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们动身,去80年》

◎商略



《爱》

不能逆行的单行线
路途上早春二月的垂柳
考勤、电话、服务行业
每一天被平息下来的矛盾
工资、月生活开支
还包括住房还贷
各类白酒和啤酒
肺叶里的尼古丁
诸如悲伤、绝望和平庸的生活

我已爱上这一切
因为我已经没有
什么别的东西可以爱

《固态形式》

这是一个人的群体
我便是我们

这是夜晚,吸墨纸般展开
同一、乏味、贫瘠的静止形式

我是我们的殖民地
我的各种过去、现在和未来

都在做着相同的事
没有出生、衰老和死去

《班主任》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
我们的偶像、短暂的班主任——李
终于成为一个失踪者
在经历同样短暂的南方之行后
他相继成为:
保安、乡镇企业的打工者、
一个面部平静的失业者
和长者们谈及的失败典型

多年后,我看到他
骑着自行车,一弓一弓地
象一只年迈的公虾那样前行
却并不影响我对他的尊敬

《诗歌日记》

[夜,暴雨]

这些声音极不真实
由远及近
细小的马蹄,踏在白铁皮的屋顶
和不锈钢花架上
淹过我的睡眠
渐渐涌入
内心的隐蔽之处

即使在05年
我们的虚无之处
并无什么不同
我睡时,你们也睡了
我死时,你们也死了

[上午,有时有雨]

是闹钟把我叫醒的
一只卡通的斯诺比
罩着黄色球衣
黑鼻子是椭圆形的
活动的。按一下
他就不响了

他还在滴嗒滴嗒地走
永不疲倦。精细的齿轮,和微弱的电流
当他活着
他的活动的鼻子
才有意义
他有十公分高

时间对他,起不了作用
对于我
一个在群体失忆里,获得巨大幸福的失踪者
他称我懒虫
他记得每天唤我起床

《倒春寒》

突然来的,在凌晨
忙乱地,披着异地的云层
和令人熟悉的力量
本来,人们已经忘记了它们的存在
忘记了无常的潜在规则
关于春风、单衣
和郊区田塍上的自行车
被察觉的原野气息
多好的时候,它又重现
但一个早晨又破坏殆尽

《紧张》

门开着,有人提着梯子上楼
提着梯子上天国
云彩的阶梯,身边说话的黑衣人
我见过他们的脸
一团糟,但不认识
那不是平原
而是一个动摇的山峦
他们说完话
(我从来记不住)
就转身,成为一片树林
我在树阴下流汗,后来就醒了
但还在流汗

《郑巷》

我去过郑巷,很多次
都是走着去的
有时去看桃花
桃花没开,就去看镇上
糖果店的漂亮女儿
有时只想顺着公路走走看
不知道究竟有多远
一直向南,有群山和很多小村庄
还要穿越铁轨和一条河流
才能抵达大海
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

《89年》

想起89年,我们在细雨中呼啸着
敏捷而有力,有着老虎般的美

但我们总是一边回忆,一边忘记
词语嵌进了逝去的时间

曾经活着的,现在都死去了
记忆干净,就象积雪覆盖的草坪

《清明》

经过项旷山的丘陵和田野
还有公墓里新鲜的泥土和死亡

“这些肉体,要腐烂
好多年,才会消解。”

风里正有细雨,撼动着我们
就像一些回忆和词语

《出行》

郊野上的春天
应该远去了
白天越来越短
这一年会过得很快

不过我有足够的时间
快一点,或者慢一点
都无所谓了
那一刻总会到达

《上虞:93年》

那是93年的金鱼湾
夏天的小山,有短促的虫叫
松针都黑乎乎的
这一年,有人
在其中一棵树上吊死
夜半再也无人唱起京剧
就读三言两拍
看见对窗的女子熄了灯

《龙山路的一年》

我是春天来的
坐着小货车
路边梧桐树的大叶子
在风里哗啦啦响
就到了龙山路
那里没有朋友
也没有认识的姑娘
于是只好坐着
每天读史记
读了一年
又在春天回去

《听雨》

半夜,躺下听雨
声音直立着
雨声垫在身下
做的梦,水一样流来淌去
很安稳的样子
似乎过去的
所有光景,又重来

《红光村》

在我们的西首
在河流的隙缝之中
乌托邦一样
静静地升起炊烟
这是镜子里的国度
在黄昏,从里面出走之人
将不被再度进入

80年,我的年幼的伙伴
他的饥饿和绝望
将会在姚江的支流之上
云彩一样飘荡
如今,死亡
和幼小的坟丘早被荡去
许多年了
我仍不能让他复活
悲伤和爱,都在夜晚集体进入
我也不能赞美
其中的饥饿和贫穷
这易被遗忘的小小状况

《我们动身,去80年》

去吧,儿子,看电影
去花龙堰,去浦沿,去陌生人的垫桥头
那些夜晚将重获自由,高音喇吧的恍惚声音
也不再在十五瓦的电灯下折磨你

人太多,就站在幕布后
这是我的经验
也不要怕下些小雨
没关系,胶片沙沙地响
一大片湿湿的头颅多么安静

《明室》

十六年前看到过的照片
不过是更泛黄了些
里面还是七个人
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
我在其中,嘴上嵌着绒绒的毛边
那是在89年,如今还是
一点都没变

但我能说出,现在
一个死了——在酒后跌下高楼
三个在外谋生,不明
还有一个商人和一个公务员
剩下我,正捧着这张照片

《照片》

看出些什么了?陌生人
这些没有年代的秋天场景
一定很寂静
也没有明显的黑白
更象是黄昏将尽
秋风里暗淡的旧时光
在他们的眼睛里
一动不动

只可被复制的时刻
而不可被重复
在这之前,和之后
他们看到过什么?
说过些什么?我不知道
过去了那么多年
但我仍赞美着
这纸片上的小永恒

《怀念海子》

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你
为了你被收割的麦子
为了你的哭泣的姐姐
为了那块被时间擦得锃亮的亚洲铜

当我还在写下点什么
当我想起你,远方模糊的死亡
之后,列车的汽笛和蒸汽
一直在那个年代的春夏之交

呼啸和笼罩
那个逝去的年代、和逝去的人啊
我在暗夜默默回忆
在一张纸上,呼唤出你的名字

2005年3月25上午即时

《明夜》
——3月25日夜,再读海子

我不知道,你的这一夜如何度过
天已经大亮了,人们才刚刚睡去
你想起麦地里的童年,昂贵的铜
一切都那么远。如同今夜的春天
你一定在自由和沉默之中看到了
死亡,看到了在灯下弯曲的春风
看到了孤独者在自语中的失声.
我不知道这一夜,有多长,离山
海关有多远,离那列火车有多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