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明 ⊙ 向明诗文看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詩宜自出機杼

◎向明



                    
                一一老詩人綠原對詩的祝願

         一枝花?
         一枝花的影子?
         被路灯投射在
         病床的玻璃窗上
         論是花還是花影
         都令我歡喜
         是今年最后一朶翠菊么
         還是那位好心人
         用一枝假花來安慰
         我對生命的渴求?
         呵,不論是什麽
         都令我感激
         何況就是影子
         影子也是真实的
         人有影子才是人
         世界有影子才成世界
         偏我躺在病床上,
         讓自已的身體壓沒了自巳的影子
      這是剛過八十大壽「七月詩派」詩人綠原在病床上所寫<病床上>組詩中的第五段‧綠原對我等前行代詩人言、可說是一個早就耳熟能詳的名字‧他在1942年出版的第一本詩集<童話>曾經影响我們初習寫詩時的心情甚深‧很多當時習詩者的詩中,都有他的影子‧其中以弱冠即遭不幸的詩人楊喚最能承接綠原的詩風‧
      這首<病床上>組詩中的一段,寫得非常平白、却表現得非常幽深‧十足表現出一個為詩奮鬥一生的老詩人到暮年無力的躺在病床上的落寞無奈心情、連投射在窗玻璃上的花影,他都覺得可愛,同時肯定影子對人,對世界的必要,而他自己却躺在病床上,不能站起來,因而出現不了影子‧他的詩句却說「讓自己的身體壓沒了自已的影子」,讀來真是令人鼻酸‧與綠原同属「七月詩派」的詩人曾卓,在去年病逝之前寫過一首詩叫做<沒有我不肯坐的火車>,也是在重病無法走動時所道出的一種心靈願望‧他們都是因牽涉「胡風事件」被打成右派勞改蹲監了前后一二十年‧身心都受到廹害,終至造成老來的悽惨‧
       綠原既是一位詩人,更是一住翻譯家‧少年時通過廣泛的閱讀就認識到英語世界的惠特曼,桑德堡,法國的波特萊尔、德國的里尓克,歌德等人的作品,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逐漸意識到,滿足於在風格上與某詩人近似,畢竟是个誤區,憑借笨拙而遲鈍的探求,自覺地建立自己的風格,才是唯一的出路‧他堅信古人所云﹕「詩宜自出機抒‧可寄人籬下」是一句至理名言‧
       寫譯均經驗豐富的綠原,對於中國新詩雖肯定它有歴史認可的成就,但也抱持滿腔的希冀與期待‧最近他在接受訪問時就道出了他對詩人及整個詩的走向的不凡觀點,這些觀點都很貼近詩的現实,很少有人会是這樣坦白的說出來,他認為新詩發展前
途仍取決於當前已有一定成就的詩人們繼續努力,他有几點祝願貢献給大家‧一‧充份認識到創作的艱難,以博兔如博虎的精神挑戰‧每次提筆要像第一次寫,才不会為省事而蹈常襲故,以至重複自己﹔又像最后一次寫,才不至吝惜最后一點潛能,而留下遺憾‧二‧作為完整意義上的詩人,能通曉整个文學領域及其各部門的異同,從而不斷開創新的可能性、三‧除了会寫詩,還得下功夫把漢語寫好‧漢語欠鍛煉,擺不脫與社会相隔閡的習慣性的「綺語」,是不少青年詩人的通病‧四‧不為詩名所累,不以詩人自居,以普通人的姿態和普通人交朋友,是詩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基礎‧五‧最后,把詩寫好的同時,把人做好‧詩與人的一元化是詩人之為詩人的先決條件‧
        對於整個华文詩的走向,他也有几點提醒和関注﹕
        一‧活得久一點,便可清楚看出,萬事萬物都在变,其中色括了詩‧每个時期的詩都是時代精神之花,足以傲視過時的,陳舊的,衰朽的一切‧歴代詩人都殫精竭慮,試圖擺脫周期率的宿命,但却不是主觀期望所能保証、如何從這些精神機體的衰變過程
中,發現並保存特定的「遺傳基因」,以提高詩人的優生學水平,這似乎是尚未出世的藝術科學家的任務‧
        二‧在複雜多變的世界,現代詩作作為現代人的生命體驗表現方式之一,其所需要和佔有的主題和題材照說是無限的‧但就有限目力所及,更常見的却是與鄰人無関的身邊瑣事,未必逗趣的寵物,並不認識的花木,未曾登臨的山水,對於略帶社會性的生活內容,則畛域判然,缺乏對人類,對族群命運的尊重,缺乏崇高感,缺乏悲劇性‧
        三‧抗戰勝利五十周年,沒有詩‧慰安婦在飲泣、沒有詩‧當年納粹暴力下的被廹害者轉而成為迫害者,沒有詩‧目前以恐反恐,更沒有詩‧是不会寫?是不方便寫?是不屑於寫?還是寫了發表出來?搞不清楚‧經過两次大戰的讀者、至今難忘當年拍案而起的詩人們憤怒的歌声‧
        四‧世界上是沒有頂峰式的大詩人,波特萊尓是一個,里尓克是一個,艾略特又是一個,但須知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也都只是一个、並非後繼無人,而是作為頂峰,他們都只能是唯一者‧豈祇頂峯,任何有出息的詩人都應當是个唯一者‧他們留給后人的教訓是﹕既不與人同‧也不讓人同‧
        五、懂不懂從來不是檢驗詩的好壞標準‧有些詩因意蘊含量高而不太好懂‧那不要緊,只要其中意象和意境向讀者開放,讓他們能够重複作者原有精神漫遊的軌跡,從而成為詩人的知已,甚或從而成為另一个詩人‧怕就怕,故作高深而求助於晦澀,將或有的意象和意境逐一封閉,使讀者始終不得其鬥而入,只能在幻憩林中的虛構城堡外面徬徨‧
         耆老的詩人綠原非常謙和內向,連我尊稱他一声前輩,他都一再的許‧還說他大不了我幾歲,事實上在詩藝的成就,在對詩的生態認知上,他確实高人一等,他的這些發人深省的觀點,我相信大家都会折服而有所警醒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