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丝 ⊙ 空壳剧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4.

◎摩丝



⊙小房间

1

被遗忘
被一种陌生的东西替代
空气的疏松
深入到喉咙深处
我已经轻轻松松张开嘴
却不想说出一个字
我已经离不开
重要或无关痛痒的微笑和哭
幼小的零件
击中我每一处要害
我不由倒下匍匐
象每一个没准备好堕落的女人

2

结果
我把身体挪了个各
那些泡沫消失了
水龙头下
只剩下一些来历不明的浴盆曲线
仿佛真的发生过什么
比如拥有不可告人的健硕
比如挑逗门缝
露在灯光下象一颗橙
迅速地我起来
借水汽掩饰不安
迅速地
我把自己交给衰老这面不详的镜子

3

这房间里的一切
镜子,平静的桌子,鱼缸,烟灰缸,
交媾
非常缓慢地吹过
我身边
而那些忧郁的液体象迷幻剂
混合着奥秘的气息
奥秘
深呼吸
不呼吸

4

惊讶
或许是第一个想到的
但从一开始就如此
在死亡边上走来走去
突然飞快地逃跑了
再一次
不堪的齑粉
嚼进去,嚼烂了,再吐出来
可以捻碎的
被扔掉的,虚设
或者厌恶
不能说仅此而已


⊙对一个词的敏感程度

纯粹是一种业余爱好
还是象过去一样腥

小电影的放映
出人意料地满座和叫好

这些快接近分裂。你若喜欢他
就会紧跟着变成他

怀抱植物的模样
长满了尖刺的吮吸

剩下我独自站在毁坏的窟窿里
无数次企图扮成野人


⊙那时

那时有一朵蘑菇云自脚尖升起
那时的人吃喝拉撒都在屋檐

那时美。我吸纳整个秋天
那时泥人准备过河
他教我阴影的接头暗语

很好。那时还十分清醒
那时夜晚和床互相切割
虚构的线条流畅
都在我心上

但那时开始象梦,真的需要追溯
我认出的一部分记忆长满脸
那时,过于精致


⊙无题

在过去
我们常常讨论某些细节
把它放大或者缩小
然后纵声大笑
夜晚象一朵烟花
忽闪在身上

我们不断穿过城市
藉此推迟回忆
春天广场
巨形风筝的细线
偶尔牵在我们手上
吸引着一些模糊影子
坐下又站起

拖拖拉拉的
还是让抚摸变成了兴趣
想象它在迷乱边缘
如何逼真
如何沿街找回零散的东西
仿佛时间在变魔术的同时
紧张地撒了一地纸屑

更糟糕的是
我们的嘴
已经从容地变成了许多人的嘴


⊙最近的夜里

我挺舒服
不想这么快睡过去
手臂的弧度刚好
环绕成一种完美猜想

关于误打误撞某些天真
或者说重重伤感之后
我的手变粗糙了

改变不了的
你的柔软象一把木梳
一梳梳到腰
支撑长久姿势的些许错位

让我隐藏在黑暗中
想象所有漂亮的女孩子
都有近乎透明的肩胛骨
她们中间薄得象屏风
遮住我的惊谔

最近的夜里
我常常睁着眼
摸着下巴
听指甲长得飞快


⊙愉快的下午

太阳在很远的地方
臭哄哄地晒着
我躺在很软的椅子上
几年前的一个动画片
刚刚脱离了
袭击,但远远不及初始
那几乎接近完美的杀伤力
我尝试想
我是不是已经调动了所有
根深蒂固
接下来进行的对话
类似某种精确度
即使达到了
也只是一种概念


⊙一个冷静的切入点

差不多完成一个不完整过程
偷偷地享受
把脾气丢到垃圾桶去
附和着
一口气数到五十
标准的自恋口气
完了。这同样是一个
沉默的过程

随便。
在纸箱上睡觉
在过道里吸烟
为爱而死的麻雀。口气、语感
都不是真实的


⊙用她的美妙缠住我

神经束、小蚂蚁
我们攀谈时勾紧木头缝
蜷成大颗的珍珠

额上有刺
我从不害怕就此孤独地活着

忘了听具体的声音
是不是从天空里倒挂下来的
我等着无数只说不上名字的虫
把我身体啮咬成完美


⊙有一个地方

让我偷偷摸摸地欢喜
作贼似的
每次都抓挠半晌
想得脸皮发烧
有一个地方
我假装自己是赤裸的

天真无知地冲进去
退出来时带着满足并且伤感
提着我的脚踝

是不是就能倒退回一切的原始日子
所谓的有一个地方
我根本不用进去


⊙算术圣诞

她走不出身边三米
长宽高,请拿你的尺子随便量
她的眼睛是七种不谙深浅的武器
搁在床上
随眨随用
圣经一本
加上枕头除以乳罩
得到一只避孕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