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漠子 ⊙ 潘漠子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他一直坐着

◎潘漠子



他一直坐着


他一直坐着,很安静
看不出,有不坐的意思
他的椅子,很安静,
听不出,有任何怨言
他一直坐着,四肢下垂
象被解开的,四根断绳子
看得出,这是放弃的
意思。他有眼睛
但看不见眼光
也许,他的眼光,就是窗外的
月光。辽阔,松弛,
无聊地,照着
他一直坐着,无聊,松弛
辽阔地针对着
包围他的问题:
一个不断催促的
少女。和少女手中不断催促的
鞭子。看起来有问题的鞭子
只是一把计算问题的
直尺。或是一条,守在窗外的
笔直的马路。
他好象很排斥
在他的屋子里。确切一点
在他的洞里,看不出,
笔挺方正的意思
圆的桌子,弧形的女人
动荡的窗帘,遮住墙角
耷拉的阳具,陪伴他
坐着。大蜗牛慢慢地
带来了小蜗牛
蜘蛛,慢慢地
顺着他,爬上爬下
每爬一趟,便留下一条
解决问题的绳子
每爬一趟,他的椅子
就变白一次。
好象是从他身体里抽出的
骨头。他一直坐着
看不出,有不坐的意思
高兴的蚊子,有吃的意思
蜘蛛,发出奸笑
有得逞的意思。他就这么坐着,
不全部散开
也不全部凝结
他所面临的问题,有消失的
意思。蜘蛛慢慢地
消化着蚊子
老妇,慢慢地,全面地
消化着少女
白蚁,有消化椅子的意思
他有站起来的
意思。一瞬间,只一瞬间,
他蹲在了墙角
一瞬间,白蚁沙沙地哭起来:
没想到,没想到,
他真的有意思
他是一个
驼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