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园 ⊙ 这苹果树,这歌唱,这黄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丝绳上的震颤

◎曾园



古代文人多少都有些小心眼和坏脾气。一不高兴,就要“散发”、“弄扁舟”、“钓东海”。即使有些急性子不会钓鱼,“钓矶”也会成为他们别墅装修的缺省选项。从没有诞生过名人的穷乡僻壤,从自己的目的出发,即使某文人并没有在该地钓到一条鱼(也没有吃到一条按正规程序烹调的鱼),也坚持把他钓鱼的地方命名为“钓矶”。钓鱼,无论是作为“休闲娱乐方式”还是“体育运动项目”,地位被抬到这么高,跟古代文人的吹嘘是有关系的。最早在《诗经·卫风》里就有提到钓鱼的诗篇《竹竿》。那是个开始,到后来,钓鱼几乎成了一部分文人的理想了,唐朝王绩的诗中就有“新垂滋水钓,旧结茂陵罝。岁岁长如此,方知轻世华”的句子。我不太明白古代文人为什么如此热衷于钓鱼,
就吃来讲,唐诗提到过的鳜鱼和鲈鱼经我证实味道的确不错,不过,我的口味至今也仍旧停留在唐朝。宋朝诗人强烈建议读者们尝一尝的鲥鱼和河豚我要么吃不起,要么不敢吃。就观赏鱼来说,我喜欢的鱼,坦率地讲,尾巴最好是身子的三倍。脑袋要大过身子,眼睛也要大。当鱼在游动中停止时,它的眼睛仍会继续前进一秒钟,最后在缓缓的颤动中停止下来。您可能知道了,那些“七彩神仙”等名门望族对我也没有吸引力。
对鱼不那么热情的并非我一人。英国作家格·格林就对钓鱼的乐趣深表怀疑,他疑心那些不顾天气情况坚持垂钓的人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是装出来的。不过,格·格林的这种态度也有奇怪之处。据说英国再版次数最多的出版物中除了《圣经》和《莎士比亚全集》以外,就是沃尔顿的名著《垂钓名手》了。连灵感源源不绝的兰姆都对此书推崇备至。我注意到沃尔顿在书中谈到钓鱼的好处有:在小溪边度过了悠闲自得的时光、夜晚则投宿小旅店“床单干净,干草香气浓。饭也好,招待周到”、鸟鸣喈喈、小溪白水如银、温顺的羔羊、“美景当前,我心神为之大畅”等等。其实他只是谈到了钓鱼的环境很有吸引力。到了二十世纪,西班牙哲学家何塞·奥尔特嘉—加塞特写出了也许更出名的《狩猎沉思》之后,包括钓鱼在内的狩猎活动于是获得了坚不可摧的地位。这位哲学家开宗明义提出:“生命就是人与环境之间的活力交换。”他还以严密的逻辑证明了“狩猎是人类快乐最纯粹的形式。”
《垂钓名手》畅销三百年之后,海明威仍然迎难而上,继续执著于在文学中讴歌鳟鱼。他避虚就实,细细写出那种上钩者从丝绳上传来的震颤、鳟鱼肚焕发出的美不胜收的晚霞金光。他的巅峰之作也在一条大鱼那令人心酸的完美骨架中得以完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