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人 ⊙ 远人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行 人 靠 右

◎远人









          行 人 靠 右





花光手上的经历,我有点晕头转向
昨天晚上我吃多了泡沫
蚊子围着我打转,它预先盯住我身上的一块皮肤
红斑的疹状退了
我现在看不见你
神灵在你身上依附得太久,实在让我妒嫉
两千里等于一厘米
地图上这么说,我心生感激
24小时就到达,再把睡眠省略
16个小时就够
再把毛巾省略、洗漱杯省略、手上的一本杂志省略
你髋部的韵律摇摆,有怎样的节奏!
现在灯光把我们收紧
我不想到它的胃里去,不良的消化系统
吸住我的指头,——艺术的手指,行动滞后,能量超前
我说想你,是因为我是你
我说想,是原谅自己,原谅所有的规则
我一直在右边,右边的右边,暗中有人发笑
管他是谁,遵守纪律的是好孩子
我从小就记住,你踢开斑马线的瞬间让我震骇
座位倒了一地
扶起一把的是傻瓜
扶起两把的是精神病
干了坏事没让人发觉的就是好人
让我干一次坏事,一次把坏事干得漂亮、干得彻底
酒瓶在桌上扮着鬼脸
我恼怒得浑身发抖,这小丑竟与我同入一桌
败坏我的蠢动
我压根就不去想什么结果,我的袖口藏着刀
它的锋利在我手腕上试过,6年前的脸
转身就碰到鼻子,距离太近了,我还不能向你描述细节
规则的产物在瓶子里叮当作响
一只手推不开就用两只手
狠狠摔碎的意义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我明白它是在威胁我,真可笑
还不如一把玻璃渣吞下去,试试消化道的硬度
算了吧,我懒得再去推想
我写“右”,你就写“左”,这就够了
反正是同样的诗,要在同一个晚上完成
病入膏肓的词,还在挥舞拳头
稀巴烂的夜,透射出意料外的赞美
我的嘴唇发白……
空阔的卡拉OK厅是块海绵,你的尖叫浮在上面
一个人是有人,十个人是无人
交换名片是不想再见到彼此
“您拨的移动电话已关机……”理由堂皇得不用解释
青藏高原我没有见过,你在告诉我
今天还不是冬季,它呆在你的耳朵里
国语和粤语有什么不同?
心猿意马的街道,废话连篇
只要一个字有用就行,我就吃掉这个字
我不喜欢你哭,头发好看多了
走过两次的地方是老地方
人见过两次就是情人
算命的看过我的手相——“今年有人爱你。”
我写下四个成语,掩耳盗铃是最后一个
20分钟的汽车后面,土楼出现了
一个一个的圆,怎么走得出来?
两只淋雨的鸭子,正大光明地站在路中
情侣还是夫妻?
你不说我也不说,名称本就无关紧要
很久没见过瓦了,路没修到这里
什么?——中国的秘密武器工厂?
空中摄影失真得过分,要出名倒不失捷径一条
三层楼我只上到两层,最高的给你
朝外的门使外面无边无际
在右边你要到我右边
在左边你要到我左边
雨在下和停的中间留有5分钟空隙
亏待自己不会获得上帝的饶恕
当作房子的雨伞在今天不翼而飞
旅行包的份量重了,烟头从指尖弹出去
漂亮的弧线,不丢三落四
写诗的人没有拇指,衣服里的蛇
在下午2点46分变得温存,时间还早
趁热打铁的伎俩是东张西望
吹口哨你也爱听?写完的歌没在谁耳朵里留过
删掉的词在电脑里消失
我不唱了,长年暴晒的岩石
在11架相机里摇晃
告诉我,没有哪个日子比今天更美
黄色比红色好看
厕所在山腰,你本质的瞬间动人心魄
围追堵截的风,喝过26箱啤酒
我吐出的海鲜不曾到过胃部
经历单纯,结果惨重
10分钟走遍一个孤岛
8个月触及你的手心,时间不长不短,恰到好处
目的地不在这里
站牌下等车令人心急
懒洋洋的中巴拐入一条岔路
大道朝天啊,一整车游客偏生不干
草地上的音符缺少音调
你是我的姐姐还是妹妹?
我同时吮着两种饮料,绿色的是果汁,桔色的是橙子
传呼又来了
没撒过谎的人生举步维艰
认不出吗?容光焕发的是情侣
垂头丧气的是婚姻
爱一个人是一条命,女人的眼泪是水
从天上到地下,硬不起心肠
单行线的公路,爬动一只步履急促的蚂蚁
行行好,经典影片的乞丐这么说
你不是乞丐,你是自己的王国
疆土每天扩大,困难的是美
我全力以赴了,一句话的意义不言自明
你喜欢我就重复一千遍
到我右边来吧,我们在右边
一个女孩说想我,想还不是爱
电话在海水上打过去,管它是谁的长途
好人有趣,坏人可爱
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
我还想说一句,别拉着我别拉着我
我还想说一句,我不需要回答
为什么是天上最远的那颗星星?
想入非非的白日梦,既非虚构也不是夸张
什么都装在盒子里,天空在盖子打开的时刻跑出
我抓不住它了,一块碑安全到达
上面刻着灵魂,比预料的迟两天
两天是一百行诗的长度
“夫人不言,言必有中。”毁于一旦的建筑充斥快感
我作不出什么解释
三个疯狂的白天夹着两个黯然神伤的夜晚
一块块岩石曲径通岸              
神迹的线条纵横捭阖,走到哪算到哪
车子等在沙上
从他们身边走过时我目不斜视
三人行必有我师
“他妈的抽象画廊在哪?”
——多年的总结啼笑皆非,21世纪的诗歌是破坏
海蟹在沙子上挖洞,深处是水,水在下面
珠泪滚圆,不需培植就已肉化
我身后有三丈的距离,短一寸又长一寸
接近是种慢,泡沫涌到脚边
你第一次充当我的背景
瞬间可以无限推迟
风动石在东山,92年石猴重新出世            
浓烟代表激愤,我确信神话都是真实
我们猜个谜语吧
谜底从手心写到胳膊,明天就洗个干净
女人喜欢秘密
第三者的真实含义是指某个不知隐情的人
城墙一路斜下去,树根从一个角落里凸出来
三百年前,倭寇就在这里
我站在穿铠甲的人站过的地方
风要把今天吹走
生锈的炮台旁边,是一架现代望远镜
遥远注释成研讨,研讨意味缺陷与不完成
在其尽头的天堂从未画好
我偶尔忘记的人会在一个瞬间想起
愁眉苦脸的猫,爬上屋顶鸣叫
胶卷拍到9张就结束了使命
浪费掉的表情在一棵树下落地生根
完璧从未归“赵”,天井、木楼
12张遗像挂在墙上
忠臣就应该和皇帝同死
9岁的皇帝,还不能称作一个男人
结束一个朝代却绰绰有余
祖先的荣耀使门槛上的老人加速衰老
2秒钟的打量,暗自神伤
累是一件行李,不提在手上就扛在肩上
一辈子甩不下来
没台阶的拱桥不让女人过去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阴阳可以混乱,秩序不能颠倒
黑山羊跟在身后,却不跟任何一个回家
我节省下来的夜晚独自完成
谢谢你12点30分打来的电话
手腕有些发痛……
我随身只带着毛巾、牙刷,藉此纵横天下
小于一是种悲哀,大于一又难以承受
一生的好运只有一次
南方之南是个地址?
一件事说不清会变成胡说八道
当你的声音和电话搭配,就能与潮水相提并论
“这液体肯定是思维的一部分”
诗歌真是第一?
三天没刮的胡须迅速漫过脸部
一句话不能说得过于完整
右边的翅膀剪下来,成一块词语标靶
一条江+另一条江=大海
我再说什么都像是重复,中转站的签证波澜不惊
我不能再恢复昨天的身份,也不能再扮演
曾想演下去的角色……







                                           2000.9.5.夜—9.8.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