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漠子 ⊙ 潘漠子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盒子

◎潘漠子



盒子          

(1)
盒子打开着  
在所有可能承受的地方
在流言里,在碎语中
在所有可能浮肿的情节里
一只盒子参照着水蚌被打开
想像中的内容空着
没有气息
甚至缺少值得怀念的形状
它沉默着
仿佛一幅铅笔勾划的裸女草图
丢下几条不含水份的线条和
一片略显肮脏的阴影
它在情欲外沉默着
看不见有什么动态
也猜想不出有什么象征
风,有规律地吹进来
又有规律地吹出去
没有填充什么
更不能带走什么
风吹拂着空盒子  
流水洗涤着女人
一些平常的日子
就这样相互听见了
各自轻微晃荡的声音

(2)
盒子空着
盒子什么时候开始空着
盒子为什么空着
盒子里有什么东西
盒子里的东西有什么用处
盒子里的东西哪里去了
盒子被什么欲望掏空了
空盒子为什么要扔在这里
空盒子还有什么暗示
盒子空在议论里
当一团疑云被强行搬开
更多的疑云会涌现出来
那么充实而刺激
像盒子里的阳光
不动声色地游移着

(3)
一只空盒子
它可以再装点别的什么
它的选择显得辽远而茫然
可能是几张陌生的名片
几片分不出年代的胶卷
或是写了称谓的信函
几枚闲置的硬币
这些构成生活的蛛丝蚂迹
它们相互混淆
却又彼此明确
而盒子里原有的事物
一本书  一瓶酒
一片比心灵还要易碎的陶瓷
也在无意中改变着倾向
这只空着的盒子
一只手掳掠了它的内容
另外一只手忙着补充
盒里盒外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它放在那里
组成了更加精致的空间
像江南的歌台舞榭
当我卸妆离去的时候
往往是不加思索地遗忘
而前面的路上
会出现更多的空盒子
把日子分成一格又一格
有的蓄满泪水
有的结成蜂房

(4)
一只盒子接近一种作爱姿态
一个地点
一次吻合
盖子一经打开
就再也无法关紧
它被人们偶而修缮
更多的是顺其自然
它虚掩着
我虚掩着
整个世界虚掩着
这么多的壳
生疏而神秘
好像每一种尺寸都很合适

(5)
我不能去界定一个盒子
特别是一个空盒子
我身在其中
常常擅自越界
到处转移着身体的垃圾
我的母亲已经很旧很小了
旧得边盖子也不见了
我不能再在她那儿
寄存一些似是而非的事物
她曾经深情地装过我
那是在春天
但她不可能再次发芽
她把这事件转让给我的妻子
她是我的出租屋
依旧很温暖,也很潮湿
混杂在众多的快餐盒中
显得沉稳而含蓄
我居住在里面
被她勤劳地使用着
我们互相交换互相开垦
从来也不曾安静过
更多的时候我像一间手术室
被医生从外面轻易地打开
被病人从里面轻易地关闭
我的爱情
来源于医生  或者病人
也有可能是探视者
他们像蜂群一样涌入
又像苍蝇一样退去
如果有什么幸福降临
那一定是我的产妇
完整了招供了一个更小的盒子
那哭声,那压抑后的哭声
不仅仅意味着被打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