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小仓山》

◎商略



《小仓山》

正是午后,风吹草动
吃小酒,双髻的丫环端上脯肉
我们在亭子间
谈时事经济
一段时间还迷上了编年史和十四行
因为左脚小恙
虽不能和你出去吹拉弹唱
但还是心情舒畅
写下字纸,让马儿来回
与官人唱和
清朝啊,多么美好
偶尔郁闷就看看窗外
多好的芭焦,绿油油

《菩萨蛮》

一些来自于西域的感伤之花
淡蓝色的毒药
一点点地咽
大唐的冲击波,快速漫衍
胖子们在堂前
练习美声,跳踢踏舞
旋转,风沙一样的形式
我们高高的发髻
我们帽子上的小金子
叮当叮当响
春天来了,唯心主义
让我们私下里感伤不已
我们花了三年时间
走了几万里路
背着苜蓿、葡萄和夜光杯
终于抵达了长安

《绮罗香》

做冷欺花,将烟困柳
我们坐着看雾汽
熄了小马达,不说话
看流水,看黄苍苍的落叶,飘啊飘
春天,形式主义的美
柳芽们的心脏,细微地跳
有点痒。车来去,灯大亮
不管他们看到
向西,向西
我们一起去汴京吧,清明上河
陪你吃宋嫂面
在杜陵路上踢毽子
那里很多桃花

但现在,2005年的四月
有时一个人坐着想想
或者侧头,闻着衣领上
你留下的香

《千秋岁》

教坊里,歌舞正盛
排练着我们的色声犬马
我们的财富珍宝,在库房里
堆成山。各国使节
带来了玻璃球、狮子和汗血宝马
还有擅舞的异邦女子
身上淡淡的膻味
一直弄得我们晕乎乎

我们的夜生活
多强盛啊,不可思议
这才是乌托邦
尘世的幸福生活,瞬间被统一
在同一个高度
至于安禄山,至于五胡乱华
那是多么遥远的事

《误佳期》

牙痛,就趴着窗
看春雨,雷声远远地
翻滚在高速公路上
车也来去,人影在远处
我说,仿佛仿佛
天瞬间暗了

空着肠啊
一口口喝参汤
似乎那么多年的苦日子
都过去了
现在,天气那么好
植物那么凉快
风里甩着头
落叶很多
我的痛牙也很多

《苏幕遮》

那时月色多好
风一吹,三官堂的樟树叶子
就哗哗地落
软软的,踩得轻
怕踩痛了

明晃晃的月亮
还在水里荡来荡去
让我头很晕
很轻,仿佛是你来了
带来了局部的
和长久的昏厥

《沁园春》

还有点儿冷,春风在袖子里来回。
想起我的祖国,瘦若枯枝,
不知道还能不能发芽?
夜深得静,点蜡烛,
读晚报,读汉家的花边新闻。
写字的司马,早受了宫刑,
纸上一片繁花似锦。

小花园的灌木丛啊,叶子嫩嫩地黄。
石板很白,酒酿很酽。
沁水缓缓流,好好的风光。
对着花骨朵儿发闷,想起哥哥啊!
未央宫里正做皇帝,
养着一群泼皮儿似的官僚。

《醉花阴》

总是光阴虚掷
如此分秒,经不住推敲
葡萄藤下光影斑驳
酒醉了一个下午
宋朝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
梦见李师师和燕青
在汴京,喝着交颈酒
嗜杀的蛮和尚得了功德
而岳飞在风波亭里
一脸惨淡
皇帝掩面哭泣
流落在江南的水乡平原
一会儿就没影了
当我醒来时
风也停了,雨也停了
红很肥,绿很瘦
历史很可笑
我们做了些什么啊?
抱紧一口病牙
还有溃疡的胃和偏头痛
似乎有点儿绝望

《琐窗寒》

正是巴山夜雨时
听不到西窗语
坐到三更天
蜡烛芯啪啪地响
你指甲长长,剖脐橙
多好看
窗外楼台重叠
夜生活依旧
竹肉声声起伏
想起远在燕京的金兀术
(他会在日后的章回体里
作为反面人物出现)
虎视眈眈
想想以后啊
我们都要沦为阶下囚
坐着木笼子
在黄土平原上
转来转去,无所事事
再没有机会,给你写瘦金体
给你雕饰珠宝

《鹧鸪天》

多好的秋天
我们一起去收集露水和食物
白鹭丝的细腿
试探着水温,南迁的时辰
而熊们在松林间
转来转去
足下多松针,又黄又软
一地大床这样铺成了
我们走了很多路
只在小溪里钓得一条鲑鱼
天气渐渐暗了
鹧鸪一点一点地叫
这是公元前三千年
文明尚很远,我们披着树叶
行走在草叶间,悉悉地响
如同所有平等的物种
没有幸或者不幸
从不担心未来怎么样,还有死亡
只是有些饿,也有些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