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被马加爵杀害的龚博的家,距我住处仅有

◎武靖东




■被马加爵杀害的龚博的家,距我住处仅有



武靖东



60公里。春天,4朵蝴蝶没有察觉
一个苦孩子,正在天堂变形

时而在草中游动,时而牵引风筝高飞
大地赤裸的神经,在平原上舒展、放松

“由于光线不好” ,他陷入阴影,对四周的[1]
压力充满敌意。贫富差距将多少人撕裂

更多的人靠自己,调节着体内的光线
而他,没有能够在阳光下

把阴冷避开,停止
一个自我对另一个自我的摧残

如果,再有一点暖风,能使尚未变成恶狼的
小马驹复原;有一片细雨,能给残缺的自尊

一块补丁,4个,不,5个孩子,将会继续
开花、结果,融入春天的秩序正常生长

“我(打牌时)根本没有作弊!”5个忘记游戏
规则的孩子吵起来,“吵出来很多东西……”[2]

这些东西,这些由嘲讽、辱骂、歧视、冲动
构成的东西,多么愚蠢而常见,不料却砸断了

其中一个紧绷了多年的理性,将一个塞满了
自卑、仇恨和风暴的肉体炸碎!什么样的

钟声能帮他控制住体内兽性的锤子啊
从变形到变质的一瞬,4只蜜蜂还没来得及

采完花蜜。而在极端和绝望之外,广大的
田野里,春天的花瓣旋转,并在风中加速

歪斜的消息刺进丁家庄和马二村……
从昆明飞来的棺材撞伤了天下多少父母

一片又一片的油菜花开遍了丁家庄和更多的
地方,花枝的含金量

把芳香的平衡,带给了更多的人,更多的
贫困的人、焦虑的人、抑郁的人、苦痛的人

哪桩罪行能逃出一张小小的通缉令?
法律总是来迟,它更多的功能好象只是料理后事

苍天之下、俗世之中:我们都是不同层面的弱者
“不要欺辱那些比我们更弱小的……”“更不要

放松对突发危险的警觉……”在大地的一个角落
我们,活着,我们完全能够,把微小的光或热

分给对方一些,看哪,春天——
把多少琐碎的矛盾,合成了温暖的整体……

2004/3/21

注[1]、[2]分别引自“云南昆明2·23特大杀人案”证人证词和犯罪嫌疑人马加爵供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