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黑暗的写作(5首)

◎宋尾



生日之诗

整整一生我与神秘的咒语待在一块
我们数着即将到来更为出奇的事儿
待在一块时,它不得不用东西束住我
然而我总是抑制不住,亲自去弄几个没有名字的菜

整整一天,善良的上帝在我家就餐
之后我还得跟女人争吵,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比如一个过分陈旧的话题,当然
起先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电话
其实--似乎很早时我就乐意
自己要这么待上烦闷的一天,但不是与某个
神秘的咒语单独待在一块。

那疼痛的咒语令我觉得难以忍受
(它穿透了我左臂内侧难以思议的地方)
为了躲避它我径直回到睡觉的凌晨
我梦见A在闭路电视上杀了B,结果在某处
B却在我的惊慌中擦身而过--他还活着
(就像我此刻依然活着)。

整整一生我没有透露自己的咒语
从我自由的那刻开始,整整一天
从我登上临江门的公共汽车之前
就在人群中无由地拽着母亲的影子
矮胖的、浮肿的、贫困的……就像
那个附身的咒语,时而巨大,时而微渺。

我绕过巨大的牛屎堆
——即将到来的新年,广场上的露天电影
那么多显而易见的现实--
我终于安全地回家,没有鹅毛大雪
事故云端那么遥远
我容忍了自己掐灭给母亲的电话
(我说什么?向她道贺自己的新生?)。

凌晨时,女人抱着我的骨头痛哭
我知道,她抱着的是我的咒语
随后我很快睡倒在她们之间:不是疼,是微笑。
2005-1-7

手骨之诗

我们醒在那里
无缘无故的梦
黝黑的奴隶在冬天
运来冰块和红酒
我们畅饮
那些象形的欢乐
有些事物值得一读再读
就像过目不忘的女人
裹着俄罗斯的扬琴
为我们伴唱
我们醒在消瘦的杨树皮
我们在僵硬的手骨上
得到了孤单的启示
2005-1-10

平静之诗

刚才我说错了
请允许我再复述一遍:
我们离开阴影
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

我们像草地上的矮种马
离开阴影。

我流着
像水那样。
2005-1-15

腊梅之诗

你的死亡远比我的死亡形象
你的死亡比我的死亡持久
你死亡在童年
我死亡在暮年。
我们都被目睹
这忽略过程的残忍
往往被人高兴地谈论。
2005-1-15

我又梦到他们

我又梦到他们的眼睛
龙舌兰味道的酒,你喝罢。那与平日
二锅头的迟钝不同。我又梦到
他们戏谑的表情:生活本身毫无目的……
但我紧紧跟随列车
那梦境中的城市,比冬季的哈尔滨(或许更远)
更为寒冷,它将领我进入皑皑的冰雪。
在拥挤的冰块下面,我不会感觉寒冷
也听不到骨骼折断的脆响。
我只是恐惧,假如将你们全都梦在一起
那我在哪里。
2004-12-2

黑暗的写作

我试图改变它们的元素
当我从床铺回到湿漉漉的枝头。
没有什么是不经允许
就轻易让你得到的,例如,悲剧(或是灵感)。
我只能从梦境中起身
回到跟以往并无差别的冬天,
那里,它们聚集在黑暗的嘈杂里面:
附近的男人仍在高唱流行歌曲
卡车载着青虫经过短暂的路灯;这身体之外
其他的黑暗都不会被我们同时发现。
我拧开灯管,向元素们索取我企图得到的欢乐
--哪怕是短暂的、即将死亡的时间。
它们(它们是谁?)安静地看我
赤脚走在泡沫的地毯之上
隔壁的发动机仍在沉闷地低鸣(它总是这样)。
我拧开灯管,试图让时间重新回到白昼:
每次都是如此,一切都消失了;
曾想到过的,经历过的,还未来得及
知晓或用记忆标刻的时间
从鸟笼飞走--
神秘,幻梦,潜在的……什么都未说出。
2004-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