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刀 ⊙ 沉默中的喧嚣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怀旧与煽情

◎老刀



南京的2005年注定将有一个怀旧和煽情的开始,因为蔡琴,因为罗大佑。

我是一个生于八十年代的人,而我对蔡琴和罗大佑的热情却一点不像这个年纪的人。从读书开始,我自己也记不清为他们的音乐写下了多少文字,那些年少轻狂的文字背后,又隐忍了多少迷茫的追问和痛苦的挣扎。

蔡琴最早打动我的是那首《新感情旧回忆》,“新感情旧回忆,每次都让三个人哭泣”,了了两句,道尽了感情的痛苦和无奈,又在时间上给人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这样经典的词被蔡琴沧桑的嗓音演绎得淋漓尽致,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感染。后来真正喜欢上蔡琴是因为看电视剧《雷雨》,老实说电视剧本身并不是很好看,但是蔡琴的歌声配那样的情节再合适不过了。剧中的繁漪活在一个封建的家庭中,有着不被人接受的情感纠纷,内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当她在一个雷声轰响暴雨降至的午后把自己收集的上百双鞋子摆在屋子里,默默等待暴风雨来临的时候,蔡琴的声音宛如一个谶语及时出现:“等待、无奈,时间总是不紧不慢。”一种无法摆脱的压抑感自心底慢慢升起,直到淹没你的呼吸,让你动弹不得,任由心被歌声揪住,飘飘荡荡只等命运来裁决一切恩怨是非。蔡琴的歌声总是有这样的魔力,完全有理由相信她的每一首歌曲,都是用心在演唱,所以才能抓住听者的心。记得一个朋友曾经说蔡琴的眼睛象一座坟墓,埋葬了太多关于青春和感情的风花雪月。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看她唱歌的时候不敢看她的眼睛,那眼神仿佛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你的思想,乘着她的歌声,穿过几十年的岁月,把往事一一呈现在你的面前,让你不能逃避,在甚至有些堕落的情绪中肆意无奈压抑直至绝望。蔡琴歌里面的感情不是酸倒牙的卿卿我我,没有太多的风尘感,更不是所谓的疗伤情歌,她也不能算是什么都市女性代言人,但是她的歌却真实演绎了那一代人的情感。读大学的时候曾经买过许多蔡琴的磁带,后来几次颠沛搬家,磁带都丢了,却一直不想再去买她的CD,因为那些歌声早已和当年的人事一起烙印在心里,再去翻起,需要相当的勇气。

我在大学毕业三年后再次回到南京,这是我当初离开的时候没有想到的。记得离开的时候我们一大帮子喝得醉醺醺的同学在中央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相互道别,握手,拥抱,话别,流泪,照相,当火车开动的时候我在想可能再不会来南京了。没想到三年后,我费尽心思辞掉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从浙江回到了南京,重新开始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去四处投简历应聘面试。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我只觉得我与这城市有一些说不出的缘分。就在我为了新的工作四处奔波的时候,我看到了路边大幅的蔡琴演唱会的海报,广播里每天都在放蔡琴的歌,我的心情是莫可名状的兴奋,仿佛不期遭遇了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几年前道别时相互约定再相聚的同学们早已经分散在全国各地了,有一些此生还不知道能否得见,偶尔打电话也会把话筒凑到音箱前,让对方分享一下自己正在听的音乐,但那感觉却终不如当年在宿舍一边放着《最后一夜》一边喝酒来得畅快,挂了电话反而更增添了一些对过往的怀念和逝者如斯的感慨。现在我在街上看到蔡琴的海报,回来便给朋友们打电话:“我到南京了,蔡琴要来开演唱会,你来吧?”我知道朋友们是来不了的,大家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事情,有些都已经娶妻生子了,更加不得空了,而我还是固执地打电话,说蔡琴要来南京开演唱会了。

记得以前听江苏音乐台李强的节目,他总爱说音乐是奢侈品,当时不以为然,毕业才几年,现在完全信了。好在蔡琴真的要来了,大家都在期待,在2004年的最后一天,抛开一切,好好把自己的情绪放纵一把,该怀旧就怀旧,没有人会说你奢侈――因为大家都在奢侈。
2004.12.18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