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作和农事》

◎商略



《写作和农事》

他种植,大片的
夜晚和烟草,
在词语的隐喻中迷失
他在时光里隐去
自身的外衍
他的内涵坐下来
成为每一个人

《诗歌》

物质禁锢的世界
四面白壁
我们所做的
只是在白壁上
画一门窗
用来观察,或者出去

《表达》

说出你的声音吧
用你的高音
或者低音

用你自由的声带
和舌头
品尝词语的盛宴

这只是你的声音
声音中的频率和曲线
你的,独有的

《事物》

事物为我们提供了
一个叙述的框架
词语是有效的砖木

和漂亮的外饰
它的个性是我们
赖以存在的共性

不要试图在云朵上
建造花园,尽管很美
但一阵风就会让它消失

《深层》

再不是挖掘,而是进入
用整个身体进入
我在事物的内部

也在表面
甚至是它的疾病
如同力士参孙打开了

狮子中的蜜
我在事物中找到了
和自己对应的每一部份

《隐喻》

哦,隐喻是多么重要
它超过了现代社会
所有美德的总和

我们用弯曲的线条
说出,并不是
因为我们有所惧怕

是因为美,火焰般
起伏着的美,它是诗歌
魔术般的内质

《落座》

玻璃桌上
余生的阴影啊
请不要说话,
事物总这样,
在你不注意时
反复无常
缺损或增溢

《物质不灭》

这不要紧
你在十点钟
喝下的茶
只不过是从
一个容器换到了
另一个容器

《对话》

我过于熟悉这些词语了
它铺满着整个04年
铺满了你的童年、乡村和大海
旧城编年史里的隐喻

一整个冬天,无所事事
你用垂落之姿,布一样独自舞蹈
黄昏模糊不清,消失的歌声
是塞壬,用整个大海来回忆

如今,我所看到的竹园
依然无人、疲惫,充满哀伤
早晨的燕子依然飞回
昔日之所,那里已无我,也无你

《河边》

我吞下过整个南方
如今,我再吞下过往的云朵
吞下浩荡的风,吞下令人心碎的时光

我的身体塞满了无言之物
塞满了深蓝和灰蓝
如同这河水,更加臃肿,更加缓慢

三十多年了,我们像一颗动词
那样变化和衰老着,虚无用黑暗来包围
多少年后,这一切终会失去形体


《拾荒》

她们拾起她们需要的
我们遗弃我们所不需要的

造化啊!这样保持着
白天和黑夜的均衡,日复一复

《无名》

读新闻,读到这个词
——无名英雄记念碑
他们并非生下来真正无名
他们有父母,也被珍宝般喂养
有具体姓氏也曾被取名
或励志,或调和五行
但他们在死后模糊了姓氏
只是一堆重叠的白骨
无法辩认,也无法称呼
他们是一群人
如同多年之后的我们
坟丘被磨灭
同样失去了姓氏和称呼
只剩下历史中一个恍惚的时代
和不甚具体的场景
如同更多年后的家园
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文明
一个死去的星球
也可以统称为这个词
——无名

(凡能命名的,终将消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