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漠子 ⊙ 潘漠子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婚纱---致妹妹的安魂曲

◎潘漠子



一切死亡都是幸福的高潮----题记


哦,死亡给予她婚纱,她默认、她享用
呈现着被掠夺后的柔软感

哦,死亡赠与她胚胎,照看胚胎长大
并且把她的乳房之门紧紧关闭

她是谁的丢弃物,是谁的玉石?
她是谁的理想之坑,把时间埋入?

揭开她吧,她的胎盘里是否还有月光?
可以种菊、植梅、咏叹?
她的蜂巢里是否还剩有情欲的蜜?

看吧,我的她,我的琥珀正在谨慎地形成
在淤泥之上,虚无之下

赏月者被月光摧残,看吧
心灵的溃烂处,聚集了秃鹰

需要把通体溃烂的词语捡走
把词语的寄生物捡走,倾倒在没有品格的地方

在什么地方?为了什么?她又凭籍了什么?
可以这么平静地倾倒了死亡?

而我多么想把她的乳房偷走
把乳房里的黑夜偷走
把与乳房相似的思想偷走

多么想为她的孩子换一个暖和的母亲
哪怕是一头奶牛就已经足够
 
多么想为大海换一次水,
多么想执掌,属于死亡执掌的一切江山

那怕是一些碎壳,也能在人群中感受她的完整
看吧,她空了,干净了,没了

看吧,而今连填充这一切的气息也流失了
她默认,炊烟停止的气息,翅膀折断的气息
行者与送行者相互拍打的气息:

向死去的妻子求婚,向未知求婚
向一切的苦痛求婚,向被痛苦塑造的一切求婚

向莫名的野花求婚,占据它的无限
向经验求婚,乐意被经验扼杀

看吧,连墓园都不是尽头
向十字架和制作十字架的手求婚

哦,做一个石匠吧,向我未完成的,未来的
不可继承的,不能评论的雕塑品求婚

向她的不可继承的遗产求婚
向做为遗产的她求婚,说不出自私

向她的火焰求婚,向被火焰占据的无限求婚

看吧,我的睾丸里荒芜一片
连一只蝌蚪都没有
连一只蝌蚪所容身的露水都没有

只能向一些纸人、泥人,木偶和幽灵求婚
捡出里面的骨头,不说害怕

向丢失了偶像的骨头求婚,不说凄凉
向自身求婚,向自身的胚胎求婚,说不出疏远

而今我做为岁月的妻子
正在披上由死亡把持的婚纱,说不出悲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