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四行诗8首

◎武靖东



       ■我回来晚了



火车站上2个黑衣少女
自带窗口的大腿把铁轨变甜
甜的程度超过天使腰部
上下的弧度
杂七杂八堆放着郊区的我的脸
爬动在三角形的历史之间
哦这天堂的保质期的确不比那老太太
手推车上的火腿肠矿泉水更长
“嗨!住店吧……”浓艳的床位
滑出乳沟
挡住我的角色
使我从“归人”向“过客”摇晃
12盏灯亮得肿胀
不干不净的车站空无一人

2005-3-8


              ■伙伴



处于故乡和异乡之间
一张张脸的性别象雾
在菊花上散开
罩住10个人的型号
那字,太薄,容易起皱
火车驰过笔迹时
他孤零零地发烫
四周又苦又寒
对面的结局刺过来
一边白一边黑
他闪到局外
它发出宽窄不一的尖叫
摇摇晃晃冲向肥瘦不一的山河
它的黑和白都渐渐衰老
          
2005-3
本诗已刊发于《星星诗刊》2006年1月号



            ■发炎了,云,楼顶,屋子,地面,下水道



病情加重了12平方公里,钟楼西侧的
云,形容摇摇欲坠
只因口碑压出了石碑的脓液
他脸上的墓志铭冒着臭气
十字路口,太阳失血过多,异常明亮
象一具残骸上的十个方向
大好时光烂在里面,7楼的房间蠕动
有血有肉的人在模糊地性交、尖叫
欢颜洋溢。把自己的精子全部转移到一行字里
之后,我还想从这堆灰中脱身
我这个心里没鬼的人又摊上了鬼天气?
这么多灯和地图的花花绿绿
互相刺激,浮力中混杂着重力
将河西路的能见度降低

               2005-3-15


                        ■怀念



一张纸压瘪了三个人
一个残存瘦。一个失重。一个正在变异
在三五成群的鸟影中我辨认
那个平面和平面上曾温暖过我的
若干条曲线
上边的明媚下边的热闹
她们今天已不能享用
一张纸有足够宽的空足够长的冷
而且太白,白的凄惨,白的失掉了
充血的高度和温度
从清末到今夜
在正反两面我怎么也
摸不到象奶头弹起的
那种立体感
2005-3。


                   ■赤脚医生



一张纸跑进秧田坝,治愈了赵家傻女之傻
一张纸赶到垭凹湾,医好了钱家聋子之聋
一张纸登上瓦窑梁,治愈了孙家盲人之盲
一张纸走进马尿水村,医好了李家哑巴之哑
一张纸爬入不知何名的村子,治愈了不知何名之人的不知何名的病症
最后,它却倒下了。村民发觉它的脸,从黄变白,从白变灰
忽明忽暗,与山清水秀形成巨大的反差
村民们提着馍、腊肉、黄豆、鸡和鸡蛋来看它
村民们每走近一步
它就瘦小一寸
狠狠咒骂着虱子般的镇子里的医院,村民们
上前围住它……它在地头模模糊糊地黑了,象药单子上的字迹
或断成一节一节的蚯蚓
又象一亮一灭的一个人影

2005-3

本诗已刊发于《星星诗刊》2006年1月号


      ■怀念那个类似乞丐的朝觐者


  
哪些混蛋把汽车和灯的味道变得越来越脏
他边走身子边留下空洞
春天和冬天混合
他身上的异乡逐渐减少
头上的云比他更衣衫褴褛
他的外形离液晶越来越远
他的表面同他们相比有点危险
我在嘉陵路用曲线和360°角生活
避开了好多正方形的狗
热量在A、B和C的撞击中形成
反向而行我遇见他排泄的标准和数字
他遗落的硬币
温度早已降到我体温以下
我无法确定他路过时的日期

2005-2-3



       ■低层住宅


  
他的反光碰得房间里的
门椅桌咣当直响
他日常生活在他的尾巴之中
那些跳的飞的嗡嗡叫的
都带有层次和香味
都能丰富他肉体
陷在暗影里的分支
花花绿绿的多样性涨满远处的山坡
令他饥饿和想入非非
令他大打出手对这些成群的灰
围观的也只有这僵硬的客厅卫生间饮水机
春和秋在他皱纹里反反复复出现和消失
他朝阳面低速地移动
他要晒晒自己的轮子和电池

2005-1-30



        ■情况已核实


  
光还在嘴角
符号出现在江边
这是有条件的:江水除了包含雨水
还藏有污水,我不需要甜饼和完整
也不需要分割起伏的秩序,呵,天
和地的一页页卷宗!我急于和我碰面
手流出西街的药店,离国道10米远处
她的原形清晰,味道如同幻觉
没有合体的塑料瓶塑料袋塑料绳
没有合体的皮革
秋天词汇越来越少
一群人中没有一个人
是直线
除了我的痕迹

2005-1-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