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漠子 ⊙ 潘漠子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凝视

◎潘漠子



凝视

明天可能是终结的一天
在花卉的簇拥中
一切都在无言地松开
叶子松开了谷粒  
旅客松开了房间  留下空地
琴弦松开了  一片哑然
在平淡的夜晚
死去的女人凝视你
提醒着你的劳动
她卧在众多充溢蚕丝的女人中间
抛掷着流星
她想把光明的过程传达出去
督促你
带上焦土和木炭走到寒冬的另一边
她在黑暗中发光
在透明的产房里给你回信:
春天多雨
要把鸽笼移到干燥的地方
把苗圃里的水朝海的方向指引
象雀鸟一样
安祥地善待萌生的绿意
一生只有一次绿色
对于严肃的生活已经足够张扬
或以此为荣耀
她的躯体中贮藏着煤矿
只要你能凝视
通向火光的道路便会浮现出来
闲散的人群便会悄悄分离
一部分消遁
一部分向你举起羞愧的双手
索取秋天的工具
你可能觉察到她的笑意
她的花粉与孵化的心愿
练习她留在古老尘世上的语言
指认并挑选这一切
在未知的篇章和未落的夕阳下预报这一切
她说出
留住的东西会以风的形态刮过这一切
红于鲜血,轻于浮云
比你的镜子更能明晰这一切
比你的渴望更能掌握这虚空
停下来的人回望你
含着昄依的泪水冲刷你
召唤你,一起流过这地狱
她一生的积蓄就是这泪水
多么贫穷
她倾其毕生的泪水托举你
馈赠你的江河
比梦更深
在洁净的陵墓里,安排你
守至你的复苏
守到提前获得来自明天的宽恕
在荒废的花园
她的采摘充斥着分娩的苦痛
纤弱的脐带联系着你
谁举起这把剪刀
谁将控制这秩序
谁在享受打扫的快意
遵从于你
把她的孩子领进雨雪交加的心灵里
识别你,判断你
并且按照你的黎明来刻划末日
在她的乳汁中默许这次质询;
来者如水,逝者澄明
你的花瓣必然飘零在蒿草之间
踩于荒蛮之地,试探她
怎样用心中的双脚度过春天
带着羞愧的色彩
在大路上将枯干的果核出示
你将一个人完成这笔交易
在平淡的夜晚
一个人要独自激起一片壮阔波澜
她的琴声
堆积成乌云深沉地将你压抑
或是庇护  
默默地求你
感知她的湿润身体  震颤着
从累死者的口中获悉她的萍踪
以艺术的名义安葬这一切
她的百合
她的昆虫与她所示爱的陌生人
她的有毒食物,钻戒
草绳与饱受约束的诗章
以你的名誉平息这语言的风暴
虽然耽搁已久
她以女人的名份裨益你
篆刻你的徽章
仿佛你早已经看到
并且想在光明中掩饰
一定还会留下什么
揭开浆洗的帷幕一定还有一支铅笔
庄严地划在精髓里
沉重得恍若一把匕首
挟持着阳光的信念
用爱的流水晋见你,规劝你
阻止绵延的哀乐渗透到无穷的空间
在那里,在此刻,有她的女婴
正在黎明中幸福地醒来
喊出你的名字
仿佛在感召自己
她为彼岸的苍老行人所陶醉
她凝视着白发  美的象芦花
在你的逗留中获得超越的经验
在漫长的煎熬中
在洞穴,在内页
耗费整个夜晚去激动这盏灯光
赤裸着,在这曲折的世界背后
听见了忧伤的恋歌
然后轻轻走过去,抱住了你
通过煤的意志竖立你,喂养你
通过众人的泥潭
她承负了众人的罪责
她说出:亲爱的
她回答:我的孩子
尘世突然停顿下来
只有残阳普照群雕
你沉浸在巨大的忏悔中
引领着搬迁者
泅渡她的精神长河
你努力地仿效这一切
试图通过本性来续写这份悼词
明天是最后的一天
在平淡的夜晚
你所凝视的所有光辉
都是她的碎片
你所听见的所有声音
都源于她的器乐
止于她的倾诉
你遇见的所有人
都将聚拢于她的子宫  成全你
在大地上把 “母性”这个词勾出
生命就已经忘却高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