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净 ⊙ 懵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时候她活着

◎左净



《烟火》

我在你寻找的时候丢失
倘若你哭过
那泪水一定是熟透的无花果
轻轻一剥会露出黏甜的肉

我在你准备放弃的时候
又一次经过
这城市的海边
在不是节日的日子里
依然常有莫名其妙
壮丽的烟火
你说过
那是有钱人的爱情
有钱人的欢乐

《百年》

但那仿佛是昨夜
风太急
我打不着火
你为我点上一根
寿百年香烟

《青山十二响》

那是一天深夜
雨大的天空都要掉下来
她再次用离开证明
她只是个缺乏耐心且乏味的人
不是花鸟鱼虫也做不了别的
抛弃这些之前
耳根的一朵雨云
耻骨上的吻
在雨泪过度而粘湿的夜晚
和什么什么一起消失了
她想打个电话找个可以说话的人
点开手机电话簿
一个个挨将看过去
索性放弃了要打电话倾诉的欲望

《有时候她活着》

有时候她活着
躺在沙滩上
从海里跳出来厚重的浪花
也是白色
却那么冰凉

刚好这时的太阳
不再刺眼
她躺着
在离礁石最近的地方
微微挪了一下身子

沙砾发烫,她觉得没有关系
天上的白云也不是一朵一朵的
她想笑出来
却睡着了
三点钟
四点钟
海水已经涨到
想要漫过她的样子

《好吧、继续》

一、
这是一个异乎寻常的暖冬
孩子们在公共场合
大肆喧笑
在新款马靴上
进行明目张胆的较量
早熟的舌头
泡在冰淇淋奶油豆里
安赛蜜、乳化剂、糊精
阿拉伯胶、防腐剂
啊,这构成生活主要的甜蜜

二、
老头、老太太一脸晦气
讨论前两天2块4毛4
今天2块8的鸡蛋
讨论食品质量与榨钱奸商
讨论胃口不好与死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