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清明》

◎商略



《清明》

似乎就没离开过
我下了一趟山,又回来了
想起去年
我捧你上山
把你安放这里
有点微热

但现在冷了
春天来得那么快
草长燕飞
泥土上覆着一层绵绵松针
有点冷,有点暖
也有点潮湿

白的月光,照过了
风雨吹打过了
日头走了一遍遍
这泥土隆起的锥形
紧密地包裹着你
你的生,和你的死

《又看桃花》

很多年了
我能再看到些什么呢?
一样的桃花,一点没变老
而我平添了很多疾病
烟瘾也愈重,饭量愈小
楞楞地看着油菜花,黄艳艳地
也一点没变
在雨声里伏倒着

听见什么了呢?
那些话语
落在地上,就不见
还能听见些什么呢?
行人远去,慢板趋弱
松林间的细语
昆虫一样飞走
我坐在一张油纸上
数着新添的坟圹
数地上的桃花
落了几瓣

《祖上》

石桌上的祭祀,三茶六酒
七荦八素,我提着酒壶伺候
看空无的石凳
渐浅的杯盏
他们的虚无坐在一起
在谈些什么呢?

他们已经死去,
但给我们留下些什么,
会很多年,
直到我们把这些东西,
再度传给后人
包括这一刻的清风、明月
和无悲也无喜的追思

《慢镜头》
——师兄披风

身上披着春风,来去自由
吝啬于词语,它太少了,不能够轻易说出
那被拉长的时光,一桢桢的时光
总是那么地缓慢,慢过不动的黑夜
慢过故乡,一颗种子的沉睡

《沧浪之水》
——致沧浪

沧浪着,清的,浊的
我们在时光里洗足,洗去政治和编年史中的灰尘
然后喝酒,醉得酩酊
被呕出的89年,还有灰暗的上层建筑
都在桌上。喝茶吧,喝茶吧,我们不再说些什么

《石头记》
——致石斯

小时候,一定上树摸雀蛋,下田翻泥鳅
用弹弓打过邻家的老母鸡,那时候,眼神一定很好
四十年过去了,现在,读书作文,些许骚客
偶尔手痒,摸板砖,砸春风
喝醉了,就在路上摘白的玉兰花,也打不开车门,也找不到家门

2005/4/7-8

《南村》

在怀疑,在商量,天色那么暗了
行人那么少了,这雨啊,什么时候停
有时写字,有时牙痛
有时饿着肚子,在窗口吹吹风
哼两小调,觉得能喝酒的日子,是那么地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