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天书

◎巫嘎



新门街


越来越暖和了这天气
但这与春天何干?这屋子220平方
写字楼
办公桌,电脑后面电线缠绕着
黑、白,粗、细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10个双孔、三孔的
大号的排插后面的电线缠绕,胸肌从汗衫上鼓起来

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整日亮着
默念无人售票车的自动报站音:“车进站,
请注意安全,……”
自动折磨装置,晨昏昼午

本车无人售票
欢迎无人来到乌有之地
2005、3、11


春天书


洗澡时洗到骨头,哗哗响
浴室的烟雾
镜中倒退小滴的脊背
骨头里都是烟雾,都是大水
骨头里的烟花,性器--这可怜的小家伙
动物蛮荒,哗哗响的骨头

每夜性器陈旧充满金黄的油菜花
眼圈乌黑
2005、3、9


在大厅里


一个大厅,灯全打开
白炽灯
端坐中央
依次想到玩牌,打台球,悬挂在天花板上的
马,牛,羊,孩子号哭

大街如残羹
快要天亮
椅子崩溃,想起你:你分成两个人
2005、3、9


在Q城,夜景


古老的中山路,那些元宵的灯笼
还挂在檐下
红通通的
树上的满天星迷离闪烁
十字交叉的新门街大放光明
无尽的电流勾勒出这重叠的飞檐
泉州红的仿古建筑,呵,美丽的夜景

无尽的摩托车,崭新的汽车!
赞美这埋在地下的引擎!油门,发动机
无尽的电流,无尽倒春寒中的空调
无尽的耳机中凄厉的秦腔、高胡齐鸣
所有人轮换着无声的两脚之地
2005、3、1

手工


在泉州
在中山中路,打锡街口
一个店叫食草堂:专售手工制品
比如皮革钱包,上面印着毛主席头像
“为人民服务!”

我买了两条围巾
一条粗布红绿条纹,一条蓝底印白花
一条给你的
另一条给你

瘦小的你,请别再伤害自已:用反问句,用MP3的耳机塞子
塞着耳朵
更高的你,严肃的妻子,我爱你
2005-1-22

祖母去世


叫出妈妈者,为人子者
是肉身
父亲,你为你母亲咬的乞丐碗
碗里的黄瓜,青菜
我看着你,我哭泣
我的母亲先于你的母亲去世
那时弟弟那么小,几乎扶不住
那是正月
母亲的眼泪止不住
无法放回她的眼眶
为人子者,肉身的我叫出了妈妈
从此成了孤儿
从此万贯家财无以安慰
父亲,你的母亲我的祖母
在一束稻荐下的盒子里
生死枯荣只是时序,可以无忧吗
不,人子无法免于悲伤
2005年2月18日


轮到我了


在大雨中
树上的雨滴,地上的雨滴
梅岭路餐馆前的雨滴
我在《烟》中写的花圈店的雨滴
在大雨中

用MP3耳机塞子塞住耳朵的人
轮到我了

寂静的大雨!
耳朵里京胡,板胡,秦腔,琵琶,唢呐齐鸣的
大雨
在梅岭路的正月夜晚
我打伞,大雨追着,走在寂静的人间
2005年2月18日


春天


是个春天的早晨
睡得很好,很沉,在睡眠中把一切都忘了。
黑暗到窗纸发白的时间里躯体在“睡”

安宁,没有梦魇,它只在睡。多么好。

起来,仿佛一切重新开始。
走在街上,呵,腊月二十八了。
街上蓝的雾气,湿的。如同口中的。
喝隔夜的冷茶

如同树木之间湿气迷蒙,你的瘦小身体
陌生的疆土
2005年2月7日


空无之镜


南风天,街上树木中间湿气迷蒙
房间里地板返潮,镜子如同海水
漫上湿的脸

空无之镜
无人之镜

蓝色海水之镜
姐姐,为什么有人总是成竹在胸
“先这样吧,先这样吧……”
先这样吧?

我,你或她凌晨3点的火车
黑暗的火车,10年前的收音机
2005年2月7日


风筝

在Q城府文庙
老人躺着放风筝,躺在草地上
姐,那
风筝越飞越高,压塑照片
碎玻璃天空
2005、3、14

县城诗


那个朝纷飞的梧桐叫骂的扫地人
歪头,咧嘴
他死在哪一年春天,梧桐不落
葱茏,滑过的树枝里
一枚洁白的牙,不吃荤
不刷牙

习惯,一日养成
看表,喃喃:我掌握不了时间

泪水,小瓶小瓶的萤火虫
飞在你的脸边

那个扫不尽落叶的倒退的人
习惯,一日养成
爱,一日绝迹
2005、3、14

县志诗


再大片的梧桐也包不住火
我躺在窗边偷看

卡车驶上东门桥
一车货物变轻,露水旋转

卡车日夜过住,下一辆如同赴死者
空无一人,重新睡去

你打台球,吃悬垂的灯泡
喝苦啤酒

顺漂亮的灯笼照亮谎言住上走
大片大片的梧桐叶像一条回家的夜路
2005、3、14

哑口无言


大雨中流泪
死无对证
星星里找灰烬,被眯了眼
轻佻地说爱啊哎
一阵风吹走十年
十年里你老成百岁
值得庆幸
在天空中说:喂,大地

在大地上两脚深陷哑巴吃了黄连
2005、3、14

在Q城,150万打工者


钟楼肉棕店,吃一个肉棕加一份排骨汤
大钟立于路口,指针指向你身上的排骨
8点半
店铺明亮,灯火通明,店前的树木叶子柔软
纠正一个错误:“食草堂”位于另一条巷口
但来不及纠正另一个错误
这里的巷子很多:花巷,金鱼巷,指挥巷,府前路
人很多
夜晚我在百叶窗里睡,只想写一行诗
一行烟囱般消失的诗,人很多
2005、3、12

在Q城,金鱼巷


金鱼巷,花巷
汤圆店,重庆串串烧在文庙广场里
南音研究社搭个小戏台
尹尹呀呀
榕树苍老,孩子在树梢
放风筝,蜈蚣,老鹰飞上天

小鸡苍皇过街

皮肤燥热,热烘烘的阳光
打工的小女孩穿平跟鞋,烫黄头发,小胸脯,小臀部
某处湖水拍岸,眼波横
2005、3、12

春天书


堵住树汁
堵住双耳
陈旧的性器
新鲜的花

镜中
漂亮姐姐柳眼梅腮
漂亮姐姐春心不动

花柳梅毒
马放南山
2005、3、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