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马(10首)

◎世宾



马
雪落在宽阔的坡地上
岩石、枯草在沉睡,没有声息
马在山坡上停下,只一会
雪便盖住了它喘息的背
它喷着热气,双腿轻轻地颤抖
它把头埋下,舔了一口雪
又抬起头,望了望群山
它剧烈地抖动着鬃毛



雨水将一切夷为平地

它们在堆积食粮,在它们的领地
它们在稚积梦境,它们建起了高楼
用树叶和零碎的木头,以及
当地的泥土。它们的世界没有海洋
也没有被海洋掀翻的船只
只有树根下布满石头的一小块地方
但它们修筑了高速公路
在树的荫影下,运送着食物、建筑材料
偶尔累死在路上的同伴的尸体

它们似乎没有宏伟的目标
也没有历史;上帝和撒旦
也不屑在它们的世界建筑殿堂
它们只依靠本能,选择安家的地方
时间仿佛也不为它们存在
生或者死去,它们只服务族群

它们只在地盘的周围出没
它们在忙碌、争战,但没有勋章
它们知道雨水终将来临
一切痕迹将被夷为平地

大海终将归于沉默
他们用大卡车运来脚手架,他们还运来
水泥、钢筋和大块的钢化玻璃
建起了大厦;他们把全世界
包括邮电、出口公司、零销商联系起来
形成一个宠大的商业系统
他们把金钱和荣誉集于一身
他们的生产线和运输线日夜运转
仿佛没有任何力量,能使它们停止

他们的轮船在海上航行
从北美洲到亚洲的渤海湾
在海面上掀起了浪花
有时会因为超重,或其它原因
在海里沉没,大海会因此而咆哮
但很快就归于沉默



马群在奔跑

马群在奔跑,在倾斜的坡地上
马群像海浪迅疾地移动
月光照见了它们的脊背,照见了
它们被风扬起的鬃毛
它们的肌肉在收缩、舒张
月光在起伏,尘土
腾起又徐徐降落
转瞬,它们驰入山谷的阴影
月光无声地照着岩石的山坡

它们在黄昏收住翅膀

它们在湖中停下,它们似乎
没有经历过追捕,没有经历过
长途跋涉,它们在黄昏收住翅膀

湖水清澈,植物在轻轻地摇
但很快又趋于平静
它们在水面上栖息或舞蹈
用水梳理羽毛,除去飞行的尘埃
它们拍打湖面,溅起无数的水珠
又快速跌落,回到那块巨大的碧绿

它们是欢乐的,用脖颈互相
交换讯息,它们提起了风向、食物和生殖
它们没有乐器,它们是用肺部在鸣唱
它们拍打翅膀,猛扎入水中
它们用声音增加这块山谷的静谥

它们嬉戏着,上下跳跃
它们一点也不在乎夜晚即将来临


一块空地

黑暗中,它们谁也不在意
它们在忙碌:松土、搬动枯叶
在这个工地,它们没有蓝图
它们埋着头,顾管各自的活计
蚯蚓开挖了壕沟,蚂蚁把它填平
并搬走一小块骨头,蝈蝈在叫嚷
它丢掉一粒好不容易找来的草粒
牛屎螂开来推土机,它的推土机
没有烟囱,但威力无比
一会儿,便掘好了地基
它们没有要盖的高楼大厦
也不是要修高速公路,它们只顾
挥动它们的铁榔头,和它们的长吊臂
它们起劲地忙活着
把一块空地折腾得面目全非
但天亮前,它们毁掉了蚂蚁的锯木场
还有蚯蚓的金字塔
它们把夜间的辉煌和劳碌归还平静
空地留下了原来的模样



夜间的树林

它们合伙建造了音乐厅,它们的音乐厅
没有屋顶,也没有良好的隔音设备
它们是蚱蜢、青蛙、猫头鹰和一些甲虫
它们把音乐送到了邻近的窗口

没有谁要求它们,它们把歌唱
当成劳动中间的闲暇
它们时常行动在草丛中或枝丫上
山藤有时会把它们扶到林子上端

如果在雨天,水滴和溪流的哗哗
会加入音乐的多声部
萤火虫被认为是哑默者,它的职责
只是打着灯笼,在岩石和草丛的山坡上
向四处宣告黑夜的平安



他们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他们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有不同的面孔、手势和摸不透的怪脾气
他们聚在一起,用相同的手段
恐吓,制造假相,散布各种各样的谎言
他们甚至经常装出一付正人君子的模样
教导人们,放下武器和相互间
固执的成见、无法抹杀的敌意
这一切,都是表面文章。暗地里
他们分享了特权,人们的劳动果实
包括石油、茶叶和被屠杀的残骸
他们把历代不断传递的一笔祖先遗产
改头换面,并免费送给商场捡便宜货的市民
他们派警察在拐角处盯梢
安装了窃听器、探照灯和电子眼
他们实施和平演变,瓦解敌对势力
必要时,他们毫不客气地制造恐慌
煽动一群人对另一群人仇恨
他们在混乱和操戈声中,制造杂音
扰乱视听——最终,使世界陷于不幸
他们已从血水中捞起他们要的骨头



他们都不再存在

这是一个人工大烤炉,不远的山坡上
几乎没有树,黑色的岩石也在经受烘烤
他们的村子已归于寂静,渔船
搁浅在沙滩上,它们曾盛装鲜海的船仓
此时除了几块砖石和一张破网
就是无边暑热。村道上没有人
他们在篱笆后晕睡,绿萝也顺着藤蔓
把生气隐入了泥土

我就要认不出小渔村的模样
就要忘记曾在那些岩石上跳跃
上面曾长着海苔,一条小溪从它们的身旁绕过
但今天,它们都不再存在
我站在海边,徒有失望
小渔村已不是我记忆的地方
如果我小小的希求已是多余,如果大海
打捞起来的只有沉船和破玻璃
我会不会转身而去,会不会把来时
满腔的希翼,倒在公路两旁的水沟



孩童

他们总是这样,在马路中间建交通亭
在每个部门门口,安放了岗哨
他们总是把复杂问题
简单化;把四通八达的通道
堵塞成一条哪也去不了的死胡同
他们颁布法律,制订规章制度和守则
在居民小区设立了委员会
他们总是说:能这样,不能那样
他们打算把所有人捏成一个模样

而你的内心有个孩童
他居住在自己的房间
给自己写信,他有自己的邮局和收发室
在屋里,他铺开了书柜、书桌、台灯
有时他谁也不理,一心一意
只顾眷着自己的玩具、照相机和硬皮本
他把它们当作秘密藏入抽屉
在它们中间,他收集了谁也看不见的微光
他专注、任性,在人们不在意的地方
玩着自己的游戏

他们看不见他在玩耍
看不见他的脸,他们只望到
一个孩童因愤怒转过去的身影





他们什么也不在意

他们运来中央空调,草坪及上面的蝴蝶
可能还有整整一座森林。在一片空地上,
他们种上了葵花、美人蕉和落叶榕
随后蟋蟀、蚯蚓和一些唱歌的昆虫也聚集过来
他们给视网膜铺下雾,给皮肤撒下雨
给耳朵安装上雷,给果实坚实的硬壳
一把剪刀。他们日夜忙碌
有时在我们头顶运来一条河流
有时是搬来一只无用的火炉
他们只管搬动、撤离,他们什么也不在意
一年之中,总有一段时间,他们会运来
果实和脚手架,让我们爬上去
那时我们就飞上了云端
后来,他们把设备都运到其它地方
落叶被扫净,把声音从耳朵里抽走
只留下一间空荡荡的大房间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