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霞 ⊙ 赵霞作品/TITLE>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椅子·暮良文王·高淳

◎赵霞



(报纸专栏)


椅子

    从前木工学徒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学做小马扎。坐具,或许真是最见得功底的:桌子、案几或可轻易站稳,椅子不合法度,岂能安然端住肉身?相比于床榻、橱柜,椅子的形象“千娇百媚”:书法讲“一波三折”,昆曲讲“一唱三叹”,椅子以那经典的,折来折去的“ㄣ”形形象,最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且椅子与人体的关系多密切,不仅性感、大胆地去承托,更以木头木脑的自身,毕恭毕敬地去模拟:“一张椅子,当其搁置在那里的时候,几乎是拟人化的。人体每一部分都能找到归依――搭脑、靠背、扶手、坐面、踏脚枨”(徐累)。
    明式椅子是椅子中的精华。有人在火车上吃蟹,一只蟹腿可以吮一宿,那么便不奇怪,有人喜欢明式家具,翻翻相关书刊,已心满意足―― “‘本本’中载录的家具已经不是客观物质,不会令我们以占有之心评估其价值”。电视里有一档鉴宝节目,古玩放在桌上,先由外行拥过去触摸摆弄,给出心理价位,再由专家把玩检视,报出实际价值。货主的表情全悬在价格上,一高一低,性命交关,丝毫没有“无事此静坐,一日如两日”的淡然。


暮良文王

    《暮良文王》是窦唯的一张专辑,乐器是电钢琴、鼓、扬琴,不闻人声。本来不以为扬琴是种很悦耳的乐器,但这张专辑善用了扬琴,各处都是点到为止,一点不吵闹。好比今天使用古典家具,宁少勿多,“陈置三五件,四壁生辉;倘贪多超量,便全无是处”(王世襄)。
    音与景,似乎从来都有所关联。你读过格非小说《人面桃花》的话,听《暮良文王》,便可在眼前立出一座花家舍。花家舍,秀米被囚于小岛时,远远望到的村落,既是土匪老窝所在,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桑竹美池,涉步成趣”,“春阳召我以烟景,秋霜遗我以菊蟹”;各家各户以风雨长廊相连,长廊一侧,水道蜿蜒前行……然而很有可能,花家舍只是个瓦釜带出的幻境――瓦釜是失踪了的秀米父亲的宝贝,叩其下壁、上沿,皆能听到琅佩、金石相击之声,能顿然看见寺院旷寂,浮云相逐,流水潺潺,柳丝纤纤。


高淳

    和Bj去了次高淳,诗人叶辉头戴毡帽,抄小路出现在老街的日光里。吃饭饮酒,于老屋二楼凭窗而坐,叶辉说很有些金瓶梅。
    去看了著名的湖边粮仓,也就是叶辉新置的家产。传说中,粮仓有七座,我们去时,只见两座。另几座应该就是散在地上的那些砖块,主人把它们拆了,打算建起更宜人居住的房屋。石臼湖就在眼前,宽广安宁。堤坝是新修的,耗费了重金。庞大的,长条状的粮仓里,木梁撑顶,地板是齐整的青砖。另一幢房子里,老灶老凳,屋角一眼深井。到楼上露台小坐,朝任意方向随便一望,就是重兴土木的房舍和空地。谈起建筑设计,两个男人兴致盎然:中式建筑的闭关格局、红陶土的书房、日本的浴池……尽管有设计师张雷把握全局,叶辉脑中仍充满了想法。
    归返途中,见到一幢由水泥柱架空在水上的楼房。楼房映照于水中,如同镜像般的艾未未的桌椅,在中规中矩的现实里,造出了一个生猛的梦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