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肖家河诗稿

◎宋尾



肖家河诗稿

我将你擦拭得无以复加
我等你归去前告知
对干净的赞赏
你如此明亮
藏在暗夜
如此怀疑不肯信任
你对干净的感觉或许
就于人世的虚伪
对弟兄那般亲热
生来我们就爱这样
就爱这无以复加的蠢事

肖家河诗稿

走过场不会照顾细节
吃着喝的毫无规矩
玩的时候我们
对划着挖心掏肺
我们走村过店锦衣夜行
都是好兄弟
怪我装神弄鬼
偷吃供奉
临走时我说多么悲凉
不会照顾
细节狼籍
吃着喝的理所应当
临走我泪如雨下
不该让你们硌得难受
不该冒犯——
我的大人

肖家河诗稿I

从这边看那个笼子
从笼子里瞧见我蹲在
对消逝的惧怕中央像个圆圈
滚动在楼下的树林
从这边我瞧见自己完整地剥离
他们在那盲目的
下午说再见
深夜时回到笼子
紧紧挨着呼吸

肖家河诗稿I

它们的变化让人担忧
它们急促得
毫无停顿的时刻
随它们悸动吧
随它们欢乐吧
那抽搐
那彼外的生命
把它们当成亲人那样
试着握紧
再松开——
那些细密的尸体

肖家河诗稿I

深夜的窗前喧哗
在深夜的喧哗堕入宁静
细长的镜子前面
那里是一面
不可确信的边际
单薄的事物
在模糊里聚集,发散
镜子内的轮廓
消失了强烈的反光
没有此刻前的躁动
连失望不都失去
我断续将尿撒入
窄小的饮料瓶口
断续的撞击声里
卡车驶过沉睡的鼻息
我俯身闻见暗处
手指上水果的香味

肖家河诗稿I

我们拥抱的一瞬间
数不清的尘埃聚拢
数不清的时间溜走
我费力地从熙熙攘攘里
挑拣出你们喜欢的茶馆、街道和商场
我挑拣的时候
数不清的尘埃分散
数不清的时间
从我身体里溜走
那些那些悲哀的时间来了又走
那些场景也许不可能再有
我们拥抱过后
便成彼此的陌生人

肖家河诗稿I

后来我们一起喝那口井
一起离开凿子岚桠的家
后来我一个人回去
你来到肖家河一个人
赤裸地睡觉
让我们一起喝光井水吧
乌有的井
橙黄的井
我们不要离得太远
不要在六月徘徊
在七月彷徨
我们要在那分手的最后一口井里
沉下那不存在的欢欣之歌

肖家河诗稿I

两条河流嵌进墙壁
两条河流击掌让我们流泪
听呵,我多可笑
还以为躲在夜晚
就能屏住难忍的呼吸
一群尖叫的报信者从
犹疑的梦中跑过
将两枚流泪的图钉
嵌进下午的微风

肖家河诗稿I

动不动就睡着了
像这个下午的启示
在陌生的城市耽于安睡
在陌生的图书馆逐个地
遗漏记忆
那些曾无数次激动过的心跳
缓慢、衰老、无所事事
徜徉、迟钝、不明所以
这多可怕
更寂寞的诗将要出来

肖家河诗稿I

黄色的仍黄在那里
绿色的绿在原地
没人在意这些
他们在楼道里走来走去
他们在继续那未完的事
笼子里的鸟唤着
沉默的自行车
开启你们的时刻
开启你们的时刻
下午的广场上
一阵舒适的风
让皮肤敏感地
竖起细小的绒毛

肖家河诗稿I

虚伪的人,孤独的人
惟独没有乐意呕吐的人
好久了我都不曾
像今天呕吐得这么彻底
我喝醉了醒来时
一遍一遍撬开瓶盖
一遍一遍将它们
从肠道倾倒
那粉末一样浓稠的东西
一层层覆盖
一层层变得清澈
直到它们在尘土里找到
从肺腔涌出的另一些水

写于成都肖家河
2004,7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