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拉金:新年之诗

◎桑克



短暂的下午结束了,这一年也了结了;
花园尽头树林上的天空也没什么改变,
一个没有结尾的天空;这湿漉漉的街道,
它们之间站立的房子空荡荡的没接受什么挑战。
我远离人们回家的路步行着
——驮东西的巴士远离了工作,
穿过薄暮,回家的自行车远离了砖堆——
那里夜晚仿佛被弃的货车孤独而又沉默。

这些房子被扔掉了,还摸到了被打破的窗子,
台阶上没有牛奶,一张纸条钉在门上
讲述着离去:仅仅是阴影
移动着,这一天里一小时后才看得见太阳,
对我而言这些衰落的景致有它的用处:
让我牢牢地记住,我生来就有的忘性,
在根儿上总会发生一种变化,
一个真实的世界最终无疑地消逝了。

连续几夜,在这损毁之城和它
显而易见的寓意的外边,即使我们和平地生存
广大岁月也会在这里轻轻松松地通过
——是的,甚至在这里,即使我注视你的脸
在老条件下盼望一个字或者一个笑,
这脸肯定也不会成为与我目光相撞的友人,
仅仅是一个陌生人微笑着转过脸去,
两人中谁也不会第一个履行这行动。

有时候它会在梦里对我显示
伊甸园总是希望游戏于
生命之外,从他们最喜欢的时光中;
这些令人惊奇的游戏已经死掉了没人参加了,
再一次把这事儿说清楚;或者远离的人
他们将不会忘记一场秋天对话的理由
它沿着铁路,在公园里偶一回眸,
任何记忆最大的部分也依赖着机会。

看看这些我就知道我错了,
了解这花啊这根啊看起来没什么危害
就是危险;必须给他们警告
从这些充满失败魅力的简洁之梦中,
从他们疏远的充满乐趣的想象力中,渴望着
恐惧着工作,拿着手套像个医生
导致一样的结果。铃声
我们通常等候的铃声这一年不会再响了,

它睡得挺香,留下了没打开的瓶子
明天办公室邮票上的这一年将被修改;
明天新的日志将被查阅,新的历法也将建立;
这小小的调整了的生活也将重新向前走
牵连着我们的全部;而生命的声音将被聆听:
“你将会把迷失的注意力灌注在我的身上;
是我需要你,并受到你命运的影响;
我是你要爱的,你还要把你的词汇给我。”

           1940.12.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