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武 ⊙ 李德武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火车头认识(组诗)

◎李德武



火车头认识

绳子们的瘦腿叉开  并排站着
软骨头欣欣向荣
合金和钢同眼
合金蔫不唧地瞅  目光
穿不过裤裆
肺叶废了
软不邋遢地“汪汪”叫
一叠纸额向上翻翘
能抬多高就抬多高
真有效,斗争乘法
计算出的含羞草也成倍绿
跑调的侄媳妇
用乡村口音开办
中国字厂  开门就是春小麦
过堂就能
看到火车头在读书
混纺的官老爷满腹经纶
嘴里整日嚼着荷包蛋  
风渡关东糖
粘稠得迈不开步儿
流水线上的雁
“哦哦哦”地发出喉擦音


2003年8月26日

汽灯正在下落的途中

摇晃的地方病包括锦葵
合乎骨结核的同时合乎鼓励
格外的喉咙里建有暗室
一张嘴就是满堂红
蝴蝶遮住了雪山  也许
那道屏障就是瓢虫的触角
糊涂鱼鼓敲着古乐
土蜂避开可见光绕地黄起舞
总觉得什么人在头发里
偷偷地喂养着狗獾
哎!哪能说得清?
洞房也落荒了  长满海椒
烤蓝向南瓜求爱打发日子
活见鬼给山鸡传话:
汽灯正在下落的途中

2003/8/27

二胡的汁液

这些船都是上好的果脯
属于葫芦科  开白花
吃前要晒
搭在树枝上  
驴打滚见过的
花粉里有咖啡碱
要慢火煮沸才能喝
有点苦味
像二胡的汁液
2003/9/6

夜莺

缠在树上的磁带
录下了监狱的啼叫
鸟在黑暗中飞翔
嘴角整晚流着蜡油
滴滴答答的
卷宗
覆盖夜空
比融化的沥青还稠

2003/9/7




布鸽

针线串连起凌乱的
羽毛  她老想
把一片麦田缝成翅膀
这是第五次感到
不如意
缝好的水渠被剪断
这意味着一片麦田
又可以重新播种一回
虽然还是老一套手艺
这回  
麦田飞过了屋顶
2003.5.6

他走了

你找寻那不可找寻之物
           ――题记

他走了  不是真的走了
是火车开了  或
轮船已经起锚
他并不走动  他走了
巧妙地脱身 期间
有流连和顾盼
他走了  不引发时间
的延迟和场景更替
那是个突然的闪念:他呢?
你听到你的心在说:他走了
他走了 他走了......
这一句回答静止在那儿
也让静止的开始流动
仿佛一个浪压倒另一个浪
或者手指抬起时
琴键跟着弹起

2003/9/7

圣火

它熄灭了  所以
它守得住  它熄灭了
因此  每个人都可以
将它带在身上

从夜里回来
摸黑把钥匙插进锁孔
摸黑翻书
抖落掉一身灰烬

它熄灭了  所以
想躲也躲不开它
每时每刻
在任何一个地方
2003.5.4



这是件怪事
你扯动
自己的一根头发
它就开始摇晃


2003.5.15
夜里  他敲击一只箱子

夜里  他敲击一只箱子
轻轻地打着节奏

青蛙叫的更响了
柳树擦着窗户摇动
          2003.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