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年之诗II

◎胡赳赳



二月十日


一、金条

贮存大白菜的坛子,用来存放金条
好不好?
缝满口袋的风衣,用来存放金条
好不好?
放在二楼的寿器,用来存放金条
好不好?
给黄狗打一条金链子, 也许
它的叫声中会多一些喜悦
给时间镶一道金边,也许
它的三寸金莲会淫荡得不知所措
给院子里的树施一施肥,洒一些花粉和金粉的混合物
它的风烛残年中的新年,会飘出阵阵肉香

二、闭上眼睛许个愿

睡眠之神,领着昏人,穿越床第
大雾之城,灯火不明,惹人三思
明日之星,今夜无魂,魂中无肉
大路朝天,由床拼成,大被同眠
岂曰无衣,与子同年,鞭炮中伤天空
岂曰无袍,与子同老,烟火温暖我的胃

三、独守空房

实际上许多人在一起,我仍觉得在独守空房
许多人围在火盆前烤火,说笑、嗑瓜子、诈金花、看电视
间或起身续一杯茶水、拼高桌子打麻将,将浓浓的肉汤端来
我仍觉得在独守空房
短信上第一百零八个新年的祝福如期而至,挎包里多了一些过年要看的书
电脑里多了一些过气歌手的歌,回家乡过年的行李中有一个大大的碟包
里面是男人一生中必看的50部电影,我仍觉得自己在独守空房
电热毯给我南方湿冷的睡眠以温度,钱夹里的钞票壮着我的赌性和贺岁的胆子
老屋里的历史在新装修的墙壁上留不下任何影子,我偶尔能看到高墙上的枪垛
天井角楼上的木雕,祖父用牛皮纸一层层包裹着的族谱,还有二楼的猫喘声
朝天竹上怒放的枝条已经在某个上午被几个弟弟阉割了,所以大雪来临时
没有压弯它的枝头,它像一道笔直的凝固的烟火,冲上了天井上方,它能看到屋脊
它能看到我独守在空房之内
我所独守的孤独为我所憎恨

四、爱情

这个害羞的词,只有已婚人士才能轻易说出
这个使血液不安的词,越在乎离你越远,越不在乎离你越亲
越邪乎越恒久远,越明年我憧憬她

罗大佑唱停不住的爱人,郑智化唱我依然爱你,但我不会再回头
郑钧唱我知道你失去的远比我曾给你的多,沈灏唱热爱的挽歌
这些唱法和技法不抵一句古老的民歌: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身为已婚男人,我只有与老婆聚会,
与已婚人士交流结婚的心得、对哺乳的看法、计划在来年的春天还是秋天栽下我的种
或者与中国阿甘,这个即将变成已婚男人的种马,喝着毫无烈性的啤酒
温文尔雅地看着落地玻璃外的广州天河路,似乎漫不经心
却已步入中年

五、记者

(“男人为记女人为鸡,命运大抵相同。”----摘自某人新年短信)

我每喘一口气,就是一首诗,我每射一次精,就是一首诗
这些你记录了吗?
你怎么可能记录呢?
你凭什么记录呢?
你有这种能力吗?
我每喘一口气,你看不到,你只能看到我落实在版面上的精血和汁液
里面暗含一种消化酶,在电脑前的枯坐时,在充血的眼球上密布着思维时
在发疯之前安静时,在你们发指之前时,在暗算这个社会及被这个社会暗算时
我躲在角落窃笑,你抓不住我,我的父性复苏时,你也拦不住我。
我每射一次精,你不一定能达到高潮,但你至少能懂得
有一个男人,为你殚精竭虑,为你手捧诗篇
哄你入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