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厘米:一只酒杯,由于简单而越发可爱与锃亮

◎胡赳赳





从一本标榜着打口时尚的无厘头式的随笔集《布尔乔亚之痒》,再到诗歌集《百感交•集》,单就形式来看,诗人的胡赳赳到记者的胡赳赳再到诗人的胡赳赳,似乎才名正言顺真正在他梦寐了多年的诗歌道路上找到回音和福址,他终于可以“从黑暗中抬起高贵的头/吃树上的果实和穿羊的皮/做宇宙间的梦游者”(胡赳赳《诗人》)。

我熟悉胡赳赳的诗,也熟悉他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年轻人,说他的好话已经够多的了,我想我不指望能从这种过于熟稔的氛围里,再嗅出什么非凡的气息对他和他的诗歌说三道四。因此拿到他的《百感交•集》,我只是在睡前深夜的翻阅中,为我们曾经共同过的那份诗歌的青春与理想而鼓噪冲动。

认识胡赳赳,是在另一个诗人那里,一条被酸菜煮开了嘴巴而目惊口呆的鱼、一瓶白酒、三个男人、三只酒杯,最后,三只酒杯成了在胡赳赳提议下的那一晚的命题诗作文。为人为诗是分不开的,有些人天生就是诗人,胡赳赳就是那种天生者,他在大学时代里,用诗歌《婚礼的颂歌》作为送给老师的新婚贺礼,大抵就可以做为佐证。

“胡赳赳是有趣的”后记中也有人说过,一直以来,我对诗的判断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一定要看它对所语言的对象有没有以诗性的形式发生。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更喜欢胡赳赳 “有趣”的诗:早期的有“几只苍蝇度过了轻飘的胸闷/它们选择了飞舞,飞舞/在几个光源下,除了屋顶/它们哪儿都去”(《几只苍蝇》),在他“投入北京”之后有“寄生在这里,像一封信件,尚未发出,尚未贴够邮资”(《北京•首篇诗》)等这些诗歌,自然而然,轻车熟路,把诗性贯穿于语言中。

胡赳赳曾经自称为是郑智化的FANS,他对音律的敏感理解,张驰有度地表现在了对诗句节奏的掌控与把握上。“一个人的电影如此命运多舛/怀念如此疲惫/爱情如此催人泪下”(《日场电影》)“胶片陷入决斗的激烈时刻,你却哭得那么忧伤/所有的观众哄堂大笑,你却哭得那么忧伤/有人连行囊也没有,你却哭得那么忧伤/有人连泪腺也没有,你却哭得那么忧伤” (《内伤》)。我还曾经在一些散落的纸张上读到过胡赳赳写的歌词如:《爸,怕》,更是把音乐的美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是我最喜欢的他的作品之一,可惜《百感交•集》中没有收录进来,可能是与他电脑的某次事故导致文件丢失有关,要是这样,那可真是一个损失了。

诗人蒋浩说胡赳赳的诗“一直都在演示苦笑和不屑”,我想胡赳赳本人应该也会是赞同的,但是,胡赳赳在这种苦笑与不屑的背后,其实又难能可贵地表现出了开明和自省。本书中还没有收录进来的一些诗,如“一上车还有些暖和/堆积云卷起堆积云的寒冷/令人摸不着别人的头脑。”(《幸福的牢笼》)、“旧历的皮鞭光彩夺目/如果它倥偬,请/不要难过/更好的事物将在新年里上涌”(《返途》),通过这些诗句,你能看到,在摆脱了单纯的诗歌的宏大立场外,在脱离了诗评家们对诗学的价值标杆与审美尺度探讨外,其实由于简单而越发可爱与锃亮。

《百感交•集》胡赳赳/著/2004年11月版/定价20$
邮购地址:北京现代城A座3909室(1000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