠言和教学楼洁白的灯火
    以及那个深情的夜晚
我的
波浪一样
永远不会平息的朋友们呵
         1984年3月,长春吉林大学



       3.雨后黄昏

从宿舍楼的台阶走下来
我越过积水的路面
肩下夹着一本软皮日记

这飘飘洒洒的六月雨滴呵
给青青的草坪
留下一片空空旷旷的静寂
没有花伞
没有足音
我用手帕擦擦潮湿的前额
和清爽的黄昏风
一起躺在
这条绿色的长椅

忽然
我听到轻轻的足音
掠过耳际
谁还有雨后看黄昏的心境呢
我缓缓地站起来
发现一柄花伞下走动着一个梳短发的少女
她的眼睛像是有一阵潮汐
走出很远
依然回头望望这里

也许我们彼此发现各自的魅力
乌黑的发丝坦率地轻扬
天蓝的领结美丽地飘曳
然而沉默,只有沉默
留下一场黄昏
和飘飘洒洒的六月的雨滴

我打开软皮日记
相信她在下一个雨后的黄昏
还会撑着一柄花伞
把一个永不生锈的主题
写在我的心里
也写在她的心里
         1984年6月 长春

      
        4..白色邮船

据说海上的珊瑚林
是沉没的海船和水手的遗骨变成的
在六月的港口
人们总是逢着遥望的少女
询问着白色邮船的归期

白色邮船是在黄昏时开走的
每一封洁白的信笺
装满了少女涨潮的心事
呜呜呜呜的船鸣声
蓦然把少女的瞳孔拉得辽阔
吃水线
贴着难以平静的海面
传递着波浪般激动的情思

那岸的小伙子是否知道
少女们的台灯总是彻夜难眠
写了又揉  揉了又写
最后索性把心装入信封
盖上大海不朽的红日

台风过后总要出现新珊瑚林
九级浪的海
折断过数也数不清的桅杆
因为有橄榄味的十九岁
航海史上
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沉没的白色邮船!
              1984年5月 长春

  

        5. 旷野:我和一个女孩

在旷野,在茫茫的旷野上
只有几只野鸽子
厮守着孤零零的站牌

我提着沉重的旅行袋
缓缓地走近站牌
等待长途车
把我载回拥挤的都市

站牌那边,站着一个
美丽的女孩
她也是在等车吗

望着她火红的击剑衫
我忽然想起法国电影的精彩镜头
或许那样的爱情奇迹
也会在这里发生
然而,她竟没有看我
在茫茫的旷野上
她正注视着长途车开来的远方

远方……

但我觉得她正警惕地盯着我
在远离都市的旷野上
用她眼睛不安的余光

风终于缓缓地把长途车吹出地平线
那个女孩放下肩头的提包
倚着站牌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后用长睫毛的黑眼睛温柔地打量我
又大胆地随便笑笑
         1984年10月 北京


       6.饮三月十二日的酒

要是故乡的三月十二日
怕是不会像今天这样
坐在临街的酒馆里
独自饮酒
风真凉  有霜有雪
树梢上还有透明的冰凌

三月十二日是母亲生我的日子
是乡愁的日子
饮酒
将酒倒进透明的杯盏里
这浓浓的酒味呵
是母亲用泪水酿成的
小小的酒杯里
盛满了母亲隔山隔水的忧愁

愁有什么用  忧有什么用
反正远离了几千里的路
没有一碗荷包蛋的水面
那么饮酒
饮母亲思念的乳汁
即使醉了  甘愿醉了
醉梦里
也要饮尽母亲三月十二日
绵绵的忧愁

         1985年3月 北京



        7.航海去

我们数也数不清
九级浪的海
究竟折断了多少远航的桅杆
只记得十九岁的雨季里
老水手酱色的手指
指向鸥群和帆影漂浮的遥远海天

我们带着海魂衫和对海的神往
伫立海岸
听黯哑的笛声宣布风暴
我们知道了蔚蓝海域
有太阳无法托起的沉船
沉没  意味着永不生还
但赶海的风帆总在升起呵
神秘而遥远的海
汹涌而壮阔的海
诱惑我们永远地打开向海的窗户
听礁石林间
涨潮的涛声澎湃着海的呼唤

我们不安地在海滩上走动
理解旗语
同时也理解台风和挽留的海湾
青春属于远航
即使有一天我们化为珊瑚
也要让新的启航
从我们身边开始
航线  在三角帆掠过之后
指向遥远
         1985年4月 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