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桦 ⊙ 死神浮上来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2年短诗12首

◎木桦



《暗流》  

仅仅是在火车不可能出现的时刻
仅仅是在铁轨铺也铺不到的地方
我们举起手中的棍子朝它的头猛砍
我们把废报纸、烟灰、病孩子重新塞回它们的体内
我们用收购来的鼻子、眼睛、嘴和耳朵再拼一张脸  


《一夜可以装多少东西》  

放大的足球
彩票
砸在我的头上
一夜间砸出很多胡子
没有镜子
刀片
没有肥皂
血从毛细血管里渗出
没有止痛药片  

堵在伤口上的
是半块擦屁股的手纸
捂住嘴,自然
叫不出来
卫生巾
仅仅带着血腥的异味  

今天凌晨,我把
手纸
贴到鼻子上
先用胶水
后用照相机
用相机
是为了把我们
都拍进去  


《梦遗》  

在新镇,教我们初一几何的是
一个非洲女人
当晚风掀开她头上的红色沙巾
你会看见  一口
洁白的牙齿  

一个非洲女人
用她鹰爪一样的手
钳起我的脖子
让我的脑袋
停在睡眠里
停在半空中
至今我仍能感到
她在我背后
留下的那片黑  

我对她充满尿意
还未等我夹紧双腿
在裆里
尿液就混着
另一种炽热的液体
喷薄而出
我眼含热泪
且全身痉挛
我看见
一个女人站在黄昏里
剔牙
一个非洲女人
她洁白的牙齿上
闪着油腻的光  


《肥胖症患者》  

我在胳膊上剜了一个洞
我趴在洞口
向下看
看见自己的骨头
灰白一片  

大雨过后
我爬上屋顶
摘下一朵蘑菇
我就把它插进洞里
我想看见骨头上开出红花
我想看见洞里长出
绿色的蔷薇  


《我的右腿》  

感觉它已不在我身上  

从我的这个方向向下看,它似乎已成为别人的一条左腿  

在雪地上,它长在一头花斑老虎的屁股底下  

它冰凉,寂静地在另外一个空间里弯曲着  

它是蛀虫眼里的一块木头  


《美丽人生》  

我希望去给我买汽水的表妹永远不要回来
我就独自躺在这块废弃的草地上看空洞的天
我那为人兄的想法其实是被表妹的身体击碎的
我拔起操场上的草连同草根上的土一起塞进裤裆
操场周围的楼群里一定有人在偷偷窥视那吃草的牛
偷窥的人群,绿油油的草和冰凉的黑土让我性欲勃发
我抚弄自己的阳具,在黄昏后当万道霞光射向它的时候  



《一块嫩肉》  

站在马路中间
那会让我有坐台的感觉
我每天都会
及时地
坐到那里
样子会很窘迫
时间也会过的很慢
看眼前的汽车
偶尔也回头看看
那些用头,大胸或者手
顶我屁股的男男女女
在我看来
我们都被夹在一块肉里
肮脏,血淋淋地
被夹在
一种肉体关系之中  


《情诗》  

我与你所不同的
是一张脸
光线一直均匀地
洒在我们脸上
能走进我生活中的那些人
站到一起的时候
都会哭,都会笑
这并不妨碍
那些走进我性生活的人们
他们不会哭,不会笑
但我爱他们  


《欢迎光临》  


10个女人
100个刀把
1000个孩子
10000个带血的试纸碎片
100000个往里(回)插的动作
1000000个大洞  


《狭长的房子》  

他举起自己的孩子
面对摄象机
他的孩子在发抖
和很多孩子一样
他孩子的脸是酱紫色的  

今天没吸毒就回来了
沿着河岸
他建造了一座很狭长的房子
很多星期以前
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刀片是种让人不安的东西
大刀片砍大树
一个白天,他在房子里
结果了自己
还没等到遗嘱寄达目的地
还没等到孩子睡醒
还没等到黑夜来临  


《花儿》  

他追上汽车
跳了上去
他身后的人群中
有些人眼睛开始花了
一颗子弹
无论从哪个方向射进
都能将他的脑袋
炸开花
但他仍然是个贫血病患者
终年脸色惨白
经常和我提起他的女儿
2002年一个秋天的傍晚
他坐在车厢里
寻找
那个身藏手枪的人  


《呱呱鼠》  

我喜欢这个美丽的名字为了它
我宁愿在寂静的海边开一个海象酒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