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长诗Ⅰ 孟春之月的远游

◎武靖东




              
   

孟春之月的远游





               武靖东  



             汉有游女 不可求思……
             月出皎兮 佼人僚兮……
             静女其娈 贻我彤管……
                 ---《诗经:汉广·月出·静女》



               Ⅰ


    江汉上的幻影:游女



孟春,上苍在彼岸为我置设了什么--
花神的晚宴?乌鸦的审判?

在苦痛和欢乐的两极,赤子之爱是自焚的
火焰向八方喷发……驾着北斗七星
我飞入世界光明的整体

游女,你的美从一朵古老的兰花中飘出
纯净的芳香弥漫春日的天空
我的性灵之马,窜上穹顶,踩踏扶桑
痛饮澄清的美酒,饱餐灵异的云霓
它昂首奋蹄为你运来月桂的嫩枝

在南岸的宾馆、酒楼和舞厅的阴影之中
钞票割走了三陪女郎的红唇
大河的波涛被尘世红红绿绿的灯火烧焦
我的泪水在大地凄怆地悲鸣!看--
鲜血喷溅简牍诗卷
我飞腾的马呵,它的腿全被汉水削断!

在楼顶遥望:南边的霞光崩溃
钢筋水泥分解了丛林的阴庇
毒烈的太阳将我内心的伤痛曝晒
轻扬的乐音被深渊的黑暗溺毙

汉江泱泱,烟波蒙蒙,大水茫茫
游女呵,你交付我润泽的佩玉,它的
闪烁,使我心醉神迷①
当我正要诉说我殷切的愿望
恶浊的河水突然卷走了你七彩的光晕

我手捧的只是悲剧!只是幻影!只是虚无!
只是一片浮荡在江面的现实的垃圾!
曹植 杨雄 阮籍 萨 福 彼特拉克 但丁呵
你们也在陪我哭泣!②
多少次,我诗句扎成的筏子被浪头打翻
我柴薪铺成的途径被激流冲断③
残酷的距离撕裂
我逼近的翅翼

上苍在此岸赋予了我什么--
凡俗的肉体?超迈的情怀?

游女,你圣洁的力量救赎了沉沦的心灵
柔情的风姿吹动我的遐思
魂兮归来!美仑美奂的景象在大气之中赤裸
我的血肉之躯被迷狂充溢
游女呵,快从诗经之家唤出
那些春天般的少女
让她们迎迓从浊杂的市井
涉江而来的诗人

在汉水的北岸,闪电和马匹在春雷中汇集
用阳光架设永恒的桥梁,以诗章堵截
时间的流逝。天地冥合的一刻
我飞越此在最后的边界



              Ⅱ


     月下的导引者:佼人


“月出皎兮!”我手执苍天的行迹沉吟,“东山
是一座牢狱,它被两种火焰摧毁
佼人,我知道你晶莹的身姿正在现形
迷乱的幻梦正在沉降
我猛击磬石,直到把它的滞重击碎
我狂奏吉他,直到把它的喑哑震落
月光喷涌,激情奔泻
浸润困乏的肉体和焦枯的万物
我仿佛找到了源头、宝库与归宿”

“在九霄的岑寂之中星辰高飞
其中一座是你,”佼人的声音逸出水面,“疯子
与你所置身的日常生活的琐碎与芜杂相比
你的激情是不是太盲目?你的梦想
是不是太虚妄?
从春风流溢的商周到网络变幻的现今
你的飞翔会致使自身冻伤!
你急于寻找抚慰和安宁,却被焦灼阻挡
飞越东门,缟衣綦巾的少女已零落风尘④
你的翅翼被寒气围困,被痛楚包裹
你跌倒在梧桐深处
激起的清音湿透固体……”

“月出皓兮!”我抖落桂花的残烬回答,“知我者
就是你--佼人--
凭籍青鸟的导引到达宛丘,我沉迷于⑤
你的舞蹈:随着鼓缶之声你手里的鹭羽
指向一团飞旋的秘密
涉过泽陂,蒲草流溢,菡萏鼓胀 ⑥
我分不清飞扬在空中的是露水还是涕泪
你轻盈的举止已在风中散失
采苓、采薇、采蘋
我辛苦地喂养自己和八千匹马
弹琴、鼓瑟、拨筝
我已烧断月亮的三百六十五万根弦
佼人,你在哪儿?我寻找得好疲惫!”

“在桑林的核心。”佼人的言语是一片光亮,“无冕之王
你的孤寂是最灵的吉兆,你的跋涉是最近的机缘
桑树茂盛,它青翠的灵气和紫红的精髓取之不尽
在一片桑叶上卧伏,吮吸,生长,做梦,营建
一直劳作到圆满的到来
我与你永在!”

“月出照兮!”我在跨越时空的席位上应和,“西山
是一个栖所,它被无数的根须支撑
被终极的澄明构筑
我有多疯狂?走过的路程和怀中的诗句就是尺度
佼人呵,请守护好我的迷魂,请让
植桑的少女们加入众虫的歌唱
我要在归宿、宝库和源头一体的场地
停留瞬刻……”


                Ⅲ


    圆满的持有人:静女


天空清纯,时光吐香
在钞票之路无法打通的圣洁之境
我在
我的内心奔跑
另外还有一人也在
我的内心,向我飘来,静女!是你--
仿佛活跃的水气与沁凉的温度凝结成晶莹
我和你要在一个千古约定的时空相遇

我头颅中野草茂密
草根下的嗓子嘶哑
光的七彩和水的明亮从远方飞来
洗濯着我疲惫的肉体
我深信:爱情先于爱人到达最深的位置
如同鹤鸣先于飞鹤、鹿鸣先于鹿儿的到达⑧
置身尘缘,静女递给我一粒露水
露水中有一处城隅和一个夜晚⑨
它闪现不朽的清晰!不朽的澄净!

静!快给予我一个无穷力量的源泉
我要把沧桑中永恒的一瞬这样安排
从纷繁的岁月中取出一个初秋
让所有的星辰翔集在我们相会的草地
在天地之间建造一座茅屋或宫殿
我要早早地站立在青叶的顶点将你迎候

数不清蝴蝶抛下多少具蛹壳
我经历过多少生死的轮回
静!你不要把你的鲜嫩藏在青草后面
你不要把你的芳香沉在花瓣的底部
当你的足音临近 鸿雁狂舞 玄鸟纷飞⑩
我在颤栗的喜悦里深深悲恸
我在内心的荒野失声痛哭
我无琴可弹!我无瑟可鼓!⑾
我无马可驾!我无车可驱!
除了对你的诚挚我别无所有!

静!你不要让我心急如焚
此时此地,时光怒放,天空潮红
我苦苦思慕的静女
在高洁的宁静中显身
那使我心灵迷醉而又狂喜的话语
一句句叫我怎样说出啊
静!你温情的笑容使我的心怀充溢光焰
你美好的激流冲刷尽淤塞我的苦闷
此时此地,万物静穆,至高至上的仪式开始
我激动地接过这划时代的信物--
一根你精华育养成的草茎⑿
你高贵的血脉!我一生的命运!
你宁静的秘密!我完满的途径!
它在我手中闪动鲜红的光泽,使日月为之失色

静! 我紧紧地抱住你的圆柱
一任热泪在尘埃中流淌,此时此地,此生此世
静女之静就是至美
吟者之吟已是绝唱

                  1992年8月-12月,西安
                         2003年定稿.



 [注]
①汉刘向在《列仙传》较详细记载了“游女”这位汉水女神的传说:“江妃二女者……出游于汉江之湄,逢郑交甫,(郑)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二女)遂手解佩与交甫。交甫悦,受而怀之中当心。趋去数十步,视佩,空怀无佩。顾二女,忽然不见。诗曰:‘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此之谓也。”郭璞注《山海经》时认为,此“二女者”系“天帝之二女”。
②汉水女神的故事同巫山女神的传说同样古老,流传久远,除曹植的《洛神赋》之外,杨雄《羽猎赋》、陈琳《神女赋》、阮籍《咏怀诗》、郭璞《江赋》等古人诗作均从中吸取过营养。与此类似,但丁在《新生》、《神曲》中把意大利少女贝亚特丽采(BEATTYICE)作为圣爱的化身来吟咏,彼特拉克在《短歌集》中把法国亚维农少女劳拉作为人间现世爱情的象征来赞美,历代西方诗人赞颂《圣经》中的女神的诗作更是卷帙浩繁。我认为,自诗经时代以后,封建樊篱扼杀了众多诗人(少数除外)心中灵肉一体的爱情的本真光焰,只有《诗经》中的一些爱情诗储存着它永恒的能量,游女、佼人、静女形象所蕴含的凡、圣合一的神性绝不严于贝亚特丽采、劳拉、海伦、维纳斯……我发现了它,并将它激活!从文化心理的角度,荣格在关于男人心目中所有女性心理趋势的化身----阿尼玛的理论中科学地阐释了这一人类共有的潜意识情结。(可参看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象征与人》一书)
③诗经在提到有关婚姻或夫妇之处,多出现“薪、楚”等词,这可能是古代婚俗的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陈设,如以束薪比喻夫妻结合;亦有人认为这是古代婚礼照明用的东西,类似后世的“花烛”。
④《诗经·郑风·出其东门》:“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⑤、⑥、⑦《宛丘》、《泽陂》、《采薇》均为《诗经》中的诗作。
⑧《鹤鸣》、《鹿鸣》均为《诗经·小雅》中的诗作。
⑨《诗经·邶风·静女》:“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⑩《鸿雁》、《玄鸟》均为《诗经》中的诗作。
⑾《诗经·周南·关睢》:“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⑿ 草茎,《静女》诗中所咏唱的定情信物--一根代表朴真而深挚爱情的鲜嫩茅草。
(以上均据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周锡韦复先生所选注的《诗经选》注出)

欢迎访问   [此行诗刊论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