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后卫 ⊙ 弃子微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平方

◎左后卫



给爱妻小雪
结婚十周年的礼物



1.

端坐镜前的你,只轻唤一声:“有雨。”
垂帘涌动,潮湿的风儿便鱼贯而入。
不要转身!此刻你的脊背比鱼类更滑,
踌躇于河洲之间,比野鸭的羽毛更软。
阴郁的早晨越缩越小,灯光睁不开眼,
黎明透出些光亮,精神好生勉强。
这处境真妙,你说,我们可以把梦
拖下水,让水浸到船仓里,多好?
但是,能行多远呢?能潜多深呢?
还要问?且随我入梦,片刻便知……

2.

你有多少种消失的方式?知道哪一种
最令我心惊吗?你躲在水里,躲在
宁静之中,半分钟后,我开始害怕……
当你从河水里突然涌现,甩弄着湿发,
裸体的姐妹,鱼群咬住一段时光,
野蛮的一群,鱼群追逐一片迷醉——
你喘得厉害,频向河岸扭动腰肢,
肩膀出没于河水,黑发沾满了阳光。
回到家,你是草边一尾舒服的鱼,
知道攥紧灵感的最后方式,便是昏厥……

3.

总能找到你,无风之夜有船顺风而去,
熄灭一盏灯,让归航之眼捉住一点真切。
找到你,惟半臂清凉得以体会温暖,
惟子夜飘飞的雨,引发满腔的干燥。
想想未来的昨日,这人好生熟悉,
亦或是此时,告别翅膀的翅膀振翅飞去。
雨水侵略山冈,溢若秋池,聆听着,
白色钟乳石滴哒成诵,而一声轻雷
正把你的呼吸熔化成枫叶——
落了帆,且倚湿橹,听取水声弥漫……

4.

没有琴声,如何打动早春的迟疑?
林鸟唧唧,吐纳出月色,辗转于
雾霭飘移的梦幻,湿气冉冉上升——
溪声每日每夜,于古柏盘根处潺潺,
推理出层层波浪,渐至彼岸之沙……
人说这次第,人说这次第最堪销魂,
便是酒醒了,也找不到能懂的人攀说。
这便是了,更何况数百年旖旎好梦
荡漾至此,纵然多情,也不能大意,
也不能让知更的鸟儿,听去瞎猜……

5.

假设一段狐仙身世,散开发髻,遮住
习惯的委婉,扮一回曾经鄙视的骚乱,
假设没有熟人,就这样出门儿怎样?
沿街顾盼两眼,会发生什么呢?
忽略时尚这么久了,心情还在吗?
你这样想着,不觉窗外又开始下雨。
当雨水一口口舔净了黄昏,灯光动起来,
你说何不到酒吧小坐,去看看那些人
怎样啜饮?怎样迷醉?总不能老是
就我们俩,终日厮守个十平方的心……

6.

游牧于颓废的深处,听雨声淋漓尽致,
冲刷着玻璃。觊觎的目光别去管它,
听着音乐,此时灯光暧昧,最宜狂想。
歌声里,披夜色的男人呼啸而来——
他骑的可是枣红马?脸上可有刀光?
他纵马奔腾远去,留下一缕缕烟草的辛辣。
那就让雨下大吧,让泥泞纠缠他的马蹄,
慢些再慢些,你说,容我杜撰一场惊魂,
在慌乱中,期盼一次迅猛的搭救……
这一番遭遇,你说,想想总不为过吧?

7.

惊蛰时节,古城墙有不可启齿的寂寞,
你的渴望如风中野草,摇曳着,
指向远方的一池饱满,正欲脱身而去。
寺院钟声余响悠长,岂是久留之地?
那么多女子,试了那么多次,终不能
突破一件执拗的袈裟,你又能奈何?
不如煮一壶花雕吧,于款款平仄处,
滋润一些海棠优雅,便是醉了也不当紧,
这许是脱身的方式,听得一啼雁声,
便将早春二月,误作了,辽阔的深秋……

8.

五月的暖风里,藏着一间小木屋,
很小,只有十平方,而且从未长大。
年年花季来看,定是满地的野菊花。
你蹲下来,用低泣唤那只鸽子回来……
扑楞楞飞来久违的咕咕声,叼着什么?
你说别骗我了,什么也不会有,只有
这间小木屋了,藏在年年五月的风里,
藏在年年的寂寞里,守着短命的花期。
若是没有五月,我说,现在陪你来的
就是另外一个强盗,打着另外一把伞……

9.

今晚风紧,落日没有落到河的中央。
其实你的心情,何尝不是这样?
水声无处不在,西风无穷无尽……
沉浸在漫漫水声里,更兼冰雪锁岸,
那棵古槐的耐心,还不算虔诚吗?
你坐在堤坝上,我在水边仰望你,
看你额前的云影飘过,却不知有泪,
已被矜持之手偷偷抹去。
你说起显灵的事,隐瞒了诸多细节。
风,渐渐冷了,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10.

河水之无限,是不可思议的虚幻。
坚硬的桥,纵身越过船只,纵身越过
漫漫黄沙之丘,朝天际一颗孤星追去——
云霞高邈,随风动荡,混迹出
七分庄重,三分忘我的轻薄……
野狐渡河之事,你又何苦伤神?
火红之尾游走于岸,毕竟顽性未改。
莫等闲,只教风雨飘摇,便是蹉跎了,
这一番轻舟夜泊的野趣,迟早也是
不胜酒力的归宿……


2001年3月18日于郑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