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给人间

◎宋尾



《随手写下》


五月被你们洗劫一空
整个八月都是这样

十月和九月

深的枞数
深的秋天

十月和九月

堆积在身体四周
的粪便


《新居》


假如我告诉你目前一切
看得到的都出自我的生活
没错!它们就是
两条走向我的道路:
清晨与黄昏;
寂寞与欲望。

它们的声音
从时间尽头出发
来吧我的昆虫
我喂养你们的血肉
梳洗你们的双翅

假如我也能飞翔
我最终会骑上你们的背脊
而不是用单纯的阴毛
堆砌虚空的花园

我们的草茎
我们的未知之火
孤独地收集着猎物

假如我现在开始写作
我会笔直通过连接身体两翼的桥梁
你们在不知名的海洋
我停顿下来观看镜子里的脸庞

呵寂静的营救
阴霾的同伴们
离开我而去到时间的宫殿


《给人间》


丰满的黑处
远山的褶皱
像一簇火焰

那自由的野鸽呵

那阴影的深浅不同

它以主人之礼
赠我糠糟
赐我雨水

我在黎明前躬腰
深谢着难以复加的完满


《元素》


我写道:它在微冷的时刻
它在我察觉到清醒的波面

它居住在肢结——
用弯曲的骨头建筑的房间
与欢乐、放纵和短暂的自由
与怜悯、没有意识的悲苦
它们契合
与不自觉的泪水
与悸动的
为往昔哭泣的时刻一起

它漂浮在含混的梦境
它梦见自己弄丢了倚赖的伙伴:
黄色的钾、黑色的铁
微弱的锌、冷峻的钠

……

它大声呼叫
骨髓、骨髓
我们还未来得及

……


《诗》


难以向你述说
它的粗暴、脆弱

它的含混、焦躁
一截黎明的阴茎

捅穿了树叶间
昨日遗弃的愿望

它冰凉地升起
积蓄着爆发的力量

梦境还未回到
它提示一切均未达到
也不可能如期归来

于重庆烈士墓—童家桥
2004,7—9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