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刀 ⊙ 沉默中的喧嚣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惶然人生

◎老刀




■艺术与生活在同一条街上,却是在另一处不同的房间里。
——费尔南多·佩索阿

在书店遭遇《惶然录》纯属偶然。老实说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并不知道费尔南多·佩索阿这个人,对葡萄牙文学也几乎一无所知。然而在读完这本他晚期的随笔集以后,我深深被震撼了。正如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萨拉马戈所说:“没有任何葡萄牙当代作家追求佩索阿那种伟大。”
费尔南多·佩索阿生活于上个世纪初,1935年去世时年仅47岁。他几乎一生都呆在道拉多雷斯大街的一家小公司里,做着会计的工作。他在作品中是这样描述他的生活的:“带着与灵魂一样扭曲的一种微笑,我镇定地面对自己生活的前景,除了永远闭锁在道拉多雷斯大街大街办公室里并被人们包围以外,那里不会有更多的东西”“也许,永远当一个会计就是我的命运,而诗歌和文学纯粹是在我头上停落一时的蝴蝶,仅仅是用它们的非凡美丽来衬托我自己的荒谬可笑。”然而佩索阿一生都在进行着“头脑里的旅行”,并用文字记述着他一路遭遇的风景。平淡的生活淹没了佩索阿的名气却造就了他的才气。他在1915年创办的《ORPHEU》杂志虽然只出了两期,却对现代主义文学运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现在,他“欧洲现代主义的核心人物”的地位是没有人置疑的,但在他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知道费尔南多·佩索阿这个小会计每天都在写着怎样伟大的文字。安静的生活给了他极大的自我空间,让他可以躲开吵闹和喧嚣,直面绮丽斑斓的内心奇观,独自承担了全人类的精神责任。
《惶然录》是佩索阿的代表作品,收录的是他晚期的一些“仿日记”的片断体,其中大部分直到他去世近半个世纪后才得以用葡萄牙文发表。他为这本书杜撰了一个名叫伯纳多·索阿雷斯的作者,以此来完成了自己性格的分裂和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思索与探讨。作者在书中的立场是不断变化的,不断在精神和物质、个人和社会、贵族和平民、科学和信仰之间转换角色,在看似自相矛盾自我分裂不知所云的文字中一次次把自己逼向终极性绝境。纵观全书,读者在看到人类存在无法回避无法终结的困惑和心灵的自我粉碎的同时,也看到了种种自我重建的可能。佩索阿在悖逆的不同人文视角里,始终如一地贯彻着他独立的勇敢、纠诘的智慧以及对人世万物深深关切的博大情怀。这是变中有恒、异中有同,是自相矛盾中的坚定,是不知所云中的明确。
显然,佩索阿的文字和现在流行的商业消费主义文字大相径庭,然而静下心来认真读这样一本书,对当下的写作无疑是大有裨益的。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了:我们的写作到底要指向何方?
(《惶然录》费尔南多·佩索阿/著 韩少功/译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