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 ⊙ 写给我的婧婧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老院

◎王璞




一辆卡车从睡眠旁轰鸣而过,
窗帘的魅影还在唬小孩儿。
梦里,一群伙伴放学翻墙头,
把工厂的废机器当坦克开。

院里人多时,围一大锅面条和
一块电子表。还有黑白电视机。
“春晚”让老姥姥一下子老花眼,
姥姥换台听河北梆子。

在院外的坡道上,我们跑着,
像黑铁色的滚圈。姥姥不在家,
辣酱就在表哥的嗓子里乱跳,
榨菜在油乎乎的商店里等表姐的

零钱。我和隔壁小裁缝猜谜,
他猜得到杨家将,我却猜不到
他的伤心;猫儿在一旁悠悠地
打呵欠,在我掉牙的某一天。

一转眼,就是冬天,屋檐的泪
结成冰凌。我没有去老姥姥的
葬礼,一直在门口等妈妈,等
啊等,听着房顶上烟囱的干咳。

人们都到哪儿去了?满天的星,
随着第二场雪落下,盖住小院;
这一次,是一列火车打远处缓缓
开来……然后我就醒了。院中央

孤独的瘦梨树挂了几只酸酸的童年。
2002,冬,
2005,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